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封城为何重蹈覆辙,让老百姓挨饿?

2021年1月31日,通化一个居民区,工作人员准备进行核酸测试

1月25日,张女士因为在微博上的不断发声而被联系上时,非常激动。她透过微信,不断对记者说:“真的希望你们能报道通化市真正的情况,而不是看政府准备好的洗白文章,摆拍视频和图片。”

通化的疫情于1月12日爆发,13号当天,有确诊病人和密切接触者的小区和楼宇已经被封,而18号,全市封城,饿了么,美团等外卖软件的“骑手”们和顺丰等公司的快递派送员同样被封闭在家中,物流供应链断裂,社区人手不够,爆发了许多的民生问题。除了许多市民没有食物吃以外,婴儿缺少奶粉,老年人买不到降压药,胰岛素等常用药品,需要定期产检的孕妇没办法去医院,都是看起来繁琐又微小,却实实在在影响了人们日常生活的问题。但这些却并没有被媒体报道,那段时间,媒体的热点是明星代孕和歌手未婚生子。张女士一开始以为这是因为通化没有主流媒体,这里的声音无法被传达出去,但当中国知名媒体的记者从网络上联系她进行采访之后,她得知,政府并不希望抱怨这些负面的声音见报,他们希望报道的是积极又正面的内容。

她说,在疫情期间,通化义工组织过两次喊口号的行动。第一次发生在通化封城的第一天,第二次则发生在更严格的封户不让出门的这段时间。这两次喊口号都有人组织,有人做示范,也有人录视频。她展示了她收到的指示:“今晚上社区主任会联系记者过来录像,如果记者没有时间,社区出人录像,所以邻居们务必表现好。今晚七点,要求家里灯关闭,手机打开手电筒模式,有手电筒的用手电筒,有大喇叭的用大喇叭,有资源的全部利用起来。手机把配乐打开声音放大,开窗拿到手里举过头顶左右顺序来回摆动,先唱歌,歌曲不放弃前半段,唱两遍,唱完喊口号:通化加油!清真安居加油!连续喊三遍,声音要洪亮!”

工作人员在通化上门检查

赵先生也证实了喊口号的事情。他原本并不愿意接受采访,因为他不想通化以这种负面的方式上热搜。但是他在群里看到有人拍下来的视频——两个人送米,八个人跟在后面拍照——他觉得当地政府的做法让他彻底寒了心。在封城之前,政府号召不要抢购物资,因为物资充足。他和许多人都选择了相信政府的能力不抢购,封门之后也乖乖在家遵守一切防疫措施,但现在却成了饿着肚子的那群人。政府答应送的蔬菜包迟迟没有送到,更不用提米、面、肉、蛋这些了。他说,冰箱里只剩下一点儿大酱,每顿饭都是白粥或者白面拌点儿酱料。封城初期,他所在小区业主还自发组织大家晚上喊通化加油的口号,这几天也不再喊了。

徐先生是不幸也是幸运的。不幸是因为他从1月13日开始就被封在家中,是被封时间最长的那一批。而幸运是因为他家住在二楼,虽然门口贴上了封条,但还是可以通过从窗台上吊绳子下来取东西。饿了许多天,也瘦了很多斤之后,物业帮他买到了小白菜,再绑在绳子上给他。他提起这次“违规”操作时说:“我们物业很好的,让他帮忙偷偷去超市买东西,他们很棒。但是却被政府指导以后点名批评。其实都是无接触配送的。”

他并不责怪物业,也不责怪志愿者。他说,有些小区有数万人居住,但只有十几二十几名工作人员负责对接。有人凌晨四点还在配送物品,还有志愿者不吃不喝穿着笨重的防护服测核酸,更有晕倒的志愿者。

他不满意政府的政策:下达了封城的命令,却没有保障人民的基本生活。他认识的人里面,有人两天两夜只吃了一个面包,也有人因为关在家里抑郁症犯了,也不能就医。在他看来,封城原本是为了人的健康着想,执行的不好,却反而损害了人们的健康。虽然在人们于微博呼吁之后,政府终于姗姗来迟送了蔬菜包——一些白菜、洋葱、土豆等,但是牛奶肉类等物品依然得不到保障,而关在家里半个月的人,也需要卫生纸,卫生巾,洗发水这些日用品。

志愿者为隔离居民运送物资

“想要依靠政府的时候却找不到人,”他说。

封城期间的民生问题并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武汉封城时,不光是人们难以买到生活用品,甚至有些医护人员都因为没有公共交通工具而不得不凌晨五点起床,踩共享单车或者走路去上班。2020年7月,乌鲁木齐封城时,有住在隔离点的人反映拿到的饭菜是馊的,而且量不够。

中国政府或许在控制疫情确诊人数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是这样让人觉得又荒诞又唏嘘的事情,仍然在不断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