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首次外交政策讲话 称中国为“最严峻的竞争者”

副总统哈里斯2月4日陪同拜登到访美国国务院

美国总统拜登星期四(2月4日)访问美国国务院并发表他上任后的首次外交政策讲话,强调本届政府将注重与盟友的合作。他在演讲中称中国是美国“最严峻的竞争者”,表示美国将在人权、知识产权和全球治理方面回应中国咄咄逼人的态势,但愿意在符合美国利益的情况下与北京合作。

拜登在演讲中说,中国是美国最严峻的竞争者,给美国的繁荣、安全和民主价值都带来了直接挑战。“我们将直面中国的经济恶行,反制其咄咄逼人、胁迫性的行为,顶回中国对人权、知识产权和全球治理的攻击”,拜登说,“但是我们做好了准备,在符合美国利益时与北京共事。”

拜登强调,要更好的竞争,美国必须先处理好国内问题,之后与盟友联手,在国际社会占有一席之地,并重建美国的信用与道德权威。

他演讲的主轴落在与盟友的合作上, “美国回来了,外交回来了,”拜登强调。

在全球议题上,拜登说,现在世界面临诸多危机,从新冠疫情、环境危机到核扩散问题,这些挑战都需要各个国家携手来共同应对。他称美国的同盟“是我们最伟大的资产”,美国将与伙伴再次肩并肩地站在一起。

“这必须从外交开始,并根植于美国最珍贵的民主价值观。捍卫自由。推动机会。维护普世权利。尊重法治。以尊严对待每一个人”,拜登说。“过去两星期来,我与很多我们最亲密的盟友的领导人通了话—加拿大、墨西哥、英国、德国、法国、北约、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以开始重新养成合作的习惯,并重建过去四年来由于忽视和滥用而萎缩的民主同盟的肌肉。”

国务院是拜登首个到访的联邦机构。拜登对国务院工作人员表示感谢,并赞扬他们是“杰出的人才”。外界认为,拜登在访问五角大楼或是联邦调查局之前访问国务院是为了传达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他的政府将注重外交工具和外交人员,其外交政策的核心是与盟友合作,并“以身作则”地修补美国在国际社会的声誉。

特朗普政府高官向拜登进言

与此同时,两位前政府高官本周就中国政策向拜登进言。

在拜登宣誓就职的那一天,北京宣布制裁28名特朗普政府官员,前国务卿蓬佩奥名列其中 。

蓬佩奥周四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说,“这些制裁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向拜登政府发出信号,如果你还是要保护美国、保护美国领土、保护美国的就业、美国的财富,你就会受到惩罚”。

蓬佩奥在采访中说,前任总统特朗普采取的强硬政策,特别是在贸易和防止中国在美国境内渗透的做法,扭转了数个世纪对于美中接触政策的共识。他敦促拜登政府继续对中国的强硬政策。

另一方面,美国前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也在本周三(2月3日)发表离任后的首次公开演说,希望拜登政府不要跌入中国的谈判陷阱。

博明周三在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国际公共事务学院(The Steven J. Green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and Public Affairs)组织的一次论坛上说,中国在谈判时非常善于采取拖延政策,而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美方一个重要的策略就是不允许中国把谈判的时间拉得过长。

“对于美国来说,我们要对中国施压,尽快解决中国正在进行的那些危害于我们的国家安全、繁荣和民主的事情,”他说,“所以,不要落入北京一次又一次设置的陷阱,也就是试图引诱美国进行长期的、正式的中层谈判。”

在特朗普政府之前,美中进行了多年的战略经济对话(U.S.-China Strategic and Economic Dialogue),但是在解决贸易不平衡方面并没有取得显著的成绩。

以下是拜登讲话的节选翻译:

……

很高兴能够在这里与我们最新而又最资深的外交官国务卿托尼·布林肯站在一起。国务卿先生,感谢你今天对我们的欢迎。我们一道共事了20多年。在世界各地,你的朋友和我们的竞争者对你的外交技巧有着同样的尊敬。

