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法院能否让特朗普成为赢家?

2000年的美国大选投票后,延续了5周时间才决出胜负。今年也可能持续出现僵局,特朗普现在已经宣布自己是赢家。但最终将由法院做出裁决。

对于美国的总统大选,起着决定性作用的几个关键联邦州的选票仍未统计完毕。但现任总统特朗普已经宣布”赢得了这次选举”。不过,他很清楚,自己并不能决定最终选举结果。

在经历了漫长的选举之夜之后,特朗普在简短的演讲中也公开宣布:”我们要去最高法院。” 也就是说,或许最终在那里对选举作出结论。

这位美国现任总统认为自己在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等与选举结果息息相关的州处于领先地位。他想停止对所有选票进行统计。这样是为了阻止他的民主党挑战者乔·拜登超越他。他希望能获得法官的帮助。

动用大批律师

这让人回忆起了2000年。当时佛罗里达州的竞争非常激烈。根据初步计票结果,美国副总统、民主党人戈尔(Al Gore)只比共和党的乔治·布什(George W. Bush)落后1800票左右。根据美国的选举法,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州的所有选举人票都归属获得多数普选票的候选人。因此,佛罗里达州的选举人票可以决定美国的下届总统。因为在其他联邦州,戈尔和布什几乎旗鼓相当。

2000年乔治·W·布什(左)和阿尔·戈尔竞选总统

戈尔本已祝贺其挑战者赢得选举,但随后还是要求在佛罗里达州重新计票。因为根据法律规定,在选票非常接近的情况下需要重新计票。当时,共和党的领先优势已缩减到不足1000票。多一次重新计票,戈尔当选总统的希望就会增加。为此动用了一大批律师,佛罗里达州最高法院进行裁决,最后到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戈尔接受失败

2000年12月12日,最高法院法官做出裁决:佛罗里达州在进行人工计票时没有采用统一的标准。不得再重新计票。最高法院的这一决定使得乔治·W·布什成为总统。

类似的情形现在是否会重演?直到2018年担任德国驻华盛顿大使的彼得·维蒂希(Peter Wittig)对这一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他说:”是的,情况肯定相似。””我们知道,各法院受理的地方司法纠纷就有近400起。所以说我们也要做好司法解决的准备。”

维蒂希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但是与2000年的美国大选相比,此次选举还是存在着很大差别。维蒂希说:”我们都还记得,后来戈尔在某个时候选择了退出。”戈尔顾全大局,将民主稳定放在了首位。前德国驻华盛顿大使维蒂希说,此次司法纠纷是否能够像2000年那样的结局,他表示怀疑。

宣誓就职后的新任首席大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和总统特朗普在白宫

民主面临压力测试

美国仍在计票。目前尚不清楚的是,如果竞选双方都不承认失败,那么可能将会围绕哪些问题出现法律纠纷。如果真的像2000年那样闹到最高法院进行裁决,那么特朗普至少可以放心的说,那里的保守派法官占多数。一周前,当特朗普提名的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宣誓就任新任首席大法官时,特朗普就站在她的身边。

最高法院会做出政治判决吗?这个问题也还不清楚。此举将有损美国的民主及其沿袭了数百年历史的制度。前德国驻华盛顿大使彼得·维蒂希说:”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甚至几天里,我们将进入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阶段。这关系到政治进程是否能够按照以往的正确方向前进,或者是否会采取某种手段干扰计票过程。”美国民主正面临压力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