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嫦娥五号携带月球样品返回地球 BBC盘点全球其余六大探月计划

中国官方媒体播放嫦娥五号返回器着陆点现场

中国媒体报道称,嫦娥五号任务实现了中国首次月面采样与封装、月面起飞、月球轨道交会对接、携带样品再入返回等多项重大突破。

嫦娥五号携带月球样品成功返回,这是中国航天计划迈出的新的一步。2019年年初,中国发射的一个探索器在月球背面降落,为全球首创。中国希望最终派遣宇航员登上月球。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致电祝贺,他在贺电中说,嫦娥五号首次实现了中国地外天体采样返回,“标志着中国航天向前迈出的一大步”。

中国媒体报道,“嫦娥五号”飞船携带月球表面土石样本返回地球。

据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嫦娥五号”返回器于当地时间星期四12月17日凌晨“在内蒙古四子王旗预定区域安全着陆”。

上一次人类将月球样本带回地球还是40多年前的美国和苏联探月计划。

“嫦娥五号”带回的新样本预计可以给科学家提供理解月球地质、早期历史的信息。

中国媒体报道显示,嫦娥五号返回器降落在雪原

“嫦娥五号”探月计划的时间线和BBC中文跟踪报道:

  • 11月24日,中国在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用长征五号遥五运载火箭发射“嫦娥五号”探测器,此次发射任务是尝试将月球岩石样品带回地球。
  • 12月1日,”嫦娥五号”成功实施月面软着陆。
  • 12月2日,“嫦娥五号”着陆器与上升器组合体完成了月球钻取采样及封装工作,按计划进行表取采样。
  • 12月3日,“嫦娥五号”的上升器点燃引擎,带着宝贵的样品冲向月球轨道。
嫦娥五号在月球正面西北方着陆
红色表示嫦娥五号的采样任务地点。黄色代表阿波罗号任务曾经的采样地点。

国际间的探月项目

中国探月计划引来全球关注,人们在再度聚焦中国宇航发展的同时,也联想到全球多国当下纷纷展开的一揽子探月项目。

在上世纪冷战高峰时期,世界的目光曾一度聚焦在美国和苏联两个超级大国的太空竞赛上。那段历史甚至被好莱坞多次搬上银幕,成为一个时代的共同记忆。

随着苏联解体,美国全球战略调整等诸多原因,美俄在冷战结束后相对长的一段时间里对耗资巨大的宇航项目投入均大不如前。美国甚至很长一段时间依靠俄罗斯火箭送宇航员前往空间站。

嫦娥五号登月器拍摄的月球表面照片
自2013年12月2日至今,中国在七年时间内已经三次发射“嫦娥”登月。其中嫦娥四号在月亮背面登陆,成为世界第一。

然而,有能力的世界各国对探月和宇航发展的兴趣没有止步。21世纪的今天,随着多极化世界的逐步形成,昔日两强争霸太空的局面,开始被美国、中国、俄国、欧洲、日本、印度和以色列等多方竞争与协作的趋势取代。

在中国嫦娥系列飞船探月不断取得进展的同时,美、欧、俄、日、印、以等月球计划也在以各自不同的步伐展开。

BBC中文编辑汇集各方资讯,藉此机会简要介绍一下除中国“嫦娥”系列计划之外的国际间六大探月项目的进展情况。

1969年冷战高峰期间,阿波罗计划中的美国宇航员成功登月
美国的“阿耳忒弥斯”计划

阿耳忒弥斯(Artemis)又译阿提米斯,是古希腊神话中掌管狩猎和生育的月亮女神的名字,因此美国登月计划至少命名方面与中国的“嫦娥”有些许不谋而合。

美国上一次大规模登月计划是上世纪60-70年进行的,以古希腊光明神(罗马太阳神)阿波罗命名。在古希腊神话中,阿耳忒弥斯和阿波罗是孪生姊弟。

作为“弟弟”的阿波罗计划1969年率先载人登月距今已过50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川普)2017年12月正式授权开启“阿耳忒弥斯”计划。如今,美国航天局的“姐姐”计划紧锣密鼓,从研制新一代运载火箭和飞船,到最终计划在2024年左右再度送宇航员登月。

据美国航天局(NASA)介绍,与当年“阿波罗11号”降落在月球正面的静海南部,而“阿耳忒弥斯”计划落点位于月球南极。主要原因是,月球两极可能存储约4.5亿吨的冰,如果当真,建立月球基地之后的饮水和能源问题就可能较易解决。

