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改动通识科被质疑装备大湾区年青人

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简称教协)星期四(2月4日)召开记者会,批评当局的咨询有前设,方案不容异议,只着重中国正面资讯,担心成为变相的灌输式洗脑国民教育,难免让人质疑是政治干预课程。有高中生表示,反对当局大幅删改通识科课程,企图禁绝任何反对中国的意见。

教协副会长、通识科教师田方泽表示,综观教育局的咨询文件,新科目删减了大部分通识科原有的课程,新增内容只聚焦中国的正面发展及香港在一国两制下的角色,业界对感到愤怒,批评当局无视前线教师的意见,推出有前设的“假咨询”,方案不容异议,难免让人质疑是政治干预课程。

田方泽说:“中间我们都会有很多业界的声音,我们觉得政府是没有处理到的,整个咨询文件我们当然会觉得是一个政治干预课程的决定,特别是特首(林郑月娥)其实一直说‘专业领航’,到底有没有听到专业的意见呢﹖目前它的课程到底是希望学生是去认识国家(中国),还是去灌输一些正面资讯﹖教协我们从来都不反对同学去认识国家(中国),但是认识国家(中国)是需要正反两面,回避一个讨论国家(中国)的不足,或者是政府的过失,是无助于社会的进步,亦无助于学生去了解国家(中国)的情况。 ”

田方泽表示,教协赞成让学生全面认识中国的最新发展,但是反对单一灌输学生正面资讯,回避讨论中国的不足以及政府的过失,否则只会窒碍学生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亦无助社会进步。

教协教育研究部主任、中学通识科教师张锐辉在记者会上表示,教育局提出删减一半课时及课程,大部分原有的通识课程都被删减,而“今日香港”及“当代中国”的课程内容经改动后,只集中讨论中国的正面发展和成就,香港的部分则局限于一国两制下的角色,完全删走有关香港生活质素、个人在不同社群的角色、作为香港居民的身份认同,以及参与社会与政治事务等内容。

张锐辉质疑,新课程只是装备香港年青人成为“大湾区年青人”,欠缺全球视野及独立思考、批判思维。

张锐辉说:“过去其实我们见到通识科是一个‘同心圆’的方式,由个人、家庭、身处的香港社会,我们的国家中国至到全球的层面,这样去认识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周遭,现在这个课程矮化、缩窄成为其实是以所谓国家(中国)层面的议题作为中心,甚至可能只是收窄到在一个偏狭的国家(中国)认识,这样的话其实对于我们的学生是没办法去全面认识、了解我们现在身的全球。如果我们觉得香港仍然是一个国际城市,但是似乎我们的教育局、我们的政府只是希望装备我们的香港年青人成为’大湾区的年青人’而已,并不是装备他们成为一个国际城市的下一代。”

张锐辉表示,教育局推出的课程咨询并非以扩阔学生知识为目标,反而偏颇地限制学生的学习范围,收窄到只着重中国的正面议题,他担心日后在课堂上不能够讨论中国贪腐等议题。

张锐辉说:“今天我们见到似乎在课程文件里面,对于(中国)国情的认识,举例子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参与国家(中国)事务的贡献及受惠,或者当认识(中国)国情的时候,都是人民生活素质的提升、综合国力的提升,都是一些正面的字眼,似乎就已经扼杀了一个多角度的讨论,或者甚至可能连现在中国内地的一些社会发展的问题。说真的,其实(中国)内地的政府都不回避贪腐的问题,但是似乎如果我要说贪腐问题的话,在我现在这个课程文件里面都没有那个空间。因为似乎贪腐问题都不是’人民生活素质提升’的范畴。是不是如果我说到这些的话,我就已经不是在教授课程而可能动辄得咎呢﹖

就读一间传统左派中学的高中生Rena表示,反对当局大幅删改通识科课程,她以去年中学文凭试历史科一条争议问题为例,认为教育局改动通识科是企图禁绝任何反对中国的意见。Rena表示,特首林郑月娥去年在施政报告不断鼓吹香港年青人到大湾区发展,但是她完全不认同及不信任政府的说法。Rena又表示,港区国安法的实施令年轻人对中共及港府更不信任,更抗拒将来要推行的国安教育。

据悉,香港教育局去年11月26日随即宣布,大幅改动高中通识科,包括重新命名科目、删减一半课程及课时、增加有关中国发展、宪法及《基本法》教育、要求学生参与中国内地考察团,以及必须审批教科书。

去年底宣布大幅删改通识科后,教育局星期二(2月2日)就“重新冠名科目”正式发出咨询文件。新科目课程计划设三大主题,包括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以及互联相依的当代世界。 31个学习重点当中,20个涉及中国发展、贡献或中华文化,强调中国与香港之间的关系以及中国对内对外的正面影响。新课程又增加中国内地考察,并将总课时大幅删减一半左右。

香港教育局星期四(2月4日)公布国家安全教育指引,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星期五(2月5日)早上在电台节目表示,指引是要循序渐进教育中国国家安全的知识,其中提出初小学生需认识《港区国安法》相关罪名,并不是要求小学生详细学习控罪的内容,他认为学校有责任让学生了解中国国家安全,局方的指引是让学校在行政架构等方面“下些工夫”。例如有学生戴了政治饰物,学校需要向学生解释是否适合;至于是否属违法,校方应该可分辨出是否涉及港独的情况,或者可以向警民关系主任寻求协助。杨润雄强调,并不是要拘捕学生而是要教好学生。

至于大幅改动中学通识科的课程框架,杨润雄表示,分为香港、中国及世界三部分,香港部分重点了解香港政治制度、中国部分就关于改革开放后的发展,令学生理解中国经济及科技等发展,准备未来把握机遇。至于删去法治、政治和社会参与的内容,杨润雄表示,是专业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