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空后还暴涨的中概股“跟谁学”被查

(中华时报/华闻社纽约9月3日电)在美上市的中国在线课外辅导公司“跟谁学”星期三(9月2日)传出正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审查后,该公司在纽约证交所上市的股票(GSX Techedu)周三大跌12%,周四继续下跌5.44%,每股收在78.75美元。

9月2日, “跟谁学”递交美国证交委的报告说,在卖空公司发布报告后,美国证交会执法部门要求他们提供自2017年1月1日起的财务和经营记录。

报告并称,证交会与之接触之前,公司董事会审核委员会已聘请第三方专业顾问对这些报告的主要指控进行内部独立审查。

数月来,中概股公司受到越来越多的审计调查。4月,曾被誉为全球增长最快的中国瑞幸咖啡连锁公司筹集超过10亿美元后,被做空公司揭露欺诈,结果该公司承认,2019年大部分销售额是伪造的。这一丑闻导致其股价暴跌,被纳斯达克除牌进入场外交易,目前股价为1.2美元。

上月,视频流媒体服务商爱奇艺公司被做空公司沃尔夫派克研究(Wolfpack Research)揭露2019年收入夸大了80至130亿元人民币之多。爱奇艺公司表示,美国证交会已要求其提供财务记录和其他文件,公司并已聘请了专业顾问进行内部审核。该股周四报收22美元。

美国证交会对“跟谁学”的调查主要根据做空公司香橼研究(Citron Research)和浑水研究(Muddy Waters Research)等至少5个卖空者的指控。

安德鲁·莱夫特(Andrew Left)是线上投资通讯香橼研究的编辑和对“跟谁学”做空报告的撰写者。今年4月中他发表的做空报告称,这家位于北京的线上课外辅导公司的年度营收被夸大了70%。

香橼研究在给证交会的信中表示,“跟谁学”从事“积极且持续的欺诈”活动,利用空壳公司转移其账簿上的成本,使其能够以融资能力更好的竞争对手的一半成本获得客户,并成为K-12在线学习领域中唯一能够实现盈利的公司。

浑水研究在5月18日发布的报告称,可以确定“跟谁学”的线上学生中有73.2%是“机器人”(Bots),真正的学生不足20%。

但是,两家做空公司的打击都未能遏制“跟谁学”股价增长。路透社报道,从香橼研究4月中发表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到8月中,这个股票飙涨了200%。即使拿今天的股价比,也涨了160%。

纽约的投资专家、天骄资本管理公司负责人郭亚夫说,这是个供需关系问题,“如果证据没有坐实,大股东不会理你,为什么?因为他不像瑞幸咖啡你可以一个个去量,现在问你多少个是机器人学生,有一定难度。”

而且郭亚夫说,做空也有风险,“因为做空的先要把股票卖出去,如果大户不卖还买进的话,你是不是要被逼仓啊?” 郭亚夫说, “跟谁学的股权基本上是中国的投资人和美国的机构持有的”。

“跟谁学”公司递交美国证交会的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29日,该公司董事会成员和高管,以及一个员工持股平台总共拥有该公司股权的将近60%。

根据CNN Business的数据,这家公司股票的前10大机构持有者都是金融巨头:摩根斯坦利、高盛、花旗集团、野村证券、瑞士信贷、美国银行证券、美国银行、瑞银证券、摩根大通、三菱日联证券,他们的全部持股大约占总数的38%。

路透社8月报道,香橼研究公司将赌注押在特朗普政府对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采取强硬路线上,“认为可以有助于遏制跟谁学股价的上涨”。跟谁学则指香橼研究的指责是虚假和毫无根据的。

5月,美国参院未经辩论一致通过了跨党派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Foreign Company Accountable Act),要求在美上市的外国公司必须遵守美国的审计要求。

“跟谁学”课外辅导公司9月2日提交美国证交委的季度财务报告展现亮丽成绩,该公司截至6月30日的第二季度净收入人民币16.530亿元,同比增长366%。该公司预计,第三季度的净收入在人民币19.36亿元至人民币19.66亿元之间,同比增长247.6%至253.0%。

这家中概股公司在美国股票市场未来的命运会如何?也许正如其报告所说,结果与后果均“无法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