如上所述,除再度送宇航员登月外,美国计划建立月球基地,并以月球为跳板为最终载人登上火星创造条件。

俄罗斯的“月球”系列计划

俄罗斯探月努力自苏联解体后有过相当一段时间的停滞。苏联1976年发射了最后一台月球登陆器“月球24”号。

随着世界主要国家探月脚步加快,俄罗斯也再度开始推进自身的探月事业。

据介绍,俄罗斯虽然没有载人登月计划,但是至少准备在2025年之前将三款新式探测器送上月球。

俄罗斯联邦航天局(Roscosmos)表示,新航天器分别名为“月球25、26、27”。俄方还表示希望能在2021年发射“月球25”。

俄罗斯联邦航天局称,“月球25”探测器应该可以在2021年3月完成,并计划在同年10月1日左右发射。

与美国计划相似,俄罗斯媒体介绍称,“月球25”也将在月球南极地区“找水”,并测试软着陆等技术。

俄罗斯媒体的资讯显示,“月球26”和 “月球27”将在欧洲导航系统引导下在月球着陆,并对月球土壤、表面的岩石和尘埃开展采样研究。

俄罗斯预计“月球26”和“月球27”将分别在2024和2025年发射。另外,俄罗斯还准备继续发射“月球28”和“月球29”,并运送月球车着陆以及采集更多月面标本。

欧洲的两手齐下计划

欧洲航天局(ESA)的探月计划既包含独立自主研发部分,也有与多国、特别是美国合作的部分。脱欧之后的英国也会在具体项目层面继续参与到欧洲和美国的太空计划中去。

在大推力火箭方面,欧洲已经参与到美国新型大推力火箭的研发制造项目中,并将参与美国的载人登月计划。

与此同时,欧洲也在开发自己的月球登陆器,以及为最终在月球建立基地并进而探索火星做准备。

欧洲航天局近期声明,已与欧洲火箭制造商达成合作协议,将在2025年前开始登月,并谋求最终建立月球基地。

欧航局将使用这家火箭制造商的火箭携带登月所需的相关设备,还将开采月球表面的风化层。月球表面的风化层是一种可以提取水和氧气的矿石,如果未来能有人类或机器人在月球驻扎,可以通过提取这些能源就地生产燃料,进而把月球基地当做深空探索的中转站。比如在执行火星任务时,飞船可以先飞到月球,完成补给后再继续前往火星。

印度的“月船”计划

印度空间研究组织主席西旺2020年1月曾表示,“月船3号”(Chandrayaan-3)探测器登月项目已启动,各项工作“平稳运行”。据悉,“月船3号”将在“月船2号”基础上展开,预计2020年底或2021年发射升空。

同期,印度首个载人航天飞行计划——“加甘扬”计划,也已经由印度空军挑选4名男子送往俄罗斯接受训练。“加甘扬”计划2022年完成,届时会将3名印度宇航员送入近地轨道,并在太空停留大约7天。

“月船2号”是印度第二个月球探测器。这一探测器2019年7月22日发射升空,但在9月7日尝试在月球表面软着陆时失联。印度空间研究组织此后多次尝试恢复通信未果,外界普遍怀疑“月船2号”着陆器已在月球表面坠毁。不过,作为任务的一部分,“月船2号”的轨道器仍停留在月轨,开展系列实验。

首位进入国际太空站的日本太空人野口聪一
日本“太空人”计划

日本太空计划类似欧洲,也是基于与各盟国合作和自主开发双轨式推进。

日本与美国签署了协议,正式加入了美国主导的“阿耳忒弥斯”计划,并希望最终能送日本“太空人”登月。

此前,日本太空人野口聪一(Noguchi Soichi)已经成功参与美国宇航计划进入国际太空站。

此外,日本宇航研究开发机构(JAXA)也计划在2022年送无人探测机登月观测。

以色列“创世纪”探月器上的旗帜印有“小小国家 宏大梦想”的英文字样

以色列“创世纪”计划

据以色列科技部介绍称,准备在2024年之前发射“创世纪2” (Beresheet 2)登月。这也将是以色列所发射的第二个月球探测器。

以色列科技部还说,“创世纪2”号登月计划将由以色列非营利机构“以色列太空登陆组织”、以色列航天局、以色列航空航天工业公司等合作完成。

2019年2月,以色列首个月球探测器“创世纪”号搭乘美国“猎鹰9”型火箭升空奔月。探测器由“以色列太空登陆组织”设计,在以色列航空航天工业公司、以色列科技部等机构支持下建成。在准备登月数分钟前,探测器与地面失联,撞向月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