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打架,蚂蚁一定会遭殃吗?–美中竞争,东南亚国家的选择

作者:斯洋 来源:VOA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越南副总理兼外长范平明2020年10月30日在河内会晤(越南新闻社照片)

南亚和东南亚地区最近成为美中争夺的最新战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刚刚结束对南亚和东南亚的访问。在此之前,中国外长王毅以及负责外事的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也访问了该地区。在东南亚地区,有一句流行的谚语, “大象打架,蚂蚁遭殃”。这句话也曾被一些人用来形容美中对抗中,东南亚和南亚相对较小国家未来的命运。不过,分析人士指出,这些较小国家并非在无望地等待自己的命运,他们或多或少在采用“制衡”(balancing)或是”对冲” (hedging)的战略,有的甚至“操控”大国,来保护自己的利益,使自己避免成为“大国竞争”的牺牲品。

越南:拉起美国“重度对冲”中国风险

蓬佩奥星期五(10月30日)结束对越南的访问。越南原本并不在此次蓬佩奥南亚和东南亚之行的行程中。越南媒体报道,蓬佩奥的此次行程是应越南副总理兼外长范平明的邀请而临时增加的。

在美国国务院10月29日公布的有关此行的声明中,蓬佩奥此行展示了美国对一个“强大、繁荣和独立”的越南的支持。蓬佩奥在与范平明会面后通过推特写道,“我们庆祝建交25周年之际,我们的伙伴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牢固”。

与美国建立“更加牢固”的关系”正是越南运用“对冲”战略来应对来自中国的日渐增加的威胁的最重要手段之一。不仅越南,大部分东南亚国家为避免成为美中对抗的牺牲品而采取了类似的“制衡”或是“对冲”的战略。

“对冲”原本是金融学术语,指的是以降低风险为目的的投资策略。在国际关系,被用来解释某个国家为规避风险而采取的战略。通常,对冲战略指的是相对弱小国家在面临邻近大国崛起时,常常不是单纯地进行“制衡”或“追随”,而是采取一种既接触又制衡的策略组合。

莫瑞·希伯特(Murray Hiebert)是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东南亚项目资深研究员。他告诉美国之音:“很明显地,如果没有美国在他们身后给予某种支持,越南是很难与中国对抗。”

越南和中国以及文莱、马来西亚、菲律宾还有台湾同时宣称对南中国海地区拥有大部分或是部分主权。由于越南在南中国海占的岛礁最多,与中国的争端矛盾最多。今年以来,中国海警船只几次撞击了越南渔船。越南对中国在南中国海地区的频繁军演也表示抗议。

在美国国务院的声明中,美国再次明确了自己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立场。声明重申了蓬佩奥今年7月13日发表的声明,明确宣布美方认为北京对南中国海大多数海域的离岸资源权利主张“完全不合法”,并拒绝接受中国对越南近海万安滩周边海域的海权主张。声明说:“美国做好准备采取坚定行动反抗中国的欺凌。”

美国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大卫·蓝普顿( David Lampton)说,大国竞争中,受多重利益的驱使,小国并非只是被动适应或是接受,它们会寻求与能帮助它们将其利益最大化的一方合作,它们甚至可以 “操控”大国。

他说:“当大国竞争时,较小的国家有能力找出为他们优先发展项目出价最高的竞标者,这给了他们一定程度的选择自由。”

蓝普顿刚刚与另外两名作者一起完成了一本新书《钢铁河流,高铁网络和中国在东南亚的影响力》(Rivers of Iron Railroads and Chinese Power in Southeast Asia)。通过审视中国在东南亚打造“泛亚铁路网”的努力,这本书在揭示中国此项计划的政治优势和弱点的同时,也展示在这项行动中,东南亚国家是有能力拒绝、影响甚至可以“操控”中国。蓝普顿说,不仅是越南,甚至是更小的柬埔寨也能这么做。

近几年,越南与美国越走越近。过去三年中,越南两次邀请美国航空母舰访问越南岘港。去年,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维森(Philip Davidson)和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首次访问了越南,以强调美越安全关系的不断增强。2020年,华盛顿还连续第二次邀请越南参加今年的太平洋沿岸(RIMPAC)演习。另外,美国还调动了两艘汉密尔顿级海岸巡逻舰,帮助加强越南海岸警卫队的能力。7月22日,越南和美国签署了一份关于南中国海渔业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其中包括加强越南执法能力。

