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NTech的创始人研发了BNT162新冠疫苗

萨辛(Ugur Sahin)和图雷齐(Özlem Türeci)均来自土耳其移民家庭

今年1月,新冠疫情刚刚在中国爆发,位于德国美因茨的生物科技企业BioNTech就启动了一项名为”光速”(Lightspeed)的研发项目,希望能够迅速推出一款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短短3个月后,该公司就已经初步筛选出了一批疫苗配方,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根据BioNTech公司以及辉瑞制药的新闻通稿,双方在今年3月中旬达成了新冠疫苗合作研发协议。按照协议,BioNTech运用其专有的mRNA疫苗研发平台进行疫苗配方筛选,而作为老牌药企的辉瑞制药则发挥其组织临床试验、向各国药监部门申请许可的丰富经验,为BioNTech研发疫苗铺平大规模生产以及上市销售的道路。考虑到BioNTech规模较小、资金规模不足,辉瑞制药还为BioNTech提供了1.85亿美元的预付资金用于疫苗研发。两家公司约定,在研发初期,原则上由辉瑞公司承担全部费用;等到疫苗上市之后,BioNTech逐步向辉瑞回付款项,最终双方应当各承担50%的研发费用。

两家公司都对外界强调,BNT162疫苗是从BioNTech的实验室内走向临床的。不过,最近几天的新闻报道中,普遍的说法是”BNT162是辉瑞研发的疫苗”。对此,萨辛在接受《法兰克福汇报》采访时表示,这种说法应该与部分美国媒体的”某种爱国主义情怀有关”。萨辛同时强调,这种误传”本身并没有什么恶意”。

通常,一款疫苗的研发需时8到10年,因此,BioNTech与合作伙伴美国辉瑞制药本周宣布BNT162新冠疫苗有效率高达90%、有望在近期申请美国政府的紧急许可,确实称得上”光速”。

那么,究竟是谁主导研发了这款疫苗?

BioNTech的创始人,是一对土耳其裔移民夫妻:萨辛(Ugur Sahin)和图雷齐(Özlem Türeci)。这家生物科技企业,原本专注于抗癌药物的研发,根据每个病人的基因量身订造免疫抗癌疗法。和传统的放疗、化疗不同,免疫疗法旨在激活机体自身的防御机制,让免疫系统有的放矢地去攻击癌细胞。不过,BioNTech成立12年来,尚未有免疫抗癌疗法药物获得药监部门的批准。

现年54岁的萨辛4岁时就随父母从土耳其移民到了德国。高中毕业后,他在科隆大学攻读医学。在学生时代,萨辛就时常在实验室熬夜做科研,他强调,他从来没有觉得科研工作有多艰难。1992年,萨辛以”最优等”成绩获得了博士学位,随后在科隆大学医院担任内科医师,专长是血液学与肿瘤学。1999年,他获得了教授资格。后来,他跳槽到了萨尔大学附属医院,在那里结识了他后来的妻子图雷齐。

图雷齐同样来自土耳其移民家庭,她的父亲也是医生,这对她的职业选择产生了决定性影响。在萨尔大学求学期间,她结识了萨辛。两人2002年结婚时,萨辛正在德国美因茨大学医院工作。图雷齐介绍说,婚礼当天,萨辛依然在实验室工作,甚至在婚礼之后还匆匆赶回实验室。

2001年,萨辛和图雷齐共同创立了一家名为Ganymed的生物制药公司,专注于免疫抗癌药物的研发。2016年,夫妻两人将这家企业以4.22亿欧元的价格转手出售。而BioNTech公司则创立于2008年。

目前,夫妻两人分别担任BioNTech公司董事长以及医学主管职务,图雷齐还负责具体的临床研发工作。两人同时也都在美因茨大学任教,活跃在癌症研究的最前沿。BioNTech目前共有来自60多个国家1300余名员工,其中1/4拥有博士头衔。公司的女性员工比例也超过一半。

BioNTech公司的总部坐落于德国美因茨的”金矿街”(An der Goldgrube)。疫苗研发顺利,也让这家企业挖到了名副其实的金矿。周一传出疫苗有效率高达90%的消息之后,该公司以及合作伙伴辉瑞制药的股价都大幅上涨,并且带动了股市的总体回暖。

萨辛在同一篇采访中还驳斥了特朗普总统的指控。后者声称,制药企业故意将疫苗研发好消息保留到大选之后发布。萨辛表示,BioNTech在11月8日晚上20点15分才收到了最新的临床试验分析结果,因此在次日中午(本周一)对外宣布,并无刻意拖延。

目前,新疫苗虽然还没有获得任何国家药监部门的正式批准,但是BioNTech已经在提前扩大美因茨总部以及Idar-Oberstein工厂的产能,还在马尔堡收购了一条生产线。钱对于BioNTech而言,暂时不是问题,该公司的股价已经连续多日快速上涨,是炙手可热的投资对象。分别持有公司近20%股份的萨辛教授和图雷齐博士,也双双跻身全德国最富的100人行列,身价暴增到了24亿欧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