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斯珀:中国海军实力无法匹敌美国 致力于组建逾355艘舰艇未来海军

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9月16日在加州的智库、兰德公司( RAND)发表了一篇演讲。他表示,就海军实力而言,中国无法与美国匹敌,即使美方停止建造新的军舰,中方也仍需花费数年的时间才能缩小两国在公海上的能力差距。不过他强调,美国必须要保持优势,并将继续建造现代战舰,“以确保我们保持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海军。”

埃斯珀在演讲中称,“如今,在这个大国竞争的时代,美国国防部已经将中国然后是俄罗斯列为我们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这些修正主义力量正在利用掠夺性经济学、政治颠覆和军事力量,试图改变力量平衡以使其有利于他们,并常常以牺牲他人为代价。”他称,“例如,中国正在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发挥其恶性影响。这场运动使较弱的国家承担了沉重的债务,迫使它们以牺牲主权为代价来获得经济救济。此外,北京的侵略和无视其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的承诺,例如击沉越南船只,及护送中国渔船进入印尼和菲律宾的专属经济区,这些都是共产党企图重塑和削弱使大小国家都受益的国际秩序的又一例证。”

埃斯珀在随后的讲话中还举例谈到了,在其领导下,美国国防部针对中国问题所采取的多种措施,包括在该部门内设立了一个围绕中国问题新的国防政策办公室等。他称,“这些只是我们将注意力集中在我们优先的战场,印度太平洋上的一些努力。该地区不仅因为它是全球贸易和商业枢纽而重要,而且其还是与中国进行大国竞争的中心。面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破坏稳定的活动,尤其是在海上领域,美国必须随时准备阻止冲突,并在必要时进行海上战斗和取得胜利。”

埃斯珀就此介绍了美国当局就军队现代化,特别是提升海军能力所作出的努力。他续指,在接下来的数日内将在加州就相关建设进展和部队的训练进行视察。他说,“在过去的一年中,我有幸参观了遍及全球的美国海军各种类型的舰艇和部队;与我们的高级海军军官在一起;并与数百名水手在他们居住和工作的地方会面。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们无疑指挥着这个星球上最好和最强大的海军。”

埃斯珀称,“但是,正如美国国防战略报告所说,我们的军队没有在战斗中获胜的既定权利。北京和莫斯科研究了我们如何战斗,并正在发展旨在抵消我们优势的不对称能力。解放军服务的中国共产党打算在2035年前完成其军队的现代化目标,并在2049年前部署一支世界一流的军队。”他说,“除了发展传统武器系统外,北京还投资于远程、自主和无人的潜艇,据信,这可能是面对美国海军实力相对划算的(发展)方式。”

埃斯珀表示,“我想明确指出,就海军实力而言,中国无法与美国匹敌。 即使我们停止建造新的舰船,在公海上的能力方面,中国也要花费数年的时间才能缩小差距。”他强调,对于一个国家的海军来说旗下拥有舰船数量很重要,但这并不能说明全部问题。五角大楼在月初对中国军队的最新年度评估中称,中国决心打造一支世界级的军队,能够在全球开展联合行动,并且拥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海军部队。“中国已经拥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海军部队,装备大约350艘舰艇,其中包括130多艘大型水面战斗舰艇,”美国国防部在向国会提交的2020年中国军事力量报告中说。“相比之下,美国海军到2020年初大约有293艘舰艇。”

埃斯珀强调,美方必须保持海军实力的优势,并将继续建造现代战舰,“以确保我们保持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海军。”正因如此,他在今年年初时要求副国防部长开展了一项“未来海军研究”,对美国海军“未来舰队”的发展选项进行了更为宽广和更具野心的探索。他续指,美国海军、海军陆战队、联合参谋部,部长办公室以及外部顾问参与了这项分析和研究工作。

埃斯珀称,该研究将作为美国军方确定、规划和建造未来舰队的指南,并会在特定领域进行后续评估。他说,“简而言之,这将是一支超过355艘载人和无人舰艇的均衡力量,并将以相关的时间框架和预算知情的方式建造。”他强调,“我们将以一种平衡未来挑战与当今战备需求的方式构建舰队,并且不会在此过程中造成海军空洞。”

埃斯珀说,“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必须增加造船资金和维持一支更大部队的战备能力。 做到这一点,并在海军预算及其他地方找到能够实现目标的资金,是海军领导层和我都致力于的工作。”他谈到,作为向这一方向前进的例子,今年早些时候,美国海军签署了7.95亿美元的合同,用于购买第一艘新型导弹护卫舰,并且可以选择再购买9艘同级护卫舰,总价值将接近56亿美元。

埃斯珀在演讲中还提到,美国未来的舰队将由更多和体积上更小的水面舰艇组成, 可选的无人操作和自主的水面及水下舰艇; 各种类型的无人航空母舰舰载飞机; 一支规模更大,能力更强的潜艇部队和一个现代化的战略威慑部队等特征。

埃斯珀说,“今天,我们正处于另一个拐点——我相信,无人驾驶技术、人工智能和远程精确武器将在这个拐点上发挥越来越主导的作用。随着战争性质的变化,包括海军在内的美国军队必须面向这个未来。”他强调,要想打造这支未来的舰队,保持美国现在和未来的海上优势,需要采用跨越政府、业界和学界的”全国”方式。

評論文章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