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雷特宣誓就职大法官如何改变美国

当晚,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在白宫举行的仪式上主持宣誓,巴雷特宣誓就职。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名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进入最高法院的决定并不太出人意料。

巴雷特长期担任学术职务,是一名上诉法院法官,育有七名子女,一直是最高法院席位的热门人选。

作为现任总统,特朗普有权选择提名人选。据报道特朗普曾说过,他一直在为这一时刻“留着她”——在年长的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去世后,固定成员为九名大法官的最高法院出现了一个空缺。

特朗普只花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便迅速将48岁的保守派法官巴雷特送上提名流程,如今她已经在一个参议院委员会面前完成了四天的确认听证会。

美国国会参议院星期一(10月26日)晚以52票对48票批准联邦上诉法院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出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随后不久,巴雷特在白宫宣誓就职。

来自缅因州的共和党参议员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加入了参议院全体民主党成员一边,对确认巴雷特出任大法官投了反对票。科林斯说,她不投支持票是因为下星期就要选举总统了。

根据美联社的报道,至少150年来,还没有任何一位最高法院大法官在记名的表决期间在没有得到任何少数党成员的支持下获得确认。

在特朗普总统注视下,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托马斯主持宣誓仪式,巴雷特宣誓就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2020年10月26日)

这是特朗普在大选前让最高法院整体倾向继续向右倾斜的一次机会。大选后,特朗普或许会失去权力。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乔纳森·特雷(Jonathan Turley)认为,由巴雷特法官在持枪权和移民案件上的记录来判断,金斯伯格过去投票有多左,巴雷特在最高法院的投票就将会有多右。

“在最高法院历史中,金斯伯格是最有一致性的自由派投票记录拥有者之一,巴雷特也有着同样的一致性和承诺,”他表示。

“与一些提名人选不同,她不是正在成型中的法官。她是一个最后‘可交付’保守派选票的人。”

而最高法院保守派占多数的局面和她手中的一票,可以对接下来的几十年起到影响,尤其是在堕胎权和“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也称为‘奥巴马医改’)等争议较大的议题上。

巴雷特法官在堕胎及同性婚姻方面的法学意见与言论让她收到了宗教右派的欢迎,但也遭到了自由主义者的强烈反对。

但作为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她多次强调,她的信仰并不会影响工作。

巴雷特法官与她的丈夫杰西(Jesse)居住在印尼安纳州南本德市(South Bend)。她的丈夫此前是一名联邦检察官,目前在一间私人公司工作。他们夫妻二人有七名子女,其中两名领养自海地(Haiti)。她自己还是七名兄弟姐妹中年龄最大的。

巴雷特以才思敏捷著称,曾就读于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法学院,以年级第一的成绩毕业,并曾经担任已故大法官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的法官助理。她曾评价斯卡利亚为当时最高法院中“最坚定的保守派”。

与她的导师斯卡利亚一样,巴雷特也是一名原旨主义者(originalist)。原旨主义认为,法官在解释宪法中的词句时需要以原作者们创立宪法时的原意出发。

许多自由主义者反对这种严格的方式,他们称必须要有与时俱进的空间。

民主党人争辩说,选择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决定应当由总统选举的胜者做出。民主党人说,2016年初,在那个选举年,共和党人在最高法院空缺席位的问题上就采取了这样的立场。当时,民主党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提名联邦上诉法院法官梅里克·加兰(Merrick Garland)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但共和党人拒绝考虑。

星期日,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在推动巴雷特的提名时说:“参议院正在做正确的事情。我们正在把这项提名向前推进。”

美联社报道说,来自马萨诸塞州的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称这次表决“非法”,是“一个绝望党派的最后挣扎”。

参议院通过巴雷特的任命案时,巴雷特在参议院起立宣誓

在参议院听证会期间,巴雷特试图淡化外界对她拥有党派或个人观点的说法,她表示:“法官必须根据法律被书面写下的形式,而不是以法官希望法律被书写的形式运用法律。”

巴雷特法官同时还表示,“政策决定和价值观上的判断”应该由选举产生的政客们作出,而非最高法院的法官们。

但几乎没有民主党或共和党人相信,她在最高法院除了是一名一贯的保守派成员外会做更多。

围绕最高法院的较量

在巴雷特法官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她都在圣母大学母校圣母大学担任教授,她还多次被选为年度教授。她的学生戴恩·卡萨瓦(Deion Kathawa)今年稍早时间上了她的一门课,戴恩向BBC表示,巴雷特受学生欢迎,因为她让所有人都参与讨论。他认为,巴雷特“让气氛和谐、文明、思想公正、才思敏捷,且致力于我们宪法所保护的法治精神”。

