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刚走杨洁篪将到访 欧洲成中国外交重之重

法国总统马克龙于8月28日与来访的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举行了会晤。法国汉学家皮埃尔·比卡尔(Pierre Picquart)表示,王毅访法是在电信运营商布衣格电信(Bouygues Telecom)宣布拆除3000个华为公司製造天线的第二天。马克龙28日在总统新闻协会上也表示,欧洲工业的安全性十分重要。

作者:晓港

(中华时报/华闻社9月1日)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将9月1日起访问缅甸、西班牙、希腊三国;行程三天。继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访问欧洲5国后,杨洁篪从9月1日起将出访,在首站缅甸过后访问西班牙、希腊。这被外界视为中国向欧洲寻求外交突围之举。

中国外交部下午举行例行记者会,发言人赵立坚在会中主动宣布这一讯息,并指杨洁篪是应上述3国政府邀请。

由于新冠病毒及美国对北京政策趋于强硬下,中国今年在外交上遭遇挫折,杨洁篪及王毅都加强了对外访问行程。其中,杨洁篪6月间一度前往夏威夷,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举行会谈。

进入8月,杨洁篪已在19至22日访问新加坡及韩国;不久,王毅从25日起至9月1日,一连访问意大利、荷兰、挪威、法国、德国等欧洲5国,时间长达8天之久,被认为是北京选择欧洲作突破,试图瓦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包围圈。而王毅前脚刚走,杨洁篪后脚就将访问希腊、西班牙。

仅管如此,王毅的访欧之行,被外界认为未能取得北京期望的成果,各国仍对香港、新疆等敏感议题当面表达关切。其中,王毅遭意大利总理孔蒂拒见更显尴尬,而沿途不断遭抗议团体示威,,在巴黎国际关系研究院访问时还出现了“种族屠杀维吾尔”的涂鸦。大批警察维护治安。

杨洁篪此次出访,可望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9月中旬与欧盟领导人间的特别峰会打前站。而中国对希腊及西班牙的港口设施均有高额投资,也使外界关注杨洁篪此次访问,能否巩固中国在当地的利益,进而加以拉拢,以不使两国倒向美国。

王毅捍卫中国政策 批美制造冲突对立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周日 (8月30日) 出访法国时,捍卫中国的新疆“再教育营”政策与《港区国安法》,驳斥欧洲国家对这两个议题所提出的忧虑,并警告欧洲国家不要介入中国内政。

王毅重申,被关押于新疆“再教育营”的维吾尔人都已被释放,而且获得就业机会,不过过去几个月来,海外维吾尔人与维权组织仍不断表示他们与在新疆的家人失去联系,怀疑家人仍遭新疆政府关押于“再教育营”中。

王毅说:“参与新疆职业培训计划的维吾尔人虽然受到恐怖主义与极端主义的影响,但他们的权利是完全受到保障的。现在所有维吾尔人都已毕业,职业培训中心当中已没有任何维吾尔人,他们都找到工作了。”

当王毅被问到关于《港区国安法》的话题时,他重申北京不能袖手旁观,让香港的混乱情况继续发展,所以中国政府订定了适用于香港的国安法。各界将在香港施行《港区国安法》视为中国政府近年来其中一个大胆的作法,因为北京透过该法打破了中共极权统治系统与香港法律系统间的隔阂。

王毅表明这两个议题都攸关中国内政,并强调外国政府不该干预。法国总统马克龙上周五 (8月28日) 会晤王毅时,对香港情势丶维吾尔人与中国人权状况都表达强烈担忧。他呼吁中国政府必须尊重其保障国际人权的承诺。法国外交部长德里安 (Jean-Yves Le Drian) 与欧洲其他国家的政府官员在与王毅会面时,也提出了类似的担忧。

德里安在双方会晤后,发布声明表示:“法国除了表明我们尊重国际法在南海议题上的相关规范外,也对中国持续恶化的人权状况表达担忧。”

