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新方法: 融合外交内政 应对国家安全

资料照片:被当时还是当选总统的拜登提名为国家安全顾问的沙利文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的过渡团队总部讲话。(2020年11月24日)

在处理美国安全的问题上,美国总统拜登的新政府实际上抛开了传统上国内政策与外交政策之间存在的分隔。

“内政即外交,外交即内政,”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星期五(1月29日)对一次网络视频会议的观众说。

“我们必须把自身置于有力的位置,以便能够应对我们在世界各地面临的挑战,”沙利文说。“目前,对美国来说,最深远而紧迫的国家安全挑战是整理我们自己的屋子。”

从表面上看,这也许与前总统特朗普三年多前推出的国家安全战略类似。那项战略的宗旨是通过“美国优先”而强化美国。

然而,沙利文力图让人们认同这样的决定,也就是不再把威胁分类为纯粹的外部威胁或纯粹的国内威胁。这是承认新政府面临的很多危险并不分国界。

“我们正在面临继续肆虐我们社会的新冠病毒大流行病,”他说。“我们显然每天都在面临气候危机给我国各处所造成的影响。”

美国的对手

沙利文还说,拜登政府对美国的对手正在越来越多地利用华盛顿的国内政治来获取国际舞台影响力而感到关注。

“中国实际上是在力陈中国模式比美国模式好,”他说。“他们指向美国的功能失调和分歧,并说:‘看啊,他们的体制不灵。我们的体制灵。”

这位拜登政府的国安顾问还说,加强美国的外交政策是解决国内威胁的关键,包括国内暴力极端主义在内的这些威胁并不是滋生在孤立的状态下,而是世界趋势的一部分。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方式造成了与美国传统盟国越来越多的不合,而与特朗普政府不同,沙利文还说,加强联盟将是拜登政府国家安全策略的一个关键要务。

他说:“如果我们与民主盟国和伙伴步调一致地推动我们的自由、繁荣和公平社会的愿景,我们将最为有效。”

“我们自己只代表世界经济的大约四分之一。有了我们在欧洲和亚洲的盟国和伙伴,我们代表世界经济的一半以上,”沙利文说,“这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集体的声音,可以推动这样的说法,那就是,‘面对侵略,我们将挺身支持一系列的原则。’”

虽然有这样的不同,沙利文说,在对美国构成最大威胁的国家的问题上,拜登政府与特朗普政府没有多少分歧。他提到,最大的挑战包括中国、俄罗斯和伊朗。

不过,沙利文星期五说,美国应对这些威胁的方法将会改变。

中国

在他四年任内,前总统特朗普对中国的言辞从赞扬中国国家习近平跳转到批评北京扩散新冠病毒和干预2020年总统选举。

但是特朗普本人在其它议题上并没有那么大声地讲话,包括中国对香港民主派活动人士的镇压。

沙利文星期五说,美国在与中国有关的议题上发声时必须具有“清晰性和连贯性”,并让北京为打压新疆维吾尔人、镇压香港和继续威胁台湾等行为而付出代价。

到目前为止,拜登政府应对中国的方法至少赢得了一位前特朗普政府官员的赞扬。

前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在同一场网络视频会议上说,新政府“在中国问题有很好的开端”。

俄罗斯

对前届政府持批评态度的人士一再抱怨说,特朗普一贯拒绝让俄罗斯为一系列的活动承担责任,这些活动包括干预选举和克里姆林宫据称在阿富汗悬赏击杀美军等等。他们还批评特朗普政府让关键的美俄条约过期却什么回报也没得到。

相比之下,沙利文说,拜登总统在与俄罗斯的关系问题上采取“目光清晰、头脑冷静、务实”的方法。他说,白宫提出把美俄之间最后仅存的核军控条约《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再延长五年,这只是一个开始。

“这……不是故事的结局,”沙利文说。“这是故事的开始,将会围绕一系列核挑战与威胁展开严肃和持续的谈判。”

与拜登政府其他官员一样,沙利文还说,华盛顿将让俄罗斯为莫斯科其它令人无法接受的行为承担责任,包括干涉选举和黑客袭击太阳风软件。

伊朗

沙利文对特朗普一些最尖锐的批评是在伊朗议题上。他指责特朗普政府因为退出被称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伊朗核协议而加大了德黑兰的威胁性。

“伊朗核项目过去两年来有了巨大进展,”他在星期五说。“与比前届政府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时相比,他们朝着核武器的方向大为迈近。”

沙利文还说,特朗普政府的“极限施压”行动也未能遏制德黑兰对恐怖主义和其它恶意活动的支持。

他说:“如果我们可以返回外交轨道,可以约束伊朗的核项目,并将建立一个平台,打造一个全球性的努力,纳入该地区和欧洲以及其它地方的伙伴和盟国,应对其它的重大威胁。”

美国在2018年5月退出了伊朗核协议。特朗普当时表示,这项协议“没有带来平静,没有带来和平,永远也不会”,并说,“美国不会沦为核讹诈的人质。”

特朗普因为德黑兰的核活动、导弹开发项目及其对恐怖主义的支持而对伊朗政府实施了一系列制裁。

作者:塞尔丁

美国之音记者塞尔丁2015年以来报道国家安全、情报、反恐和网络领域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