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总统 两个美国

作者:rif安德烈

美国主要媒体宣布拜登胜选,全球多国领袖恭贺,欧洲普遍感到欣慰。然而美国发生的是一场空前激烈的选战,投票率空前,拜登获票75000万,破历史记录,特朗普得票71000万,超过奥巴马,打破共和党人历史记录,双方力量几乎旗鼓相当,加之特朗普不肯承认败选,诉讼还在进行,这样一场激烈大选带来的后果引发法国媒体深思。今天主要概括介绍法国『世界报』的评论和分析。

法国周一上市的世界报头版通栏大标题『一个总统,两个美国』试图概括上述情状,在这家法国中左的大报看来,投票之后的紧张凸显了拜登将面临十分艰巨的任务,除了应对造成二十多万美国人死亡至今还在肆虐的新冠疫情,拜登最重大的任务是设法让“两个美国”和解,而要实现让分裂的两半和解,挑战巨大。

该报社评则指出,2020年好消息极少,因此怎么能忽略民主党人拜登战胜任期届满总统特朗普这件大事。等到重新点票全部结束,所有的法律手段用尽,这一长期而痛苦的过程过去之后,拜登将于1月20日入主白宫,他的合法性不可轻视,尽管民调预测他将在所有州取胜已沦为空幻,无论选举人票还是普选票,拜登以赢得史上最高的75000万张选票写下历史。

但是世界报转而指出,如果仅仅对此感到欣慰将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民主党总统最终将要在其前任抛弃的废墟中前进,他面临着一个巨大的使命—一个差不多需要重建的美国。要完成这一使命首先要冷静,拜登在激烈的竞选中已表现出并不缺乏这一品质。但是,面对狂热的集团以及打官司的律师兵团需要继续无所畏惧,尤其不要被特朗普煽惑性的推文分心。

该报以为,直到总统任期的最后日子,甚至这以后,特朗普会做什么仍将难以预测。与其承认自己的失败和错误,宁愿以自我中心的黑洞把民主、全美国以及全球吞卷进去。大选后他发表的针对国家机构、针对真相的非常暴力的声明,致使双方阵营的和解变得尴尬。得票超过七千万,特朗普总统超过了奥巴马2008年胜选时得到的票数。由此他成为共和党候选人史上普选得票最多的候选人。选后的现实证明,没有出现民调机构预告的象征民主党大胜的蓝色浪潮,而是出现了两个浪潮,一个蓝色,一个红色。

那么,对于拜登和他的团队,必须清醒地估量这一巨大的现实:前房地产大王不仅懂得吸引选民,而且远远不止如此。例如,特朗普在对抗新冠疫情的失败表现似应得到选民的严厉惩罚,至少这是之前许多观察人士的预言,没有料到的是,一个符合逻辑的潮流流向拜登方向,而另外一个晦暗的潮流却涌向了特朗普。世界报之前对脸书的激进团伙以及阴谋论运动的调查其实已经显示,从夏天以来,新冠疫情引爆了空前的谣言、恐惧、控告,所有这些都毫无依据,来自于各个社会阶层,然而却疯狂地滋养着任期届满的总统,竟至于在大部分受疫情侵害最严重的选区得到了很高的票数。

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社交媒体不过是扩大器,要使一个错误的消息产生效应,要使一场操纵有效,必须要有一些让这个人群相信它们的理由。特朗普主义就是众多的不满,忿恨,不公正感,绝望,恐惧以及自我中心主义泛滥的症状,而非原因,它们给轻信的人群提供了滋养的食量。

世界报认为,拜登如果真诚地想要一个严重撕裂的国家、一个遭种族主义腐蚀,教育体制不平等,寿命下降、财富越来越集中在极少数人手中的国家挺立,就必须向所有这些挑战发起进攻。

这绝非是单单侵蚀着美国的疾病,远远不是,其他国家照样可以制造特朗普主义式的独裁。因此,希望拜登能够成功。期待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第46任总统把胜选带给人们的欣慰转变成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