田纳西州孟菲斯罗德学院名人堂悬挂的最高法院提名人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的照片(右)。

而她的另一名学生向新闻网站WBEZ表示,“我感觉有些矛盾,因为……她是一名很好的教授。她从不在课堂上讨论政治……但我完全不认同她的意识形态。我不认为她会对这个国家和最高法院带来好处。”

2017年,巴雷特获得特朗普提名出任上诉法院法官,在位于芝加哥的第七巡回法院工作。她定期在法院与家之间通勤,这需要花费超过一个半小时时间。她的一名朋友曾向《南本德论坛报》(South Bend Tribune)透露,巴雷特习惯早起,通常在4点到5点之间起床。“这是真的,”圣母大学教授保罗·卡罗扎(Paolo Carozza)表示,“我在那之后不久便会在健身房看到她。”

卡罗扎教授见证了巴雷特法官从学生走向老师再走向首席法官的一路历程,对她评价积极。“这个圈子又小联系又紧密,所以我在社交上也认识她。她是一个普通人,热情,善良。”

卡罗扎本身也有宗教信仰,他认为质疑一名候选人他们的信仰是否会干预工作是合理的做法。“但她已经强硬地回答了那些问题……我担心她现在已经沦为一个意识形态上的被嘲讽的对象,这让我感到痛苦,因为我知道她是一个多么多彩且体贴的人。”

在巴雷特上诉法庭法官的确认听证会上,她曾与参议员黛安·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有过一次争议极大的对话,范斯坦当时表示担忧,担心她的信仰可能影响她对法律的看法。“教条在你内心喧嚣,”范斯坦以指控的语气表示。挑衅的的天主教徒们之后将这句话的英文“The dogma lives loudly within you”以玩笑的语气印在马克杯上。

巴雷特法官曾在许多场合为自己辩护。“我需要强调,我个人的教会所属或者我的宗教信仰并不会影响我履行作为法官的职责,”她曾经表示。

然而她与一个保守派基督教信仰团体“赞美的子民”(People of Praise)的关系被美国媒体讨论诸多。LGBT群体发现这个团体网络中的学校指出,性关系只应该在异性恋已婚情侣之间发生。

LGBTQ发声团体“人权战线”(Human Rights Campaign)对巴雷特的确认表示强烈反对,称她为“对LGBTQ权利的绝对威胁”。

主张人工流产为合法的古特马赫研究所(Guttmacher Institute)拒绝就巴雷特法官单独进行评论,但他们表示,任命任何新的保守派最高法院大法官都会“对性与生育健康及权利带来毁灭性的破坏”。

最高法院大法官是一个终身职位,为了得到这一席位,巴雷特法官仍需通过艰难的确认听证会,民主党参议员们会采取强硬立场,提出许多他们选民的担忧。

特雷教授认为,从巴雷特在充满敌意的上诉法院法官听证会上表现出的“文明而坚定的态度”来看,她得到这一席位没有任何悬念。

“她表现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镇定和控制能力……她(上诉法院)的确认听证会是最高法院听证会的一次演练。她早已是大型比赛的玩家了。”

巴雷特有可能审议与特朗普有关的选举纠纷,不过,她是否会因为自己是特朗普提名的人选而回避,目前还不清楚。两星期前,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确认听证会上,巴雷特被问到是否会回避有关延长选民邮寄选票的最后期限以及其它两党争议问题的法庭听证,她拒绝回答。

巴雷特几乎肯定会参加11月10日最高法院有关是否废除美国《平价医疗法》的新诉讼的听证。特朗普试图推翻这部法律。

这部法案在前总统奥巴马推动下于2010年通过,俗称“奥巴马医保”。这项法案帮助为数百万美国人提供医疗保险。目前,在美国新冠病毒病例激增之际,“奥巴马医保”的存废是很多人所关注的问题。

长期以来,共和党人争辩说,“奥巴马医保”让纳税人花太多的钱,让政府对医疗有太多的控制。2017年,共和党人主控的国会废除了这部法律中要求有支付能力者必须购买医疗保险的条款。共和党人如今希望最高法院宣布整部法律无效。他们说,没有了那项强制购买医疗保险的关键条款,法案的其余部分就站不住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