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退休的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恳请保持司法独立

即将退休的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对司法改革呼声作出回应, 称”我们最需要的是香港的司法独立”。

(中华时报/华闻社1月5日香港讯)中国喉舌媒体和越来越多的亲北京人士呼吁香港进行司法改革,即将退休的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Geoffrey Ma)周二(1月5日)恳请保持司法独立。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在商业上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透明的、广受国际尊重的普通法法律体系,这与专制不透明的、由党控制的法院形成了鲜明对比。

2019年香港发生声势浩大的民主抗议运动,随后遭到北京的打压。此后,香港的司法制度受到持续的政治压力。

去年,北京开始对香港实行更直接的控制,包括实施一项严厉的国安法,打压异议人士,也削弱了这个商业港湾与中国大陆之间的法律防火墙。

中国高层官员、喉舌媒体以及香港亲北京人士和媒体开始游说司法改革,或者批评近期他们不喜欢的判决。

反对人士担心,这些声音可能预示着一个更接近于专制大陆的法律体系的到来。

即将离任的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表示,在任十年从未受压,他强调香港有司法独立,期望社会要对法治有信心,他又指,若只因不喜欢某些判决而提出改革是难以接受的。
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指,过去十年维护法治的使命一直无变,对于有批评香港「法治已死」,马道立期望社会要对法治有信心。
马道立:「如果你说香港没有法治要有理由、理据,刚才我说过要有客观事实,首先你有要看法庭的判词,如果你只说法治没有了、死了是因为你不喜欢某些判决,我觉得很难接受。」
他指从无受到任何外界的压力,包括特区及中央政府,又指一直与内地有良好沟通,对方从未指示判案。
马道立:「日日都有压力,是工作压力,如果你问我有没有任何人或任何机构给予压力,是完全没有的,因为我知道我需要做甚麽,我们的法官都一样,他们都知道责任是甚麽。」
多名建制人士提出司法改革,马道立认为改革须有充分理据及细节。
马道立:「如果说我不喜欢你今天的判决、昨天的判决或明天的判决,所以你要改革,这不是特别好的理由,我觉得很多市民会觉得很难接受,如果你意思是次次想打官司时都一定要赢,如果不能赢才要改革,这不是特别好的理由。」
政府去年否定香港有三权分立惹起争议,马道立称最重要,是香港的司法独立从来无变。
马道立:「对我来说,这不是一个政治问题,这我要强调,我意思是三权,不用「三权分立」这字眼,因为这变成很政治,一个争议性问题,但最需要记得的是香港是有司法独立,你问我政治方面是否变了,这我就不敢说,其实我也不应该说,我只说我们法律上的立场。」
港区国安法去年实施,马道立重申,法院会以一贯态度按法律裁决与其他法律问题一样有挑战。

周二,64岁的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在退休前的最后一次会见传媒时对这些担忧作出回应。

“我们最需要的是香港的司法独立,”他说。

他还谈到被称为香港的“小宪法”的《基本法》:”我们应该牢牢记住,《基本法》中有三个条款强调香港有司法独立。”

在香港出生、在英国接受教育的马道立表示,如果司法改革意味着改善法官的工作,那么他们对改革持开放态度。”但是,倘若因为不满意法院判决而要求改革,那就不是特别令人满意。我希望通过改革来确保我总是能得到我想要的结果,这当然不是一个好的出发点,也是不能接受的”,他说。

法官们发现自己处在香港两极化政治的交火线上,一些法官的私人信息被泄露到网上,即所谓的“起底”(doxxing)。

民主派人士和亲北京人士都批评过他们不喜欢的判决,但是到目前为止,只有亲北京人士呼吁彻底的司法改革。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上个月,北京的党媒《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措施严厉的文章,批评香港法官准予民主派媒体大亨黎智英保释,随后香港终审法院撤销了由香港高等法院下达的保释令,将黎智英还押候审。

马道立说,在担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十年间,他没有受到来自北京或香港政府的直接干预。

他承认,对法官的批评在去年达到了顶峰,他的办公室不得不发表”数量空前”的声明。

但他不认为这种压力会影响法官的公正判决。他说,”在处理案件时,法官要只看法律条款、法律原则和法律精神。”

马道立的终审法院首席法官职位将由现终审法院常任法官张举能接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