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的至暗时刻

阿里巴巴集团联合创始人马云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
作者:rif桑雨|桑雨

去年的十一月五号,武汉媒体《大河报》报道了武汉中心医院八人因传播新冠谣言被拘留调查训诫的消息,武汉警方的官方微博对八名医生遭训诫的通报获得六十多万人点赞。之后,一场源起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国乃至全球,现已造成一百二十三万人死亡,四千八百万人感染。回顾历史,到底谁在传谣谁在欺骗?

本周,美国总统大选与阿里巴巴蚂蚁金服世纪IPO被叫停,是国内社交平台关注的重点。

关于美国总统大选,尽管官方严加舆论管控,但仅微博的相关点阅量就超过64亿次。有网友说,“关注大选的基于三种人,一,对自由的渴望;二,对选票的尊重;三,对世界格局走向的关注。原华东政法大学法学副教授张雪忠发帖说:“有些朋友认为,如果川普这样的人连任,美国的宪政民主政体就会被毁掉。我对此的想法是:既然川普当了四年总统,美国的宪制还没有被毁掉,让他再做四年,应该也不大可能被毁掉。有些朋友认为,如果这次民主党选赢,“美国的精神”就会被毁掉。我对此的想法是:既然以前民主党选赢了那么多次,美国精神仍没有被毁掉,这 一次应该也不会被毁掉。更重要的是,两党候选人一直都各有近半数的选民支持, 假如其中的半数美国人铁心要毁掉美国, 那又有谁能拦得住呢?虽然在此次大选中,美国两党的对抗较为激烈,但这仍只是美国四年一次的选举而已。选举结果再不如意,美国人四年后就会有纠错的机会。不同的党派及各自的支持者,将彼此当做敌人而不只是竞争对手,或认为对方一定是要毁掉国家的人,这种政治心态,对本来就应该有竞争的民主体制来说,才是重大而可怕的威胁,因为这意味着要否定对方参与政治竞争的资格。”

本周,国内舆论场关注的焦点无疑是蚂蚁金服实控人马云遭中国金融监管部门约谈,蚂蚁金服上市被叫停。一篇题为《马云的至暗时刻》的网文这样写道:

“上市前夜,蚂蚁梦断外滩。上交所、港交所相继发布公告,暂缓蚂蚁上市。而此时,距离马云外滩金融峰会炮轰监管层仅仅过去10天时间。10天之间,浮云中的神马迅速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10天前的10月24日,金融大佬齐聚上海,史上规格最高的外滩金融峰会拉开序幕。在这次峰会上,杰克马突然炸膛,他说:银行是当铺思维!巴塞尔协议是老年俱乐部!监管只会出文件不会出政策,扼杀创新!中国没有系统性金融风险,因为就没有系统!

那个敢于开炮的小马哥又回来了?场外有人喝彩,场内无人鼓掌。有人赞他悲情英雄,有人骂他大放厥词。舆论场一片欢腾。这位互联网界的大佬,本来就自带顶级流量。但更多的人还沉醉在史上最大规模IPO的兴奋和西子湖畔人均一套大平层的美梦中。没有人注意到,一场围绕蚂蚁的“围剿”已兵临城下。彼时的阿里系媒体正开足马力为“金融创新论”造势,而异见者则在悄无声息中被清场。似乎,马云又一次成为人生赢家。但这一次似乎有点不一样。现实世界不是达摩院,杰克马也不是风清扬。一周之后,风向突变。

周小川、尚福林等前经济领域核心人物开始公开批评马云的歪论,黄奇帆则直接揭开了蚂蚁套利模式的盖子。光明日报、金融时报等媒体也开始密集发声,一边倒的进行舆论批判。而新华社直接上图,提醒马云:你有点飘!

这一切,当然是有的放矢。果然,国家动手了!10月31日,国务院金融委一锤定音,加强监管,维护稳定,绝无例外!随后,中央深改委会、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等多部门联合出台文件,直指蚂蚁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和套利模式。11月2日晚间,一行三会集体约谈马云及监管层,前所未见!11月3日晚间,最重要的一击来了:上交所、港交所相继发出公告,暂缓蚂蚁上市!即使你有2.1万亿的市值,即使你有10亿级的用户,即使你是纽约之外的全球最大IPO。挟流量以令监管?对不起,哪怕你大到不能倒,也不代表你就有了挑战国家监管的能力。

你说中国金融没有系统是吧,好,我就来告诉你什么叫系统!什么时候懂了,什么时候再申请上市。而这一切,就是要敲虎震山,告诉马云及背后的其它金融大佬:在中国,资本永远不要想插手政治,更不可能会出现像韩国三星绑架青瓦台那样为所欲为。

