人大通过改革香港选举制度 引各方不同解读

中国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11日下午以2895票赞成丶0票反对丶1票弃权,表决通过《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草案)》。透过增加选委会与立法会的席次来提升“爱国者”占有的席次。专家认为,这个局势发展显示中国持续在限制香港的政治自由。

​这次的提案将香港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由1200人增加至1500人。选制改革也扩大选委会的功能,除了负责推举特首外,也可以提名全部的立法会候选人,以及选出部分香港立法会议员。决定也提高了参选特首的门槛,要求候选人需获得选委会不少于188名委员联合提名,且在五个界别中获得不少于15名委员的提名。

此外,提案也将立法会席次从现在的70席增加至90席,透过选委会选举、功能团体选举与分区直接选举的方式产生。决定还规定设立香港特区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负责审查并确认选举委员会委员的候选人、行政长官候选人与立法会议员候选人的资格。

人大表决通过相关决定后,人大常委会将根据这项决定,修改香港基本法附件一《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与附件二《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

长期关注香港情势的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历史系教授华志坚 (Jeff Wasserstrom) 说:“直到最近,各种背景的候选人都可以参加政治运动,而在立法会中,立场不同的议员也可以进行激烈的辩论。然而,最近中国政府对香港议题采取的行动,都是为了尽量缩减这种政治活动的空间。”

美国圣母大学政治系副教授许田波则认为,“基本上北京已没给民主派留任何运作空间,中国政府希望藉此阻止民主派有新的人出来参与选举。此外,由于北京已建立了审核提名与取消资格的相关机制,所以即便未来民主派有人可以通过第一关的审核,他们仍可能被取消资格。”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表示,对许多香港人来说,民主保障了很多香港人长久以来珍视的核心价值,这也是为何在香港需要一国两制来确保这些价值能受到保障。他说:“选制改革等同于让香港‘二次回归’中国,因为香港从走在迈向民主的道路,变成迈向专制的道路。”

香港前民主党党主席刘慧卿表示,随着民主派透过参政来反抗的渠道逐渐消失,她明白有些民主派人士开始对香港的未来感到悲观。但她说:“我希望还是会有人继续奋斗。香港仍有我珍惜的东西,所以我会尽一切的能力来保障这些东西,即便在过程中我必须付出代价。当我看到泰国与缅甸的情势时,我便坚信我们必须以非暴力与和平的方式继续捍卫我们的系统。”

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例如上次选举中,曾俊华他要参选,可能有一定工商界及其他界别支持,但北京对他不信任,因此未必会取得第五界别提名。因此不但民主派,未来工商界要派人出来,如果北京不接受,都没有机会参选。」至于立法会的改革,蔡子强认为,对传统透过直选议政的建制政党亦会带来衝击,不少第二梯队晋身立法会的机会或会大大降低。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席人大总理记者会,被问到香港因为疫情经济深受打击,香港未来一两年将进入选举年,中央是看到什么决定修改香港选举制度,一国两制将来在香港要如何才能行稳致远。李克强表示,全国人大就通过完善香港选制度作出的决定,是要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的制度体制,始终坚持爱国者治港,确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

李克强重申,明确提出继续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的方针,严格要求政府按宪法和基本法办事,特区政府落实国安的法律机构和执行机制,全力支持特区和特首依法施政。

中国驻英使馆临时代办杨晓光接受英国广播公司访问时说,完善香港选举制度是要改善香港的长期繁荣,又说中英双方对民主的定义不同。被问到英国可能因为香港及其他议题,制裁中国个别人士,杨晓光强调,中方将不惜任何代价,坚定捍卫自身利益,英方不要低估中方捍卫自身利益和尊严的坚定意志。

港澳办发表声明,将坚决拥护,并在工作中坚定执行。声明说,由全国人大作出有关决定,并授权常委会修改基本法附件,合宪合法合理,是消除香港政治乱象、巩固由乱及治局面的迫切需要,亦是实现香港长治久安、确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的治本之策,将为全面落实爱国者治港提供坚实保障,为香港重回发展正轨铺平道路,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如同驱散香港的政治阴霾,必将为香港创造更好未来。

中联办认为,全国人大的决定是权力和责任所在,有不容挑战的权威,重新构建选委会,并增加职能、适当扩大选委人数及立法会议席等,大大拓展社会各界均衡有序的政治参与,保障居民的民主权利和质量,相信香港定能走出长期存在的政治泥沼。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发表声明,对相关决定表示坚定支持和由衷感谢。林郑月娥表示,深信在完善选举制度以落实「爱国者治港」原则,堵塞现时制度上的漏洞后,可有效解决近年立法会泛政治化和香港社会内耗不断的困局。

林郑月娥在傍晚记者会上表示,中央今次完善香港的选举制度,并非要踢走代表某些政治主张的人,包括民主派,而是希望立法会要符合一国两制,维护国家安全,支持香港繁荣稳定,以及具有广泛代表性,以整体利益为依归。

林郑月娥表示,完善选举制度后,并不代表可彻底解决所有问题,但至少可以提供讨论空间,而并非如过去般以泛政治化角度处理问题,「凡是涉及内地的就唔得」,她举例过去在处理高铁、一地两检、土地发展等问题上,有人也藉机抹黑中央,令政府失去解决问题的能力。她认为日后将可提升政府的管治效能,政府与立法会可有健康互动,共同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

有建制派立法会议员认为,落实「爱国者治港」后,香港政治生态会更健康,日后议会一定会有不同声音,包括反对声音。有民主派人士认为,民主派参政空间会收窄,民意更加无法在体制内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