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籍非常任法官因港版国安法辞职 政府称该法无影响香港司法独立

中華時報/華聞社9月19日香港電)香港特区政府重申,终审法院海外非常任法官、澳大利亚籍的施觉民(James Jacob Spigelman)请辞,并无提及原因,强调港区国安法并无影响香港司法独立,以及司法制度的有效运作。施觉民曾出任主席的澳洲广播公司昨日引述施觉民说,他的辞任与港区国安法立法内容有关。

香港终审法院共有14位海外非常常任法官。施觉民的任期还有两年才到期。海外非常常任法官被认为是香港司法独立的象征和保障。

中国在今年6月底在香港实施的所谓港版国家安全法规定,涉及所谓的国家安全的案件可以秘密审判,香港法院不得干预,涉案人员也可以送到中国大陆,面对大陆依附于权力的司法审判,而香港的法院无权就香港涉案人员移送中国大陆接受审判的问题进行司法审核。

在波兰出生的今年74岁的施觉民是纳粹针对犹太人的大屠杀的幸存者。他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说,他是因为“跟国家安全立法内容相关的”原因辞职的。

国际舆论普遍认为,当局在香港推行港版国安法,使中共成为香港司法的最终裁判者,使香港原先的所谓一国两制变成了一国一制,这一举措给香港赖以获得和保持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司法独立敲响了丧钟。

在另外一方面,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报道说,英国议会议员邓肯·史密斯表示,现在需要检讨来自英联邦国家的法官在香港终审法院的未来。

香港终审法院有1名首席法官、3名常任法官、4名香港非常任法官及14名海外非常任法官。这14名海外非常任法官原先包括施觉民。除了施觉民之外,任职香港终审法院的还有另外3名澳大利亚籍法官,9名英国籍法官,以及1名加拿大法官。

英国议会议员史密斯说,“现在的问题是,在多大程度上这些独立的法官会给一个集权政权提供掩护。”

中国政府称,在香港推行港版国安法对恢复香港的法律和秩序是必要的。然而,香港发生延续一年多的持续大规模抗议是起因于香港当局试图修改逃犯条例,以方便北京当局可以把在香港抓捕的人送到中国大陆接受中共当局领导下非司法独立的法院的审判。

原先中共当局在香港抓人到中国大陆去是通过秘密抓捕的方式进行的。

特区政府晚上发稿表示,基本法清楚订明香港享有司法独立,包括终审权及普通法原则。发言人强调,香港有关独特优势,经常被国际商界视为香港赖以成功的主因,政府对维护司法独立及法治的承担,无容置疑。

本港有13名海外非常任法官,行政长官多次讚扬这些法官的重要贡献,特区政府会继续一贯做法,委任其他普通法司法管辖区的法官为非常任法官。

发言人又重申,港区国安法符合重要法治原则,包括任何人未经司法机关判罪之前均假定无罪;被告人有公正审讯的权利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