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众议院民主党人拟周一提出弹劾特朗普动议 特朗普推特账号被封

333333.jpg

美国总统特朗普被指煽动支持者到国会山庄,触发暴力事件,面临任内第二次被弹劾的危机。

两名民主党众议员起草弹劾动议,据报获接近160名党友支持,计划下星期一在众议院提出。报道说,草案指责特朗普发表煽动性言论,导致国会山庄出现违法行为。候任总统拜登说,是否弹劾由国会决定,但批评特朗普长期不适合做总统。白宫认为,弹劾出于政治动机,只会进一步造成国家分裂。

即使众议院通过动议,亦要参议院三分二议员同意,才可以将总统定罪,加上参议院最快在拜登宣誓就职前一日才复会,意味在特朗普任期结束前表决的机会很微。

特朗普推特账号被封 称其可能进一步煽动暴力

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星期五宣布将特朗普总统的账号关闭。推特表示,这样做是因为它有进一步煽动暴力的风险。

星期三,特朗普的支持者冲击国会大厦后,推特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被要求对特朗普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周五晚间,特朗普通过总统的推特官方账号@potus发推文说,推特的做法是意料之中的,他正在和其他网站建立一个平台,他和他的支持者将不会在那里被消音。

总统的官方账号@potus并未被封。

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出一段视频,不断重复有关选举舞弊的虚假指责,并称赞冲击国会大厦的暴徒,导致推特将其账号暂停了12个小时。

推特的决定令特朗普失去了他十多年来用以和美国人民直接交流的强大工具。他利用推特宣布政策变化,挑战对手,侮辱敌人,称赞其盟友和他本人,并散布错误信息,煽动暴力,用大写字母谴责他的愤怒目标。

推特长期以来一直给特朗普和其他世界领导人广泛的豁免权,令其不受针对个人攻击、仇恨言论和其他行为的规定处罚。但该公司周五在其官方博客上对封闭特朗普账号做了详细的解释。推特在博客中说,在国会大厦骚乱的背景下,特朗普近期的推文充斥对暴力的美化,并在网上传播在总统当选人拜登就职典礼前后举行武装抗议活动的计划。

特朗普在这些推文中表示,他将不会参加就职典礼,并把他的支持者称作“美国的爱国者,”并说他们会在未来长时间里发出巨大的声音。推特表示,这样的声明可能会激发其他人采取类似2021年1月6日所发生的暴力行为。”推特指出,多方面迹象显示他说的话正在被接受,并被认为他在鼓励这样做。

该公司说,有关未来武装抗议的计划已经开始在推特上及推特外传播,包括在2021年1月17日对国会大厦进行二度冲击,并冲击各州议会大厦。

推特说,其政策使得世界领导人能够和公众进行交流,但是这些账号并“不能凌驾于我们所有规定之上,”并且这些领导人不能用推特煽动暴力。

特朗普在推特上有8千9百万个追随者。

脸书(Facebook)和其旗下的Instagram周四宣布将特朗普的账号暂停至少两周,也可能永久封号。

周五,该公司永久封闭了两个特朗普忠实拥护者——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和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的账号。这是该公司在更大范围清除传播QAnon阴谋论的账号行动的一部分。推特表示,他将对可能导致线下伤害的行为采取行动。

推特在一份电邮声明中表示:“鉴于接下来几天,再度发生与这类行为相关的暴力仍有可能,我们将永久查封那些仅仅传播QAnon内容的账号。

该公司还表示,特朗普的律师林·伍德(Lin Wood)的账号因违反其规定而在周二被永久停用,但没有提供更多细节。

一些组织称赞了推特的做法。倡导通过法规保障平权的非赢利组织促进法定公民权利律师委员会(the Lawyers Committee for Civil Rights Under Law)在一份声明中说:“推特今晚的行动本应来得更早一些,但仍值得欢迎。”

该组织在声明中说:“我们已经看到总统利用这个账号煽动仇恨之火,导致死亡、混乱并破坏规范,最终导致对我们的民主大厦的全面攻击。 ”

律师委员会认为,“显然,如果没有强有力的保障,社交媒体将成为传播错误信息和暴力的渠道。”

但也有人对推特的做法感到担忧。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y Union,简称ACLU)高级法律顾问凯特·鲁恩(Kate Ruane)说,近几个月来,特朗普总统利用社交媒体平台散播对选举结果的怀疑,并破坏选民的意愿。她说:“我们理解现在永久注销他的账号的愿望,但是像脸书和推特这样的公司行使不受限制的权力,把人们从已经成为数十亿人言论必不可少的平台上赶走时,应当引起所有人的关注,特别是在政治现实使得这样的决定变得更为容易的时候。”

另一方面,谷歌周五宣布其应用程序商店将禁止下载社交应用软件Parler。促进法定公民律师委员会在一份声明中说,该组织曾在去年11月警告谷歌Parler的风险。它对谷歌将错误地自我标榜为“推特言论自由版”的Parler从其应用程序店中下架表示欢迎。

该组织认为,Parler显然违反了谷歌应用程序店Google Play的规定,成为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庇护所,他们经常发布超出谷歌禁止的“煽动暴力,或煽动对个人或受保护团体的仇恨”的内容。