他们知道,当你讲话的时候,你代表我讲话。所以,这是我今天想让世界听到的讯息:美国回来了。美国回来了。外交回到了我们外交政策的核心。

就像我在就职演说中所说的那样,我们将修复我们的同盟,并再次与世界进行接触,不是去迎接昨天的挑战,而是迎接今天和明天的挑战。美国的领导力必须迎头面对威权主义步步推进的这个新时刻,包括中国越来越大的赶超美国的雄心和俄罗斯破坏并干扰我们民主的决心。

我们必须迎头面对全球挑战不断加速的新时刻—从大流行病到气候危机到核扩散—这些挑战只有通过各国为共同事业而一道努力才能解决。我们不能单枪匹马来做。

这必须从外交开始,并根植于美国最珍贵的民主价值观。捍卫自由。推动机会。维护普世权利。尊重法治。以尊严对待每一个人。

这是我们全球政策、我们全球实力的根基。这是我们用之不竭的力量源泉。这是美国持久不衰的优势。

虽然很多这些价值观近年来受到了巨大压力,甚至在过去几个星期被推到了边缘,但是美国人民将走出这一时刻,变得更加强壮、更加坚定,并且将有更好的配备来把全世界团结在一起,为捍卫民主而战斗—因为我们自身已经为此而战斗过了。

……

过去几天来,我们一直在与我们的盟国与伙伴密切合作,把国际社会聚集起来,处理缅甸的军事政变。我还接触了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讨论我们对于缅甸情况共同的担忧,我们的决心是团结一致的。

毫无疑问,在民主体制下,军队绝不应该寻求推翻人民的意愿,或试图抹去一个可信的大选结果。缅甸军方应该放弃他们夺取的权力,释放他们抓捕的倡导人士、活动人士和官员,解除电信限制,避免暴力。就像我在本周早些时候说的,我们将与我们的伙伴共事,支持恢复民主与法治,并且让那些负有责任者承担后果。

过去两星期来,我与很多我们最亲密的盟友的领导人通了话—加拿大、墨西哥、英国、德国、法国、北约、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以开始重新养成合作的习惯,并重建民主同盟的肌肉,过去几年来的忽视—而且我认为还有滥用—造成了肌肉萎缩。

美国的同盟属于我们最伟大的资产。以外交来发挥领导作用意味着与我们的盟国和关键伙伴再次肩并肩地站在一起。

然而,以外交来发挥领导作用也必须意味着在符合我们的利益并增进美国人民安全的时候与我们的对手和我们的竞争者进行外交接触。

……

我们还将直接应对我们最严峻的竞争者中国对我们的繁荣、安全和民主价值观构成的挑战。我们将直面中国的经济恶行,反制其咄咄逼人、胁迫性的行为,顶回中国对人权、知识产权和全球治理的攻击。但是我们做好了准备,在符合美国利益时与北京共事。

我们将从优势地位展开竞争,方式是把国内建设得更好,与我们的盟国与伙伴合作,更新我们在国际机构中的角色,恢复我们失去了很多的信誉和道德权威。正因为如此,我们迅速采取了行动,开始恢复美国在国际上的参与,重新赢得我们的领导地位,并催化针对共同挑战的全球行动。

……
最后,为了成功地重新施展我们的外交,保持美国人的安全、繁荣和自由,我们必须恢复我们外交政策机构的健康和士气。我希望在这栋大楼和我们在世界各地使领馆工作的人知道,我重视你们的专长,我尊重你们。

我会支持你们。本届政府将使赋权与你们去履行自己的职责,而不是把你们作为攻击目标或政治化。我们希望进行一场严谨的辩论,引入所有的视角,并为不同的意见留有空间。这是我们获得最佳政策结果的方式。

在你们的帮助下,美国将不仅以我们力量的榜样,还要以我们榜样的力量来领导。

……

如果我们投资于我们自身和我们的人民,如果我们为确保将美国工商界置于在全球舞台竞争并取胜的位置而战斗,如果国际贸易规则不是对我们不利,如果我们的工人和知识产权得到保护,那么,地球上不会有任何国家—不会是中国或地球上任何国家—可以比得上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