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香港深井村吃烧鹅

香港人凡是听过“烧鹅”两个字的,都应该听说过“深井烧鹅”吧。

深井烧鹅,原来指的是香港深井村这个地方出品的烧鹅,但慢慢演变成了一个形容词,差不多可以理解为“深井烧鹅”就是“好吃的烧鹅”。所以,不管是在粤港澳,还是中国其他地区,有提供烧鹅熟食的地方,招牌上面可能都会挂着“深井烧鹅”这四个字。

它代表着一种烧鹅的品质和信心。

今天,我与几个年轻人又来到深井村,该村位于香港新界,属于荃湾区乡郊地带,地方小小,却藏着好多家烧鹅店——陈记、能记、裕记等。

本文作者曾晓辉(左二)与他朋友等一起在裕记

究竟哪家才最好吃?
朋友阿奇说这家(裕记)最正宗,他下午就预约了这家了。
我们进餐厅的时候,大概是下午七点半左右,已经第二轮,还有人在门口排队等位。
点餐的时候,店老板说,烧鹅要等20分钟。

我们等著菜了,看到实物,吓了一跳,真的是完整半只,非常大,还冒着热气,满满一大碟,光看卖相,就忍不住吞口水了。
细节图,肉质线条清晰,吃起来很软,多汁香脆。
看皮,晶莹剔透,皮肉之间有细微缝隙,十分焦香。
懂吃一定要吃鹅头。这个鹅头,这个部分的鹅皮特别韧,鹅嘴部分的骨头,咀嚼起来有股碳香味,过瘾。
鹅颈,耐嚼。裕记的烧鹅是炭烧的,看鹅颈就知道,烧工多么了得,肉质厚实,骨头看起来都脆卜卜。

酸梅汁

吃烧鹅当然少了不特制的酸梅汁。可能是见识少,一般餐厅的酸梅汁是比较浓稠的,这个明显不同,真的是汁,不会过酸也不会过甜,配着烧鹅吃,戒腻,可以多吃几块。
吃烧鹅,另一样少不了的是鹅肠。这道菜餐牌上写着“豉油皇灼鹅双肠”,另一种肠好像是猪场,我
事实,这是裕记另一道和鹅有关的招牌菜。鹅肠处理得十分爽脆,完全没有异味,酱香味浓郁,越吃越香。而且咀嚼时间越久,到最后会吃到粉粉的感觉。


配上朋友麦小姐带来的珍藏红酒,中西搭配,让人感到地球村上餐酒均衡搭配的要领,中餐也可以和葡萄酒共处得相得益彰。

裕记全称是“裕记大饭店”,其实是一家香港传统旧式的酒楼,里面的服务员也都是 60 岁上下老人家,很多都做了十几二十年。餐厅门口看起来小小的,进去之后,里面藏着好多间大大小小的房间。虽然是新冠疫情时期,每间房间都是满满客人,大都是拉家带口来的。

深井老字号裕记烧鹅饭店创立于 1958 年,陪伴香港经历五十年的品牌,以秘製炭烧烧鹅驰名香江,享誉盛名。本店始创人吴春盐先生, 潮州普宁人,喜欢钻研厨艺,对家乡的鹅十分熟识,创製出独特的炭烧烤法,做出屹立至今五十年的深井正宗「炭烧烧鹅」。

不过,1992 年的一场大火,令吴春盐夫妇藏深火海。为此,裕记曾经暂停营业数月。后来,自小在店里帮忙父母的大女儿重新拾起这盘生意,遗留下这块裕记信誉招牌,裕记的炭烧烧鹅做法是承传她爸爸的秘方。一直经营到现在。在经营上,饭店只做单一烧鹅而放弃提供其他烧味食品,皆因只有专注去做才能确保烧鹅的出品水准。

深井烧鹅这么有名,陈记开分店都开到市区去了,唯独裕记,一直只有一家店铺,而且位置藏得比较深。

裕记的烧鹅,一直的说法是,自设鹅场,自家养殖清远黑棕鹅种,据说这种鹅不大不小,特别适合用来做烧鹅,加上秘制炭烧,非常香。

说完烧鹅,不得不说一下深井这个地方。深井也算是香港城乡交界地,深井有独特的海湾,可以远眺青马大桥及马湾,于晴朗时更可以望见香港国际机场。

深井为新界荃湾区的乡郊,在1898年新界未租借予英国以前,仍是一个单纯的村落,居住在深井村最早的原居民是客家傅氏家族。因深井有地利优势,水深码头利于工业水运,无须单靠青山公路的陆路运输,因此约由40年代开始已吸引如生力啤酒厂、九龙纱厂、嘉顿麵包及永备电池厂相继进驻,亦提供许多工作机会,愈来愈多刻苦耐劳的潮州人到工厂打工,大多在上世纪 50 年代因内地政局动盪才开始定居深井,并在深井村原居民的耕地上居住。并迁到纱厂员工宿舍或租住村屋聚居深井新村 (原居民的耕地)。

由于当年工业兴盛,在高峰时期,深井村民有近4千人,加上3间大厂员工人数多,对当地生活物资需求大,有生意头脑的潮商便在当地开舖,各式店舖林立,食店成行成市,形成繁盛的小市镇。

潮州人重孝道尊敬长辈,遗留民间传统酬神祭祖习俗,香港各区每年农曆7月都有举办盂兰胜会,以往好比新年更热闹。
潮州人信奉天地父母,每年正月初九天地父母誕,除了邀請元朗英歌舞隊伍前來表演,以及到天地父母廟拜祭,晚上更特設盆菜宴宴請年滿65歲的村民,向上壹代致敬。而在深井新村、全港唯壹的天地父母廟,以往是用鐵皮搭建,十年前得到村民集資捐獻建廟,香火很旺盛呢!


不过随着90年代后期工厂北移,用地都兴建大型屋苑,加上下一代村民纷纷迁往市区或移民外地,致使很多店舖丢空只留着招牌,而村民只剩下千多人,现时多间地产发展商都在深井发展,现时沿海地区落成了多个私人屋苑,周边有一些村落,也有不少私楼,还有不少屏风楼,也算香港奇景。

我边品尝美食,边与留美回来年轻香港人叶先生、从事会计工作年轻人表小姐、还有从事多业务阿奇进行了交谈,从交谈了解更多香港的文化和对香港人更深的了解。顿感,香港这个东方之珠就是从一家家类似烧鹅店、香港一条条深井村、一个个香港人发展形成的,从这些缩影中可以看到香港人不屈不挠的的奋斗精神,虽然已经进入了现代化,但仍保留着传统的中华博大精深的文化和传统习俗,虽然过去一年许许多多香港人追求香港梦拙折而受,今年严重的新冠疫情也影响至深,但香港仍在继续前行和香港人仍不放弃追求完美的香港梦。

本文作者简介:曾晓辉,雕塑家,中华报业集团董事局主席,中华时报传媒集团主席,中华时报社长,中华新闻通讯社社长,中华摄影报社社长、粵港澳大湾区艺术联合会主席、香港美术学院校董,香港中大景观规划设计院院长,中华科技协会会长,世界监督学会主席,中国民营演出联盟常务副主席,世界华人流行音乐联合会总干事, 广州新世纪艺术研究院院长,中山大学园林及生态经济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