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看美国副总统候选人辩论?

中华时报/华闻社驻北美 记者曾国龙  发自华盛顿

概要

  1. 民主党的贺锦丽如果入主白宫,将会是首位女性黑人亚美混血儿副总统。
  2. 共和党的彭斯被视为特朗普重要副手,在保守派中支持度甚高。
  3. 特朗普确诊新冠肺炎令这场辩论重点仍然会是美国疫情。
  4. 由于疫情关系,两个候选人之间会有一块有机玻璃屏障减低病毒传播风险。两人此前的新冠测试为阴性。
  5. 美国大选举将于今年11月3日举行,两名总统候选人在10月15日和22日会再次举行辩论,但特朗普的病情令辩论或有变数。

副总统候选人辩论很少可以撼动选举结果。贺锦丽和彭斯周三晚的面对面交锋似乎也是如此。

两个候选人都有表现强势的时刻,90分钟内各有少许差错,但整体来说,差别不大。

如果这是一场显示民主共和两党未来的实力,那真正的火花要等到几年之后。

一个没有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辩论,对民主党来说可能是好事,民调显示拜登阵营仍然胜过特朗普阵营。

一场竞选活动重要一环结束,距离大选之日又近一步。

一如所料,新冠疫情是辩论重点,彭斯早有准备,指责拜登阵营的抗疫计划只是抄袭特朗普政府所做的事情。

令人意外的是,双方均没有花很多时间谈及白宫成为感染群组,哈里斯并没有完全利用这个明显可作攻击的论述。

对好多人来说,这场辩论亦显示了美国政治的现状和未来,两人可能4年之后,会总统候选人的身份对迭。

贺锦丽的印度血统有助选情吗?

印度人对哈里斯是否合适的副手人选反应不一。

印度总理莫迪的支持者就特别纠结,部分原因是贺锦丽曾经批评莫迪重夺克什米尔控制权的举措,也批评过莫迪拒绝让其外长接见一些对此政策有批评的议员。

传统上,印度裔美国人倾向投票给民主党,因为民主党对移民持较友好的态度。但与此同时,特朗普总统被视为印度及莫迪的朋友。

贺锦丽在这两极的时代能够吸纳多少印裔美国选民的票,将会是有趣的观察。

美国大选2020:中国、俄罗斯与伊朗各自希望谁赢?

伴随11月的美国大选投票日日益临近,这些问题一直盘旋在美国各情报机构人员的脑中。今年8月,美国国家反情报与安全中心(NCSC)主任伊凡尼纳(William Evanina)曾发表声明警告称,外国势力会使用“隐蔽和公开的影响措施”以达到试图左右美国选民的目的,并直接点名俄罗斯、中国与伊朗三个国家。在美国情报机关看来,这三个国家不应放在一起分析,因为每个国家能力不同,且各自有自己的目标。在距离2020年美国大选到来一个月之际,美国的选民们应该知道哪些信息呢?

美国媒体如何看辩论?

《纽约时报》以“病毒成为彭斯和贺锦丽辩论的焦点”为题报道。该报指出,这次辩论比上次要文明得多(包括彭斯指出贺锦丽的提名具有“历史性意义”)。但辩论中也有“尖锐”交锋。该报认为,贺锦丽在新冠病毒议题上与彭斯展开攻防战。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类似,该报说“彭斯和贺锦丽在副总统辩论中对抗冠状病毒之冲突”。该报强调了贺锦丽在病毒大流行上对彭斯的攻击,以及彭斯认为拜登-贺锦丽政府的观点过于自由。

《华盛顿邮报》以“彭斯、贺锦丽通过有机玻璃屏障发起贸易攻击”为题,聚焦于两人对彼此的批评,以及彭斯回避问题的做法。该报另一篇分析文章将医疗保健问题列为关键问题,指出彭斯在疫情问题上避而远之,而哈贺锦丽则提出了一项医疗保健计划。

福克斯新闻(Fox News)形容辩论“文明但激烈”,突出了关于最高法院、税收以及新冠病毒的讨论。福克斯还聚焦贺锦丽回避最高法院相关问题。

政客们发表了可预见的赞扬和评论

我们来看看一些重要美国政客如何评价今晚的辩论。(暗示:他们都说自己一方的党派赢了。)

本周早些时候,共和党主席罗娜·麦克丹尼尔斯(Ronna McDaniels)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这并不意外。辩论结束几秒钟后,她在推特上写道:“彭斯赢了!!”

