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提名巴雷特出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

美国总统特朗普26日在白宫提名联邦上诉法院法官巴雷特(右)出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

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名联邦上诉法院法官巴雷特出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以填补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留下的空缺。

特朗普总统星期六(9月26日)下午在白宫玫瑰园举行的仪式上宣布了这项提名。他称赞联邦上诉法院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是“一位拥有卓越智力和品格的女性”,表示他在做出这个选择之前仔细研究了巴雷特的经历。

特朗普对站在身边的巴雷特说,“我寻找,我进行了研究,你十分突出地符合条件。”

特朗普并说,“这是我在大法官戈萨奇( Gorsuch)和大法官卡瓦诺(Kavanaugh)之后进行的第三次此类提名,的确是一个非常自豪的时刻。”特朗普敦促参议院迅速审议他的提名,“避免进行个人和党派攻击。”

法官巴雷特在接受提名时对去世的金斯伯格大法官表示称赞。她说,“我如果被确认,我将记着谁在我之前。美国国旗依然下半旗纪念金斯伯格大法官,纪念一个伟大美国人的生命终结。金斯伯格大法官职业生涯开始时,法律职业不欢迎女性,可是她不但打破了天花板,还砸碎了它们。”

巴雷特2017年被特朗普总统提名担任芝加哥美国第七上诉巡回法庭的法官。她在20多年前担任联邦最高法院已故大法官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的书记助理。巴雷特就此指出,“我学到的功课依然在回荡。他(斯卡利亞)的司法哲学也是我的。一名法官必须按照法律的文字内容来应用法律。法官不是政策制定人,必须坚决搁置任何可能持有的政策观点。”

联邦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星期六发表声明说,“特朗普总统做出了最佳的决定。艾米·康尼·巴雷特法官是位非凡优秀的法学家,也是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极为胜任的被提名人。”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声明中批评巴雷特法官“有不同意美国最高法院维持‘平价医疗法案’决定的书面跟踪记录”,可能帮助推翻最高法院的这项裁决。

众院议长佩洛西也在声明中说,“如果这位被提名人得到确认,数百万家庭的健保将在已经影响700万美国人并在我国导致20万人死亡的全球大流行疫情期间被除去。”

美国大选: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的政治原则与权力争斗

美国总统特朗普坚持在大选前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为大选后可能的司法争夺做准备。民主党担心特朗普会否认选举结果。各方对2000年总统选举后的司法纠纷记忆犹新。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早前逝世,她的遗体目前放在最高法院大楼外,供民众吊唁。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到访法院大楼致意,却被一些民众喝倒采,声言要用选票把他赶出白宫。

美国总统特朗普坚持在大选前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为大选后可能的司法争夺做准备。民主党担心特朗普会否认选举结果。各方对2000年总统选举后的司法纠纷记忆犹新。

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表示希望填补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去世后留下的最高法院法官空缺。特朗普还说,2020年选举结果可能要由最高法院裁决,所以,任命新法官很重要。

周三(9月23日)特朗普在白宫同共和党的州检察长举行讨论时对记者说,“我认为(总统大选)会由最高法院裁决。我认为需要9个最高法官,这很重要。”在谈到最高法官任命时机时,特朗普对记者说,“最好在选举前”、将会“很快”进行。

与此同时,共和党人已经保证有足够多票数在参议院通过特朗普最高法院法官的提名。犹他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罗姆尼说,已经有了所需的51票通过接替上周五去世的大法官金斯伯格的人选提名。

美国著名政治评论员罗纳德•布朗斯坦在CNN撰文指出,两党关于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后留下的最高法院空缺相争不下,其实触及了美国的多数制问题。

因为,如果特朗普选中的候选人在他第一任期最后几个月内获得批准,新的大法官仅代表了少数民意。特朗普是凭少数票当选的总统,他在上届大选中得到的绝对选票数比其民主党对手要少300万。

布朗斯坦还说,共和党参议院中多数代表的选票也比参院中的民主党议员少1400万。

在2000年大选中,小布什也是凭借少数票当选。如果这次特朗普的大法官提名被通过,那么他和小布什提名的大法官将占美国最高法院9个大法官中的5位。也就是说,最高法院多数大法官都是由少数票当选的总统任命的。

美国《政治人》杂志的民调显示,大多数美国选民认为应该由11月总统大选的获胜者任命最高法院空缺,只有37%的人认为应该由特朗普在选举前任命大法官。

布朗斯坦说,2000年后美国政治的一个特点是,共和党人通过重新分配选区和压制投票等策略,让共和党的少数选票打垮了“进步选民”的多数选票。例如,2000年小布什击戈尔,2016年特朗普击败希拉里,以及目前共和党参议员虽然只代表45%的选民意向,却成为参议院多数。

保守派法官占多数

在这种情况下,尽管民主党反对任何替补法官的提名,但他们在参院占少数,无力阻止特朗普的大法官提名。

民主党反对的理由之一是,在2016的选举年奥巴马总统曾提名最高法官候选人,也遭到共和党拒绝。奥巴马本来提名加兰德(Merrick Garland)接替去世的保守派大法官斯卡亚利(Antonin Scalia),在参院遭到共和党反对。

最终特朗普任命保守派法官戈萨奇(Neal Gorsuch)填补了大法官斯卡亚利去世后留下的空位。随后特朗普在2018年在有温和保守倾向的大法官肯尼迪退休后任命保守派法官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填补了空缺。

虽然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罗伯茨(John Roberts)也被认为是保守派,但他在多次裁决中站在自由派法官一边,令特朗普不满。罗伯茨曾被特朗普称作“一个绝对的灾难”,“保守派的噩梦”。

司法裁决大选结果

特朗普说,民主党的所作所为都是”为制造混乱做准备”,令11月3日的选举投票更容易发生舞弊

特朗普在白宫对记者说,他认为最好在选举前选出新的大法官,“因为我认为民主党人在进行欺骗,这种欺骗最后要由最高法院裁决”。他的评论是针对一些州制定新冠疫情期间扩大邮寄投票的计划而作出的。

民主党人以新冠疫情为由在许多州展开活动,要通过邮寄选票扩大投票,放松关于有效投票的规定,以及放宽投票的最后期限。

特朗普指责说,民主党的所作所为都是“为制造混乱做准备”,令11月3日的选举投票更容易发生舞弊。

特朗普说,最高法院形成“4-4的局面不好”,不任命第九名大法官,在最高法院面对关于选举结果的法律挑战时会僵持不下。

2000年民主党候选人戈尔和共和党候选人小布什在佛罗里达州一些被淘汰的选票上争执不下。结果是,最高法院的裁决让小布什登上了总统的位置。

现在特朗普的批评者在美国媒体上说,没人能够预料特朗普面对大选失败会作出何种反应,他可能会指责选举舞弊、拒绝承认选举结果。他们担心特朗普会通过激烈的保守派抗议对统计邮寄选票的州官员施压并威胁。

多家媒体报道,“进步组织”已经开始了协调行动,确保在大选后捍卫投票结果。

布朗斯坦在《大西洋》周刊撰文说,2000年民主党人仅在司法上挑战选举结果,没有通过街头抗议施加压力。但针对这次选举后可能出现的争议,民主党人已经准备好举行大规模街头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