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初相见

作者:朱先贵  

匆匆的行色,穿越春夏秋冬的风景,掠过三百六十五个站台,随着南飞的大雁落入苍茫的世界。

握着用太阳铸就力量,行走在人生的轨道。漫长遥远的旅途:有崎岖蜿蜒的山路,也有鲜花遍野的美景;有艰险的悬崖峭壁,也有罕见的人间奇观。

夜听风雨,晓看天色。两行文字担日月 ,一双茧手著春秋。

人行途中:

——路过春天:“春风闲来梳金丝, 看伊人丰姿。 谁说不是杨柳枝?却恰是。曼曼妙妙犹不是。 君也回眸, 伊也凝视。 窘态不可知。”(钟毓散人)

——别过盛夏:“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 杨万里)

——来到中秋:“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中秋月》苏轼)

——走进寒冬:“浩汗霜风刮天地,温泉火井无生意。泽国龙蛇冻不伸,南山瘦柏消残翠。”(《冬夕》岑参)

四季皆有景,风光各不同。此去经年,满目沧桑。冷冷清清,寻寻觅觅,下一站又趋于何处?

朔风乍起,寒潮逆流。赤裸的迷茫无处遮掩,孤独、困顿、无奈和忧愁的纠结处在十字路口,耽耽想象,四下无助,一片茫然。正愁余,姗姗来迟,你却不迟,在人生落寞的季节,那一刻我遇到了你,目光短接,你端庄和慈祥的容貌超出了想象:两弯新月挑秋水,一双巧手织纤罗。樱桃微张口难开,窈窕身姿胜嫦娥。我梦中的女郎,你是阴霾中寻求的渴望。

目光的短接,你似乎读懂了孱弱的心思,用爱抚扶起被被孤独和无援剥夺的尊严。那一刻,是你用纯情融化了心底的积雪;那一刻,是你用微笑洒下久违的阳光;那一刻,是你用潮湿的温柔催生了干枯的萌芽;那一刻,是你的睿智点燃心里的明灯;那一刻,生命在温暖中苏醒;那一刻,生命在涅槃中复活。

时间并没有因为我们而停留,你匆匆地来,正如你匆匆地走。下一站你去向何方?我又奔往何处?我们还能再次地相逢吗?

我拉了拉你的手,哪知道两条平行的轨道有了距离,一条向东,一条向西。你挥了挥手背着脸去作别:

人生若只初相见,又既在恩恩怨怨?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作者简介:

朱先贵:中国散文诗主席团委员。国际华语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诗词协会常务理事。先后在《诗刊》、《人民日报.海外版》、《菲律宾商报》、德国《欧华导报》、泰国《中华日报》、《中国文艺家》、《诗潮》、《散文选刊》、《散文诗》、《微型小说选刊》、《通俗小说报》、《短小说》、《文化艺术报》、《中华文学》、《大众文艺》、《参花》、《中国散文家》、《西部散文家》、《中国诗界》、《中外文艺》、《华夏散文》、《江河文学》、《精短小说》、《幸福家庭》、《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当代诗词名家作品选集》、《中国散文诗年选》、《2012中国中短篇小说经典》、《中国散文大系》、《百年散文名家》、等海内外报刊和选本发表小说、散文、诗歌各类体裁文章160多万字。传入《中国小说家大辞典》、《中国国学大辞典》、《中外当代文学艺术家大辞典》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