最近,越南还追随美国的脚步,禁止华为5G在越南使用。

蓬佩奥在越南时,与越南官员们讨论了湄公河流域的资源问题。越南也参与了美国倡导的“湄公河-美国伙伴关系”项目。9月11日,美国与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和越南以及东盟秘书处启动了“湄公河-美国伙伴关系”。中国指责美国“不断炒作湄公河水资源问题,故意制造热点,挑拨地区国家关系,破坏澜-湄合作气氛”。湄公河在中国境内被称为澜沧江,发源于青藏高原,经云南出境后被称为湄公河。

美国的这一行动,也迫使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于10月11日至15日对柬埔寨、马来西亚、老挝、泰国进行正式访问,并过境访问新加坡,以期巩固与这些国家的关系。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东南亚项目资深研究员希伯特强调说,美越关系加强是互相需要。随着美中关系的进一步恶化,由于越南的战略位置、增长的实力,越南在美国印太战略中的地位更加重要。

虽然美越越走越近,但是,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与印度和澳大利亚不同,越南只是在用“重度对冲”(heavy hedging) 战略应对中国的威胁,因为越南并没有选择“一边倒”倒向美国,还在谨慎推进与美国的关系。

有报道说,美国希望租用越南的金兰湾军事基地,与越南加强军事合作,但越南还没有答应。金兰湾控扼连接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战略性航道。

2019年11月25日,越南发布了《2019年越南国防白皮书》,强调, “越南主张不参加军事联盟、不联手这个国家反对另一国家、不允许外国在越南建立军事基地或利用越南领土来反对其他国家,在国际关系中不使用武力或以使用武力相威胁。”

比如,今年7月,蓬佩奥对南中国海问题发表立场声明后,越南并没有表现的欢呼雀跃,相反略显暧昧。越南甚至没有提美国的名字。越南外交部发言人说:“越南欢迎各国符合国际法的有关东海(越南对南中国海的称谓)问题的立场。”

另一方面,越南也在维系与中国的关系。 2017年,中越签署了“一带一路”倡议合作备忘录,不过,推进该倡议在越南一直没有取得重大进展。

越南也没有抛弃社会主义的帽子。鉴于此,有中国人认为,与中国维护和平友好的外交关系,始终应当是越南外交优先考虑的议题。 中国民族主义报纸《环球时报》的主编胡锡进甚至建议“越南同志们“利用蓬佩奥访越的机会”好好当面教训他(蓬佩奥)”。

越南“对冲”中国风险的方式不仅仅局限于加强与美国的关系。 近年来,越南也加强了与日本、澳大利亚以及印度的关系。美国是越南第一大贸易伙伴,日本是越南第一大援助国。日本新首相菅义伟首次外出访问将目的地定在了越南和印尼。越南同印度还有着雄心勃勃的共同战略。除此之外,越南还加强了与俄罗斯的关系。

印度尼西亚:对美中同时说“不”

印度尼西亚是蓬佩奥此次南亚和东南亚之行的倒数第二站。在蓬佩奥和印尼外长蕾特诺·马尔苏迪(Retno Marsudi)会晤后的记者会上,蓬佩奥盛赞印尼政府勇敢抵抗中国在南中国海咄咄逼人的行为。

印尼与中国因位于南中国海西南段的纳土纳群岛(Natuna Islands)护渔问题陷入紧张。印尼指控中国多次派遣海警船只护卫渔船在印尼专属经济区捕鱼,而中国则主张其在南中国海的主权与印尼纳土纳海域部分重叠,中国渔民的捕鱼活动“完全合法和合情合理”。

印尼政府在纳吐纳群岛问题上对中国态度强硬,不仅致函联合国秘书长,称中国的主张并不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更派出多艘军舰及军机到该区域捍卫主权。印尼总统佐科今年年初还高调前往大纳土纳岛视察,强调纳土纳群岛及其海域是印尼的领土。

蕾特诺在记者会上也不点名地批评中国在纳土纳群岛海域的行为不合法。不过,她同时强调印尼“独立自由”的外交政策,并表示,印度尼西亚不准备加入华盛顿领导的对付北京的阵营。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东南亚项目资深研究员莫瑞·希伯特(Murray Hiebert)说,印尼可能是东南亚国家中将美中两国同时“拒之于一臂之外”的国家。他认为,印尼有能力这么做,与这个国家的地理位置、规模、以及保持独立的文化有关。

