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暂缓上市 因金融风险过大还是马云批金融监管惹恼当局?

文:黄丽玲 来源:VOA

资料照:中国浙江杭州蚂蚁集团总部

中国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Ant Group)史上最高、近350亿美元的上市案周二(11月3日)晚突然被叫停,引发市场错愕。

对此,一些金融学者分析,这代表中国对网络小额贷款(internet micro-lending)的行业监管法规即将上路,可能影响到未来蚂蚁集团的营运模式。他们预测,一旦蚂蚁纳入监管后,其业务可能限缩,届时公司估值下调的可能性也大增,因此,蚂蚁就算半年后重新上市,投资人经过一段冷静期后,对蚂蚁股价的追捧应该不太可能一样火旺。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副主任吕随启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认为,上海证交所之所以叫停蚂蚁在上海股市的上市案,是因为蚂蚁在上市路演(road show)中,未充分向投资人揭露《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对该公司的冲击,等于间接低估了该公司未来的营运风险,而造成投资人在过去一周内疯狂认购新股、夸大了其上市后的可能估值。

蚂蚁估值未反映网络小贷监管之冲击

中国银保监会和央行在今年5月初即已草拟完成《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并于本周一(11月2日)公告,进入公众意见的征求阶段。预计一个月后,即12月2日公众意见的反馈截止后,进入下一阶段的立法或施行。

据此一办法规定,未来个人网贷不能超过30万人民币,或其最近3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对企业法人或组织的贷款也不能超过100万人民币。而经营网贷公司的一次性实缴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人民币10亿元,若跨省经营,则最低资本额将提高至人民币50亿元。另外,在单笔联合贷款中,办法也规定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在在都显示,未来网络小贷的额度、出资额和杠杆率都将受到严格的规范和限制。

吕随启说,蚂蚁作为中国行动支付和网络小贷机构的龙头,未来的营运模式将会随着此一监管法规的上路而受到很大的限缩。他说,若蚂蚁在法规上路前上市,现在溢价买股的投资人恐将为其未来腰斩的股价付出代价。

吕随启说:“这个监管政策一出来以后,它的盈利模式不成立的话,那么,蚂蚁即使上了市以后,很有可能估值就会下调,估值一旦下调,它的股价搞不好一路是暴跌的。”

蚂蚁集团原预计周四(11月5日)于上海(A股)和香港股市(H股)两地总计发行34亿股(占公司总持股约11%),在每股定价分别为68.8人民币(10.28美元)和80港元(10.32美元)的前提下,共可公开募集到超过344亿美元的资金,届时也会将蚂蚁上市后的总估值推升至3,100亿美元以上,远远超过中国最大的中国工商银行之市值(约2,700亿美元)。

在过去一周新股认购的阶段,市场传闻香港H股暗盘一度喊到每股120港元,代表50%的溢价。另外,在上海A股的超额认购达 870 倍以上,等于投资人捧着现金都不一定买得到蚂蚁新股。

此一热捧现已随着蚂蚁上市案的叫停嘎然而止。不过,据腾讯一线报导,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于周二晚紧急召开中高层会议时仍乐观表示,蚂蚁会尽快满足监管单位的要求后重新上市,虽然重新上市的时间可能会被推迟半年。

马云重批金融监管惹议?

由于蚂蚁创办人马云曾于10月底在上海外滩的金融高峰会上重批中国银行界对贷款要抵押的“当铺思维”。他还声言“中国金融没有系统,也没有系统性风险”,更批评巴塞尔协议是过时的“老人俱乐部”所制定风险标准。

市场普遍认为,马云的这一番话惹恼了中国的监管单位,因此,触发了监管单位于周一公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以及他和其他两名蚂蚁高管同时于周一遭中国央行、中国证监会、中国银保监会和国家外汇管理局四大监管单位约谈。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副主任吕随启教授说,马云的这一番话代表蚂蚁集团背后股东急欲变现的心情,但“吃相太难看”,因为,金融科技再怎么创新创造都还是属于私人的利益,但金融监管保护的是公众利益,没得商量。

他说,蚂蚁从事的是金融服务的业务,却因为科技公司的身份而规避金融监管,首先对其他银行同行不公平。再者,蚂蚁如果做大后,其营运模式如果不加以限制,蚂蚁就可以透过加大杠杆,疯狂套利,等于把潜在风险留给了整个银行体系和社会。

吕随启说,若全中国的企业都按照蚂蚁集团不受监管的套路玩,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将是灾难性的。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与会计学教授芮萌则表示,蚂蚁上市案只是时程上受挫,应该在满足监管单位的要求后,会重新上市。不过,他也认同,蚂蚁的贷款业务确实杠杆率太高,充满风险。

芮萌向美国之音表示:“如政府文件所解释,(蚂蚁)的潜在风险是过度借贷。因为,蚂蚁只有30亿(人民币)的资本,却从事超过3,000亿(人民币)的借贷,(100倍的)杠杆太高。”

芮萌说,蚂蚁未来会不会被重新归类为金融类股仍属市场传闻。不过,万一中国证管单位决定剔除蚂蚁的科技股身份,其未来能否在上海科创板在上市,可能再掀变数和波澜。

中国网贷杠杆过高

台湾政治大学金融系教授朱浩民则认为,金融科技的确带来创新思维,也弥补了传统金融业的不足处,尤其是在普惠金融(inclusive financing)的目标上,让过去金融业服务不到的小微企业或消费者可以因此受惠。

不过,他说,中国之前P2P(peer-to-peer)网贷所引发的卷款倒闭或资金遭挪用等爆雷事件,就代表网络小贷隐含着极大的金融和社会风险,包括,过度借贷和金融风险控管不当等,这是全世界金融监管机构都不可能坐视不管的,這也是为什么中国现在要针对网络小额贷款这种新型态的业务提出管理办法。

中国的P2P网贷指的是透过网路平台帮有存款的投资人媒合到有贷款需求的借贷人。据外媒Business Insider报导,在2018年全盛时期,全中国超过6,000家网贷业的总贷款规模曾高达2,180亿美元。不过,在爆出倒闭风潮后,经过中国银监会这两年的整顿,投资人截至今年8月,总计损失超过1,150亿美元。

朱浩民说,如何在创新和监管中取得平衡,是中国监管单位现在面临的大挑战。尤其蚂蚁近期也传出借贷额度和跨省借贷的违规现象,都让中国监管单位不可能坐视不管。

他说,如果再放任蚂蚁继续做大,届时将有“大到不能倒(too big to fail)”的风险,也就是说,因为其规模之大,一旦出问题,后果将不堪设想。

据蚂蚁的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蚂蚁平台促成消费者和小微电商的信用贷款金额分别达1.7兆人民币(2,533亿美元)和4,000亿人民币(600亿美元)。另外,蚂蚁旗下的支付宝每个月有7亿以上的活跃用户,其所服务的小微电商超过8,000万家,金融机构合作伙伴也超过2,000家。截至今年6月30日前的12个月内,在中国经手的总支付交易金额超过118兆人民币(17.6兆美元)。

不过,朱浩民说,不管蚂蚁的业务有多大的风险,中国证管单位在审核其上市案时,就应该评估过这些风险,才会允许其上市。因此,直到上市前两天才临时因为这些长年就存在的风险而叫停蚂蚁的上市案,也反应中国资本市场的人治色彩,有损其国际声誉。

朱浩民说:“中国大陆资本市场的发展也不过20-30年光景,所谓人治的色彩还是非常浓厚,可能一些制度以外的人为考量反而影响到制度的运行,所以,我个人是认为,它这次突然喊停对它资本市场的名声是有所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