马萨诸塞州国会议员阿娅娜·普莱斯利(Ayanna Pressley)是与特朗普发生过冲突的年轻民主党女性代表,她用了一个体育修辞语来形容彭斯闪烁其词的回答。

纽约国会议员亚历山德里亚·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也是普莱斯利这一派,他指责彭斯只用昵称AOC来指代她。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Marco Rubio)在推特上发了一张中国领导人鼓掌的动图,称哈里斯得到了北京的积极回应。

维吉尼亚州参议员蒂姆·凯恩(Tim Kaine)也做出了评判。四年前,他曾作为希拉里·克林顿的竞选伙伴与彭斯展开辩论。

“今晚,卡玛拉清楚地列出了摆在台面的证据,表明特朗普政府完全辜负了美国人民,”他说,他已经把选票投给了拜登。

中国切断美国副总统辩论直播

加拿大媒体《环球邮报》的驻北京记者万德山(Nathan VanderKlippe)在推特上说,他在中国收看CNN电视台的辩论直播时发现,中国当局在彭斯回答关于中国问题时,切断了直播。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信号异常,马上回来”的字样。

彭斯当时说,中国应为新冠疫情负责,并抨击拜登从未发起对华贸易战、拜登一直是“共产中国的啦啦队员”。

当贺锦丽回答该问题时,直播画面恢复了正常。

辩论的礼仪

上周总统辩论,大家仍然记得双方的语调和风度:特朗普持续插咀、拜登发脾气。两名相隔玻璃而坐的副手候选人明显记得这一点。

彭斯一贯的冷静和有条不紊持续对特朗普的火爆持续形成对比,有些时候,他也打断对手的话,但贺锦丽有所准备。

“副总统先生,我在说话,”贺锦丽在其中一次被打断的时候说,“如果你不介意让我把话说完,我们可以有对话。”

对彭斯来说,一个白人男子打断首位黑人女性副总统候选人,是一个不安的时刻,对较温和的中西部选民来说,这可能被视为无礼。

彭斯无所顾忌地向主持人苏珊‧佩奇施压,但女性显然地反对特朗普和彭斯的配搭,彭斯多出来的说话时间可能要付出代价。

民主党策略专家:这次投票是对特朗普的公投

在目前的民调中,拜登明显领先。

当被问及我们是否可以就此预测拜登会赢时,民主党策略专家玛丽·玛什(Mary Anne Marsh)表示:“唐纳德·特朗普坐在白宫里,一切皆有可能!”

她表示,我们目前倒计时还剩26天,“可能还会有两场辩论”,这场选举将是一场关于特朗普的公投,只有在发生基础性且戏剧性改变的情况下,才能改变目前这个走向和局面。

在大多数民调中,拜登支持率超过50%。玛什指出,当年无论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都没有做到这一点。

下图为特朗普与拜登在过去14天内多个民调中的支持率,蓝色线为拜登,红色线为特朗普。

候选人伴侣登台致意,戴口罩了吗?

辩论结束后,候选人的伴侣上台向观众致意是传统安排。

观众注意到,贺锦丽的丈夫任德龙(Douglas Emhoff)上台时戴了口罩,而“第二夫人”卡伦·彭斯则没有佩戴口罩。

辩论统计数字

从辩论的多项统计数字来看,两人势均力敌。

根据CBS电视台统计,彭斯在辩论中的发言时间比哈里斯多三分钟,两人分别发言38、35分钟。

彭斯与贺锦丽分别得到12、11个提问。两人都驳斥对方9次。

意料之外的辩论主角

辩论期间,一只苍蝇停在了副总统彭斯的头上长达数分钟,黑色苍蝇在他的一头银发上显得特别显眼。

这一意想不到的展开让社交媒体陷入疯狂,许多人转发电视直播照片。

目前已经有42万3千条推文与“那只苍蝇”有关,而拜登阵营也试图在这上面“沾一点光”。他发表推特说:“捐款5美元,帮助这个竞选飞起来。”在英文中,fly意为“飞”,也有“苍蝇”的意思。

推文搭配的图片中显示,这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手拿苍蝇拍,这则推文在10分钟内获得超过20万次赞好,轻松成为了这场辩论中最有影响力的社交媒体贴文。

玩笑话越开越多,推特上还出现了一个名为“彭斯头上的苍蝇”的玩笑用户。

知名的韦氏字典(Merriam-Webster Dictionary)表示,“fly”这个单词成为其网站上的搜索热词。

你可能会好奇,他们怎么会这么快就准备好这张图片,其实这不是新拍的。拜登团队在去年已经张贴过这张图片多次,通常的配文是“特朗普最近真的烦到我了”。

皮尤调查特朗普更有信心?