该律师委员会说:“Parler的用户经常从事暴力和令人不安的活动。例如,骄傲男孩的头领在11月14日华盛顿抗议选举结果的活动前用Parler通知其追随者亲自参加活动,并暗中告诉他们煽动暴力。声明称,那条信息被8万人看过。

该组织声明指出,Parler还被用来策划本周对国会大厦的攻击。

苹果公司则给Parler24小时最后通牒,要求它开始审查内容,否则将禁止它在其应用程序店中下载。

聊天应用程序Discord刚刚对唐纳德论坛(Donald Forum)下了禁令。该论坛去年被Reddit查禁后,将Discord作为其主要的载体。

前驻华大使洛德:“国会冲击事件不是我所热爱的美国,但美国会回来的”

要求特朗普总统为其支持者冲击国会事件负责的声浪持续升高,部分人士要求特朗普辞职,国会两党也有人士呼吁根据宪法第25修正案解除其职务,或对其进行弹劾。美国前驻华大使、共和党人温斯顿·洛德(Winston Lord)说,“必须对特朗普进行问责”。

“这非常重要,” 洛德说。“不过可能这不会发生”。但他希望即使在特朗普离任后“也可以以某种方式对他问责,”而且他认为,“这应该由国会来完成。不光是公众舆论,不光是法院,虽然我希望法院会对他采取行动。”

周四晚,特朗普总统在一则视频中谴责冲击国会的暴力行为,保证1月20日“权力有序过渡”,被认为是他自大选日两个多月来首次承认败选。但周五,他发推表示,将不会出席1月20日拜登宣誓就职典礼,这似乎又在强调他“决不放弃、绝不认输”的誓言。

洛德说,1月6日特朗普的支持者冲击国会大厦事件,“显然,这是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极其严重、令人震惊和令人沮丧的事件。”

不过,纽约大学90岁高龄的法学教授孔杰荣表示,国会大厦发生的这场悲剧的最后结果,令他激动和振奋,“这场悲剧是总统鼓动下对民主的攻击。我们的政府和人民以成功的结果迎接了这一巨大挑战,没有造成不必要的人员伤亡,或导致实行独裁的镇压。”

孔杰荣教授说,今天标志着期待已久的美国在国际国内重回正轨的开端。“我们为世界提供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显示了将民主政体转变为独裁政权的危险企图是如何被战胜的。我很高兴能看到这种鼓舞人心的发展。”

周三,在特朗普支持者冲击国会之初,国会议员被迅速撤离。当晚,共和民主两党议员重新回到被冲击的会议厅,坚持进行审议和认证各州选举人团票的宪法程序,并在凌晨3点全部完成,显示了美国民主制度的成熟和韧性。

但洛德大使说,这是好的一面,而另一方面必须看到,“7400万人投票给这位离谱的领导人,使之获得了美国历史上第二多票数,尽管当天出现了反弹,但甚至在冲击国会事件之后,仍有6名参议员、120名众议员试图损害这次大选,攻击我们的宪法。”

任何颠覆美国民主的尝试都不会成功

周四,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及其四家主要机构发表声明,对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遭袭击感到震惊,但是声明同时表示,“对美国制度的持久实力充满信心,”声明指出,“任何颠覆我们民主的尝试都不会成功。今天那些从事非法活动的人必须被追责。”

这份声明由国家民主基金会主席卡尔·格什曼(Carl Gershman),国家民主研究所所长德里克·米切尔(Derek Mitchell)、国际共和研究所所长丹·唐宁(Dan Twining)、团结中心执行主任肖娜·巴德·布劳(Shawna Bader-Blau)、国际民营企业中心执行主任安德鲁·威尔逊(Andrew Wilson)联名发表。

声明说:“民主的基本宗旨是公民间在法律之下展开和平的思想交锋。在自由公正的选举之后,当现任者被击败时,必须实现和平的权力转移。通过这样的民主进程,基本自由得以保障,所有人都能获得机会和正义。从数十年的经验告诉我们,民主的使命永远不会完成,民主是脆弱的。但是我们也知道它很坚韧。”

这五家机构表示,经过这一事件美国“将迅速开始一个恢复我们民主制度的全国疗伤期”。他们重申了“与世界上所有分享民主价值观,继续与所有对颠覆民主企图进行斗争的人团结一致”的承诺。

冲击事件可能促成两党在拜登执政早期展开合作

洛德大使表示,他并不十分悲观,“特朗普已被证明十分孤立,这也许会减弱他未来的影响”;洛德还说:“包括共和党人在内的国会议员已经感到了足够的羞耻和震惊,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生命都处于危险之中,这最终使他们变得坚强,也许会表现出某种倾向,至少在拜登政府最初的几个月里给予某种程度的合作。”

洛德曾在老布什政府时期担任驻华大使,又在克林顿政府时期担任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他表示,中国等专制国家在短期内利用这一事件来批评美国很糟糕是“不可避免的”,“这合理,”他说。“有人说我们不是这个样子的。对不起,我们部分地就是这个样子”,“这不是我所热爱的美国。但她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