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瓦尔尼被投毒 世界想要一个说法

俄罗斯政府批评人士 亚历克西·纳瓦尼(Alexej Navalny)

根据联邦国防军一个特别实验室的检测结果,俄罗斯政府批评人士亚历克西·纳瓦尔尼(Alexej Navalny)受到诺维乔克(Nowitschok)化学神经毒剂的毒害。德国政府认为检测结果”确凿无疑”,并敦促俄罗斯政府澄清事件真相。

德国总理默克尔说,令人震惊的信息显示,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中毒”毫无疑问地”是有人”使用神经毒剂进行谋杀未遂”。此前的毒理学评估显示,

默克尔表示,纳瓦尔尼是这起犯罪案的受害者,作案者试图杀人灭口。她表示,这起事件的严重性让她有必要”表明立场”。这位德国总理还称,这起案件提出”一些非常严肃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只有俄罗斯政府可以而且必须解答”,并表示世界都在等待一个回复。

世界想要一个说法

联邦总理默克尔称这是一起对俄罗斯反对派领袖人物的”未遂毒杀”,旨在”让他保持沉默。”默克尔以异常明确的立场表示,现在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问题”,只有俄罗斯政府能够并且应该做出答复。默克尔在声明中也明确表示了她个人的担忧。她说,对纳瓦尔尼的犯罪行为是针对”我们所代表的基本价值观和基本权利”, “世界将等待答案”。

联邦外交部为此召见了俄罗斯驻德大使谢尔盖·内察乔(Sergei Netschajew),旨在敦促俄罗斯”提供充分和完全透明的”信息。联邦外长马斯(Heiko Maas)说,俄罗斯必须调查责任者并将其绳之以法。

检测结果再次冲击俄罗斯与德国以及其他西方国家之间已经严重受损的关系。北约秘书长施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 )说:”任何使用化学武器的行为都是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威胁。”施托尔滕贝格表示将与德国和所有其他成员国就下一步行动进行磋商。

欧盟要追责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称毒害俄罗斯反对派政治家的是可鄙怯懦的行径。她在推特上说:”必须对肇事者追究责任”。

欧盟外交事务代表约瑟夫·波雷尔(Josep Borrell)发表了类似的声明。他指出,军事神经毒素诺维乔克是苏联及后来俄罗斯研发的。2018年居住在英国索尔兹伯里的前俄罗斯双重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和他的女儿朱莉娅(Julia)中毒事件,所使用的也是这种类型的神经毒素。两人险些丧命。作为对该事件的反应,许多西方国家驱逐了俄罗斯外交官。

这次,德国联邦政府也在努力争取西方盟国采取协调一致的态度。默克尔总理和马斯外长表示,必须做出”适当的”反应。马斯外长说:”我们还将根据俄罗斯的表现来做决定。

默克尔总理还与联邦总统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进行了商讨,这也表明了她对案件重要性的评估。联邦政府还将实验室的发现通报了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VCW)。俄罗斯也加入了《禁止化学武器公约》。

8月20日,纳瓦尔尼在其家乡的一次航班上突然昏迷。他先是在鄂木斯克接受了检查。之后在家人的敦促下被送入柏林大学夏利特附属医院。几天前,德国医生经过临床诊断就认为他属于中毒。俄罗斯政府当时声称这一结论为时过早。

继续留在重症监护室

据夏利特医院公布的消息称,纳瓦尔尼的中毒症状虽然正在减轻,但健康问题仍很严重,将继续留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并进行人工呼吸。不能排除严重中毒导致的长期后果。

俄罗斯严厉指责了德国政府的做法。俄外交部称之为:”喜好大张旗鼓地公开发表声明,却完全忽略关于合作的现有法律机制。

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i Peskow)强调,莫斯科目前无法对柏林的声明作出”合格的反应”。他强调指出,俄罗斯愿意与德国当局合作。莫斯科总检察院已经发出正式询问,但未得到答复。

针对纳瓦尔尼的外交努力

纳瓦尔尼是俄罗斯总统普京著名的批评者。这位反对派领导人及其盟友声称,他去年在莫斯科被关押期间也曾被下毒,此外,纳瓦尔尼也曾在公共场所遭遇袭击。

2018年,双料间谍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在英国索尔兹伯里被下毒事件中,使用的也是神经毒剂诺维乔克。

纳瓦尔尼8月20日在从西伯利亚飞往莫斯科的航班途中病倒,其飞机在西伯利亚的鄂木斯克市紧急降落。他先被送往当地一家医院治疗,很快陷入昏迷。两天后–经过了一系列外交努力,俄罗斯方面允许纳瓦尔尼被转送至柏林接受治疗,他被送往柏林夏利特医院。

截至本周三(9月2日)下午,纳瓦尔尼仍然处于昏迷状态,在夏利特医院使用呼吸机。医生们表示,尽管情况依旧很严重,但他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