腾讯金融、京东金融、百度金融还有美团、360、新浪、头条,互联网企业正披着科技创新的外衣,成群结队向传统金融界杀来。“借贷”业务的嗜血性,就像一个巨大的黑洞,吸卷和透支着年轻人的未来。更可怕的是,支付、存续、放贷一旦形成闭环,则会形成一个去物理化的影子银行,直接掌控着国家的经济命脉。

千里之堤,岂能毁于蚁穴?监管此时再不出手,整个国民经济基本盘就可能溃不成军。此时叫停蚂蚁金服,实际上是在警告包括腾讯金融、京东金融等所有的互联网公司:别玩过火了,否则就是引火自焚!不管是马云拥兵自重,还是如外界猜测的那样故意而为之。这一次,都是他创业以来最大的滑铁卢。连带蚂蚁阿里,伤筋动骨。古道西湖瘦马,如今人人喊打。惊慌失措的蚂蚁连夜召开高层会议,安抚军心,艰难应对。并表示要“拥抱监管”。昨夜,想必马云彻底难眠,想必整个蚂蚁及阿里系亦噩梦连连。在这场资本的盛宴里,他们本已磨刀霍霍,静待收割。如今暂缓上市,再启无期。交易大厅那魂牵梦萦的锣声,在外滩外那个低调的大厅里戛然而止。最可怕的是,蚂蚁的吃相被第一次扒开。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悄悄变成了“让天下没有难借的钱”。名为普惠金融支持小微企业,实是假道伐虢压榨底层百姓。用银行的钱还要打银行的脸,30亿杠杆100倍变成吞金兽。利用监管灰色地带大肆套利。所谓的金融创新,正沦为实质上的小贷公司、放贷平台。借呗、花呗毁了一代年轻人。不知有多少“喜儿”,欠了马爸爸的钱,成了蚂蚁的奴。曾经那个猛志逸四海的马云,已经渐行渐远。同时,背后的资本版图也被扒个底朝天。赵薇、黄有龙等无数利益相关者戴着假形面具,成为蚂蚁的股份持有或间接持有者。

这些年马云及其背后的阿里帝国,为何能呼风唤雨颠倒乾坤。原来,蚂蚁才是最大的金融皮条客。他以为绑定了这些人,也就绑定了这个时代。但他可能忘了,在这场百年未遇之大变局里,没有人能独善其身。没有所谓马云的时代,只有时代的马云。

当然,我们也不能否认马云为改变世界所作出的贡献。他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让无数人轻松拥有贷款的权利,更为无数底层百姓提供了工作的机会。但实体经济被摧毁,基础科技大萧条,总得有人出来负责 。最可怜的是那0.12中签率的幸运儿,本来是做梦都要笑醒了,一觉醒来发现剧本被改了,打新资金将原路退回。什么大平层,什么五万五,瞬间神马变浮云。让我感谢你,赠我空欢喜,记得要忘记。这世界总是如此,鱼那么信任水,结果水却煮了鱼。”

微博网友“任平生日记”发帖说:蚂蚁为什么在上市前夕遭遇这些?一、蚂蚁上市壮大会让传统金融利益链条蛋糕受损;二、一些利益链条没有享受到本次蚂蚁上市的红利;三、老马外滩演讲戳到一些人痛点。

其实,蚂蚁的壮大,对一些从银行贷款无望的中小企业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资金补充来源,也能带动一部分消费。至于有些人说的年轻人过度消费,其实不成立,年轻人提前消费的再多,有房地产掏空六个钱包厉害吗?你有本事倒是让土地卖便宜一些啊?你倒是降低息差不要躺着赚啊?归根到底,还不是谁胳膊粗谁有理。蚂蚁这么大体量、这么高估值上市,作为投资者,我并不以为然,因为成长空间并不大了,一小波炒作之后可能会套很多人,就像360回归A股一样。但蚂蚁和传统金融相比,我还是站蚂蚁,因为传统金融依靠垄断地位、官僚本位,这些年实在是进步很小,而且前几年口碑实在是差,柜台对民众的强势,原油宝等理财、保险产品坑人的屡见不鲜,对中小企业贷款支持太少……

蚂蚁从无到有能发展起来也和传统金融有各方面的弊端有关, 这事说到底就是蛋糕分配问题,改革开放以前,蛋糕全是国企的,经济就好了吗?

网友苏小宅发帖说:“马云先生被约谈这件事我没有深入研究,但我感觉,这一幕如同当年的割资本主义尾巴一般的落后与愚昧;同时,几乎全民欢呼任何一位富豪的被打,这比监管的落后与愚昧更可怕。”

网友李微敖发帖说:“我一直不喜欢马云,但我发自内心地认为:有马云的时代,一定比没有马云的时代更进步;能让马云对政府部门公开提出批评的时代,一定比不让马云公开提出批评的时代更进步。”

中华时报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中华时报立场和观点。

香港中华时报成立于2009年,致力于为受众提供全面而独立的报道,并把真相告诉受众,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分析不代表中华时报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