贺锦丽在辩论中说,根据皮尤研究中心调查,多个国家的民众现在对习近平的尊重程度,更甚于特朗普。

严格来说,她没有说错,但事实上各国对习近平和特朗普的信心也不大。

皮尤研究中心近期在13个国家做的研究,问受访者对美国、中国、英国、俄罗斯、法国和德国领袖在处理国际事务上的信心。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首相约翰逊排行首三位,默克尔所得信任比率最高,达76%。

特朗普在六个领袖中排名最低,83%的人表示对他没有信心,而习近平则比特朗普优胜少许,但都有78%的人对他没有信心。

敌意更少的一场辩论

两位候选人离开舞台,帷幕落下,2020年的唯一一场副总统候选人辩论宣告结束。

与上周他们的两位主将的针锋相对相比,这场辩论的恶意明显减少,但也不是没有相互打断。

根据CBS的统计,彭斯今晚共打断哈里斯10次,而哈里斯打断彭斯5次。

“躲避问题”是贯穿今晚副总统辩论的现象。

副总统彭斯与民主党挑战者贺锦丽都没有正面回应大部分问题。

贺锦丽拒绝回答,她与拜登如果胜选,是否会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席位。过程中,彭斯多次指出她回避问题。

然而,彭斯的回答也天马行空,被问到医保问题时,他聊起了最高法院席位;被问到中国的时候,他大谈北美自由贸易协议。

值得留意的是,彭斯没有承诺如果拜选,是否会确保一个和平的权力过渡。

“首当其冲的是,我认为我们会赢得这场选举,”他说。

在关于中国的问题上,两人都没有正面回答他们如何定义中美关系。中美是竞争对手(competitors)、敌手(adversaries)还是敌人(enemies)?

这个关键问题不仅是美国对华政策的基石,还将塑造未来世界的秩序。但今晚,我们没从两位美国未来政治领袖那里得到他们的答案。

美国外交人士和记者如何观察辩论现场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Richard Haass)说:“与上一场辩论相比,这次好的一方面是,强调外交政策。我们选举的是下一任总统,而不是市长。世界上发生的一切都会影响我们,而我们所做的和不做的事情也会影响整个世界。”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记者丹尼尔·戴尔(Daniel Dale)一直在事实核查候选人的话。他说:“彭斯错误地声称特朗普暂停了所有从中国来的旅行”。

特朗普施加了部分旅行限制,对公民、永久居民和许多家庭成员实行了多项豁免。实际上,从中国出发的航班并未暂停。”

彭斯重申反堕胎立场

特朗普在2016年选择虔诚基督徒彭斯做副手,很明显就是想讨好反堕胎的选民。这是美国甚具争议的议题。

特朗普政府透过不同方法希望促成禁止堕胎,在他的任期,特朗普倾向任命保守派人士担任美国法官,包括近期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

反堕胎倡议者和共和党议员不断提出法律挑战,希望推翻原有的堕胎保障法例。特朗普和彭斯是首位以总统和副总统身份亲身参与反堕胎游行的人。特朗普政府亦有意削减家庭计划资助以及免费生育管制。

民主党的拜登阵营认为,有需要继续保障堕胎合法,认为这是女性的选择权。

在副总统候选人辩论中,彭斯说自己是支持生命(Pro-life)的人,不会就此感到歉意,他认为,拜登和贺锦丽支持用纳税人的钱去支援堕胎,而且包括婴儿出生前的晚期堕胎,他不会假设新任最高法院大法官会有什么裁决,但他会继续对生命的权利持坚定的立场。

贺锦丽则指,堕胎与否是选择的问题,她一直争取女性拥有对自己身体的抉择权,“这应该是女性自己的决定,而不是由特朗普和彭斯决定”。

如果特朗普拒绝和平移交权力,拜登-哈里斯会怎么做?

辩论的最后一个主题是选举本身。

主持人苏珊·佩奇称,特朗普多次拒绝承诺和平移交权力。她问哈里斯,如果特朗普不愿自己走开,她和拜登会怎么做?

哈里斯回答称,她和拜登已经建立起一个广泛的支持者同盟。

“投票!拜托!请尽早投票!制定一个投票的计划……在接下来的27天期间,我们将尽力而为,”她说,以改变未来的四年。

贺锦丽还指责特朗普称,他试图在上周的总统辩论中打压选民手中的选票。

苍蝇乱入辩论

一只苍蝇停在副总统彭斯的头上,长达数分钟。而彭斯本人显然并不知情。

这意想不到的插曲在推特上引起了极大关注。

处于近年最低点的中美关系

今年以来,因贸易战而摩擦不断的中美关系因为新冠疫情继续急转直下,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关系目前处于数十年来的最低点。

辩论主持人不易当

“苏珊”现在是社交媒体推特上的热词,在美国地区谈论热度排名第二。

观众大多对主持人苏珊·佩奇不满,认为她未能敦促两名候选人正面回答提问、并且未能让候选人停止发言。她是一名资深白宫记者、《今日美国》的华盛顿分社社长,曾报道11届总统大选。

佩奇多次说“谢谢”,试图控制超时发言的候选人,但大多未能奏效。

首场总统辩论之后,就有许多人感叹,美国大选辩论主持人可能是世界上最痛苦的工作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