他告诉美国之音: “与其他位于大陆上的东南亚国家相比,印尼的确有几个优势。离中国较远,这是一个。第二,它是迄今为止东南亚最大的国家, GDP几乎是东南亚的一半。印尼是重要的力量,印尼还是20国集团的成员国。可以说是,印尼人用宗教般的狂热来设法避免过分依赖任何一个国家。 ”

这并不是蕾特诺第一次强调印尼在美中之间保持中立。 9月8日,她在接受路透社访问时,就提醒这两个强国:“我们不希望陷入这场对抗。” 她还说,东盟(东南亚国家联盟)需坚定不移地保持中立和团结。

印尼今年曾4次拒绝美国P-8“波塞冬”海上反潜巡逻机在印尼降落和加油的要求。P-8“波塞冬”对于美国密切监视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军事活动至关重要。 但印尼政府同时也拒绝了中国在印尼建立军事基地的主张。

印尼国防部长普拉博沃·苏比安托(Prabowo)在被美国禁止入境20年后,应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的邀请于10月15日-19日访问美国,并与美国讨论了加强双边军事联系和安全合作事宜。但最新的数据又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中国成为印尼的第二大投资国,仅次于新加坡,超过日本。

在努力不卷入美中竞争的同时,与越南一样,印尼也加强了与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的的关系。和越南一样,印尼也是日本新首相菅义伟首次海外出访的目的地之一。

新加坡:致力于平衡的“平衡达人”

说到在美中之间保持平衡,新加坡可谓是东南亚国家中的“平衡术冠军”。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7月28 日在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发表演讲时说,亚洲国家希望同时与美中保持友好的关系。

新加坡的“大国平衡术”可以追溯到前总理李光耀领导时期。李光耀很早就说过,“如果大象之间打起架来,它们脚下的小草就会无端遭殃。”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李光耀一直致力于在美中之间保持平衡。 例如,1990年10月,新加坡才与中国建交,11月便与美国签订军事合作备忘录,向美国提供海空军基地。

美中关系紧张之际,新加坡与美中都保持着比较频繁的交往。虽然这次蓬佩奥没有访问新加坡,但是,8月20日,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专门访问了新加坡。 10月11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再次过境访问新加坡。

8月31日,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和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举行视频会议。在会议结束后,新加坡国防部发表声明强调称,美国保持参与亚洲事务的进程非常必要,新加坡与美国将继续在军事领域紧密合作。

菲律宾:最近对中国有点强硬

菲律宾是美国的盟友,但是,菲律宾现任总统杜特尔特上台后,菲律宾一直刻意保持着与美国的距离,并试图减少对美国的军事依赖程度。杜特尔特不仅在奥巴马任期内发表了“与美国分离”的言论,2020年2月,他还终止1998年与美国签署的《访问部队协定》,依靠这个框架,美国获得了在菲律宾本土上驻扎军队、战机等武器的权力。

另一方面,为了换取中国的投资和支持,在南中国海仲裁裁决后上台的杜特尔特,搁置了对菲律宾有利的判决,表现出明显的和解姿态。

不过,最近菲律宾对中国的态度又有所改变。2020年4月,菲律宾表示,对越南渔船在南中国海被中国船只撞沉事件表示“深切关注”,并表示要与越南团结在一起。

7月,在美国发表南中国海最新立场后,菲律宾国防部长洛伦扎纳(Delfin Lozenzana)表示:菲律宾完全赞同美国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

9月22日,杜特尔特在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说,南中国海仲裁结果已经是国际法的 一部分,菲律宾不会与中国妥协,菲律宾“坚决反对任何削弱它的企图”。

同时,菲律宾也加强了与日本的关系,菲律宾甚至向俄罗斯抛出橄榄枝示好。

马来西亚和泰国:“软制衡”,或“轻度对冲”中国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东南亚项目资深研究员希伯特最近也有一本新书出版,书名为《北京阴影下:东南亚的中国挑战》。在这本书里,他把马来西亚和泰国对北京的战略叫做“软制衡”(soft balancing)。

泰国是美国在东南亚的盟友之一,但是却一直与中国有合作。希伯特认为,在“中泰铁路”的谈判过程中,泰国就展示了对中国的“软制衡”战略。

泰国境内的“中泰铁路”是北京在东南亚打造的“泛亚铁路网“的重要部分,也是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推崇的“一带一路”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10月28日,在历时一年多,30多轮谈判后,两国终于就中泰铁路合作项目一期(曼谷-呵叻段)线上工程签署合同。

