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伞餐厅”被人泼鸡粪 台警速抓嫌犯

台北市警方10小时抓获莫姓男子供称收款新台币一万五泼粪(约3400人民币),并供出3共犯。(台北市警察局提供)

(中华时报/华闻社台北讯)香港律师黄国桐在台北设立、提供港人工作维生的“保护伞餐厅”10月16日惊传被人泼鸡粪之后,台北市警方十小时逮获莫姓男子,他供称收款新台币一万五千元(约人民币三千四百元人民币)泼粪,并供出三名共犯。台北地院对四人裁准羁押禁见,并追查幕后主使者。台警政署下令对全台91家黄店加强巡逻保护,在台港生希望揪出幕后黑手,有人呼吁台政府应拿出魄力保护在台港人

台北市警方在十小时内,逮获入侵“保护伞”餐厅内泼鸡粪等污秽物的莫姓嫌犯。莫嫌供称“吃坏肚子”才下手。警方发现莫嫌手机内有两张犯案前一天到店内消费的照片,莫男花两百一十元新台币,点了麻婆豆腐饭和冻柠水,莫男还拍下他点的餐盘疑似有“蟑螂脚”,检警怀疑莫男自带蟑螂脚到店内消费,借此制造纠纷,为之后泼污做借口。

泼粪莫嫌前一天去保护伞用餐拍照,检警怀疑他自备蟑螂脚栽赃店家。(警方提供)

检警调查,莫男泼污前,身穿黑色戴帽衫、戴着口罩,泼污后逃逸到附近巷弄丢弃装鸡粪的水桶,搭车途中再将犯案衣物丢入基隆河内,甚至到自家附近诊所挂号看病,向医师声称吃到脏东西肚子不舒服。

警方循线逮获莫嫌,莫嫌坦承收了1万5千元新台币泼粪(约3400人民币),并供出江姓、李姓男子,他们当天在保护伞点餐,监控他泼污。李男的弟弟则在店外把风。三名共犯以为莫嫌可获交保,在台北地检署外徘徊,被早就有警觉的警方一举送办。

台北市警察局长陈嘉昌18日受访被问到三名共犯是否有帮派背景时表示:“有没有帮派不排除,要经深入侦讯才能了解清楚。”

至于犯嫌为何要对保护伞泼粪?陈嘉昌说:“目前犯嫌说因为到餐厅发生不愉快,我们对此说词不予采信。”

陈嘉昌证实关切层级拉高,警政署和有关单位指示对此公然恶劣手段全力侦办。

全案目前朝向涉嫌毁弃损坏、公然侮辱罪、恐吓、妨害自由、伤害等罪名,移请台北地方检察署侦办,并持续向上溯源追查幕后有无指使者。除莫嫌已羁押禁见,检察官对3名共犯审讯后也申请羁押禁见,台北地院19日凌晨裁准3嫌羁押禁见。

内政部警政署也发新闻稿表示,将深入调查是否有幕后教唆及犯案动机,一定会锲而不舍,查明真相。另针对全台91处类似店铺、场所,警政署已通令全台各警察机关加强巡逻保护。如果发生任何不法行为,警方绝对会依法彻查。

保护伞脸书17日公布,遭蓄意破坏,员工眼中进入污物,延医求治。另外,大部分厨房设备被汚染,需更换,重新安装,需要停业约一星期。保护伞脸书声明强调,“自4月开业以来,我们的商店一直严格遵守所有法律:而且从未收到当局的任何抱怨或指示。行为人故意用不可言的诽谤言论是最恶心的,在这条艰难的抗议道路上能够与你们一起工作并受其启发,是我们的荣幸!!!”

保护伞脸书附上员工赴眼科就医的验伤单。该则贴文收到数百名台湾网民留言谴责暴力,向香港友人道歉,鼓励不向恶势力低头,会再上门支持,还有人在店外放上黄色花束致意、鼓励加油。

香港人在台湾受威胁不只这一起,过去曾有支持港独的陈浩天在台遭统派人士泼水;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赴台时险被白狼儿子张玮等人“暴力接机”;在台港生在连侬墙事件遭陆生攻击;香港歌手何韵诗抵台声援反送中游行,遭统派指使人泼红漆;流亡台湾的前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林荣基在台湾开店前夕,遭统派指使人泼红漆警告。

在台港生张生19日接受采访提到,“无论泼大便、泼鸡血、直接找黑帮、黑店去破坏黄店,在香港这种雕虫小技、低级作法,肯定是对面立场的人做的,就是要破坏黄店经济圈在香港盛行。香港警察不会理会,店家不会得到公平对待, 相信在台湾情况完全不一样。”

张生说,台湾警方十小时抓到人,比香港效率好很多,香港没法比。张生认为,绝不会是消费纠纷,也不是单一餐厅被破坏的问题,“没有办法查到藏镜人(的话),在台湾,打压香港人的活动只会愈猖狂,我作为香港人是非常担心的。”

香港时事评论员桑普接受采访提出诸多疑点。他说,如果是消费纠纷,为什么不报警?不循民事索赔?连到餐厅去骂人都没有,却做出这么似有“深仇大恨”的举动?和店家也没有潜在纠纷,这与常理不合。

有人注意到:“10月18日香港《文汇报》就刊出所谓重磅文章批评保护伞(餐厅),指任何人资助保护伞,甚至捐款、光顾都属于违反国安法。”有人认为,这个好像一套剧本在那边上映,这事件可能只是一个开端,而不是一个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