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目睽睽“拜习”通话 特朗普中国政策被下架?

美国总统拜登在中国春节前的2月10日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这是自从去年11月3日美国大选后,中美最高领导人间的首次,据说持续了两个小时,受到普遍关注和评论。

美国华尔街日报评论说,拜习通话前,拜登已经与欧洲和亚洲的盟友进行了通话,这暗示拜登寻求一种全球民主国家领袖的身份,而不仅仅是美国总统的身份来与中国打交道。拜登早就高调表示,重视盟友才会让美国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占据优势。拜登以此否定前总统特朗普秉持的政策路线,即一边就贸易和安全问题与美国的盟友角力,一边一对一地与中国打交道。

话虽如此痛快,华尔街日报却马上指出:“拜登的相关计划在某些方面高度借鉴了特朗普的策略”,包括此前透露的暂不取消特朗普大力度关税措施,留待对贸易政策进行评估后再对取消哪些关税做出决定。

与此同时,华盛顿邮报文章报道也认同拜登高度借鉴特朗普策略的看法说:“拜登总统并没有立即撤销由前总统特朗普对中国施加的关税”。该报报道认为:拜登无意无限期地维持特朗普和中国的贸易战,“但将在制定更大战略的同时将几种中国商品的关税用作杠杆”。

拜登政府通过签署行政令推翻逆转了特朗普的一些国内政策,但他最为难以推翻的是前朝政府有关中国的政策。由于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已深度改变了美国人对中共政权的认知,形成了宽泛的两党共识。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无论如何改变,都必不可免地受到重大制约。制约力量既来自于拜登政府成员间的不同政见,也来自于钳制中共的两党共识,还来自于美国多元社会势力的不同诉求。

不过,即便是在多重困境下,拜登政府已经表示,需要时间来审查特朗普政府的拟议禁令。周四(2月11日),拜登政府要求联邦上诉法院搁置特朗普政府试图禁止微信的上诉程序。此前不久,拜登政府也要求另一家联邦法院延迟处理TikTok禁令上诉案件。

一些共和党参议员紧盯拜登政府对前朝政策的下架行动甚至企图,高调发表他们对拜登政府有关中国政策立场的担忧。

共和党参议员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周四针对拜登首次和习近平通话发推说:“拜登总统对共产主义中国采取的软弱措施,将无助于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或使它们(中国)对种族灭绝负责。我们不需要可亲和愉快的通话,而是需要采取强有力的积极行动来对抗中国威胁。”

上周,美国资深参议员特德·克鲁兹对拜登商务部提名吉娜·雷蒙多持保留态度,因为她在参议院听证会上拒绝透露是否将华为列入经济黑名单。

有关特朗普政府卸任前要求美国学校披露与孔子学院联系的政策规定被拜登政府悄悄“下架”的消息,也招致共和党人一连串猛烈批评,指责拜登废除了特朗普限制中国渗透美国校园的规定。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佛州联邦参议员鲁比奥在推特上说: “FBI已经发出警告,中国共产党利用孔子学院对美国学校进行渗透。但是现在拜登却悄悄撤回了特朗普政府要求学校和大学披露与这些中国政府影响力代理人合作关系的政策提案。”

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加州联邦众议员麦卡锡(Kevin McCarthy)在推特上说:“中国共产党让一场大流行病全球扩散已经一年。拜登政府没有在掩盖真相的问题上向他们问责,反而给中国奖赏,允许他们的宣传渗透进我们的大学校园。”

面对汹涌的批评浪潮,白宫方面2月10日表示,有关撤回规定的指称是“不实”的。而有关美国将对中国保持战略耐心的说法,拜登政府发言人也试图进行解释说:美国的战略耐心,并不是指中国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