希伯特认为泰国人是“风向”大师,非常知道为自己争取利益。他说:“泰国人是大师,他们随风而动,玩转八方。我觉得他们对中国人的态度有所降温。他们在修建铁路问题上的抵抗中国人就很能说明问题。他们给中国人的不是很多。”

《钢铁河流,高铁网络和中国在东南亚的影响力》一书的另外一名作者,马来西亚国立大学战略研究与国际关系系副教授郭清水( Kuik Cheng-Chwee)也认为泰国人熟谙“对冲”战略。

他说:“我们看到泰国人在与中国人就曼谷-廊开铁路(中泰铁路)谈判时,特别把日本人也拉了进来。”

马来西亚与中国同样是南中国海的主权声索国,理论上应该对中国采取强硬的方式, 但是一直以非直接、低调的方式应对北京的威胁。 希伯特认为这是一种“软制衡”。

希伯特说: “他们较少站出来抵制中国。去年和今年,中国对马来西亚的船只骚扰了几个月,他们也没有告诉媒体,他们什么也没说。他们的确与美国进行过军事演习,但是他们在经济上非常依赖中国,他们参加了好几个‘一带一路’项目。他们很少说任何批评中国的话。尽管他们也与美国进行军事合作,但与美国的态度却比较冷淡。”

今年4月份,中国的“海洋地质八号”靠近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运营的一艘勘探船,美国派出三艘军舰介入“执行任务”,澳大利亚一艘军舰后来也加入其中。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指责中国利用疫情时机“胁迫南中国海邻国“,但是,马来西亚外交部长希沙姆丁表示,南中国海的任何争议都应该通过和平方式解决。

不过,马来西亚2020年对外发布的首份国防白皮书以“占领”及“军事化”,“ 激进行动”来描述中国近年来在南中国海的活动。

10 月10日,马来西亚海警在该国柔佛州附近水域扣留了6艘中国渔船和船上的60名渔民,原因是未能提供在马来西亚水域捕捞的许可文件。

马来西亚国立大学的郭清水最近在自己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许多马来西亚人认为, 像中国这样远在数千公里之外的泱泱大国,却主张对距离马来西亚海岸线仅仅几十海里的珊瑚礁和环礁拥有主权,岂有此理。不断出现在马来西亚海域的中国船只是对马来西亚长期对华友好政策的背叛。

柬埔寨、老挝、缅甸:与“大象”讨价还价的“小蚂蚁”

柬埔寨和老挝一直被认为是中国的铁杆的“追随者”。两国都和中国签署了“建设命运共同体备忘录” ,两国长期与中国的亲密关系导致一些人认为它们是中国在东盟的代理人。

新加坡退休外交官比拉哈里(Bilahari Kausikan)10月23日在东盟网络研讨会上表示,南中国海争议中老挝与柬埔寨面对中国的态度将左右东盟的发展,认为必须“适度考虑”踢除两国。

中国外长王毅10月12日访问柬埔寨期间,双方还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这也是柬埔寨对外签署的首份自贸协定。但是,即使是柬埔寨,也参加了美国的湄公河-美国伙伴关系。

曼谷朱拉隆功大学(University of Chulalongkorn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提塔南•蓬苏迪拉克(Thitinan Pongsudhirak)曾告诉美国之音说,这五个湄公河国家希望避免过度依赖中国援助,特别是中国通过控制河流上游的水坝会使处于下游的东南亚国家土地干涸。他说,“美国提供的是一种抵消、制衡的力量。”他说,这些国家中没有任何一国希望被中国控制。

弱小的老挝,在与中国有关高铁的谈判中也曾赢得过胜利。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希伯特说:“他们与中国进行了长达五年的谈判,使得中国人削减了利率,减少了对他们的要求,对高铁两边的土地使用的多少,老挝人也有决定权。”

缅甸的皎漂港口是中缅经济走廊(CMEC)的中心项目,中缅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的一大重要环节。为了避免陷入债务陷阱,缅甸政府已经缩小了深水港项目投资规模,将成本从原来的72亿美元削减至13亿美元。

文莱是南中国海的一个主权声索国,但是,一直以来与中国关系亲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