吁欧盟一同对抗美国的“极端势力”

在王毅出访欧洲前几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出访欧洲多国。

此外,王毅也呼吁欧盟各国与中国一同对抗美国的极端势力,拒绝美国试图推行的与中国脱钩计画。王毅在巴黎一场公开谈话中指出,中国从未在国际社会中主打“中国优先”的策略。

他说:“目前中美关系是两国建交以来最差的时刻,美国不断教唆其他国家选边站,并试图将中美关系带向冲突与对抗的方向。在人类发展的重要时刻,中国与欧盟应该合力对抗任何煽动仇恨与对立的国家。”

王毅盼年底与欧盟达成投资协议

另一方面,王毅在这趟访欧行程中,也不断重申希望中国与欧盟能在年底前达成投资协议。他说,他希望与欧盟各国的对谈能在年底有所收获。王毅此行与欧洲各国谈论的投资协议主要围绕确保欧洲公司能顺利进入中国市场,但双方也谈到建立可持续维系的投资发展以及相关的劳工规范。

王毅周六 (8月29日) 在与法国外交部长德里安见面时,谈论了关于气候变迁丶粮食丶航空业与核子业相关的话题。双方也针对马里丶黎巴嫩丶朝鲜与伊朗等全球议题交换意见。

法国世界报:中国外长在欧洲的艰难外交之旅

中国外长王毅的欧洲之旅,是法国世界报周一在国际版面处理的一个内容。就此,该报在标题中指出:中国外长王毅的欧洲之旅是一场艰难的外交之旅。在巴黎举行的一次辩论会上,王毅被问到了香港和维吾尔人问题。

由Frédéric Lemaître和Brice Pedroletti共同撰写的文章写道,在中国认为自己与美国“处于新的冷战边缘”的背景下,中国试图通过派遣两名重要外交官前往欧洲,以期缓解与欧洲国家的紧张关系。中国外长王毅将于9月1日星期二在柏林完成此次欧洲之旅,之前他已经访问了意大利、荷兰、挪威和法国。随后,中共负责国际关系的杨洁篪将访问希腊、西班牙和葡萄牙。这些访问都是为习近平和四位欧洲领导人召开视频峰会做准备的。9月14日,习近平主席将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召开视频峰会。

法国国际关系研究院(IFRI)的研究员马克·朱利安(Marc Julienne)表示,“王毅的任务似乎是为了止损,制止新冠疫情和香港问题给中欧关系造成的伤害;身为政治局委员又是中共外交顾问的杨洁篪,他则是要在南欧施展影响力。”

马克·朱利安还表示,“我们可以说,王毅在法国的访问是相当成功的,因为他会见了法国的重要人物:马克龙总统和法国宪法委员会的主席法比尤斯,而且,法国方面在那些容易让人生气的问题上也少有公告。”8月29日星期六,法方在法国外长勒·德里昂和王毅结束会谈后发表的新闻稿仅仅只是表示:“部长重申了法国对中国人权状况退化、尤其是香港和新疆人权状况退化的严重关切。”

不过,法国世界报刊出的文章表示,王毅在这次欧洲之旅中没有取得胜利,而且是远远没有取得胜利。在意大利,意大利总理孔特在中国提出要求后仍然没有会见王毅,然而,2019年3月,意大利却是第一个加盟中国“一带一路”计划的七国集团国家之一;在德国,三位德国议员在一封联署信中呼吁德国外长不要让自己被工具化,而且,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德国总理默克尔与王毅举行会议的计划。

挪威由于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了中国异见人士刘晓波,因而挪威与中国的外交关系经历了九年的动荡。在挪威,当有记者就香港亲民主运动有可能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而向王毅提问时,王毅重申,中国将“就任何试图利用诺贝尔奖来干涉中国内政的企图,做出强烈的反应。”

更糟糕的是,在王毅访问欧洲期间,捷克的参议院议长维斯特奇尔(Milos Vystrcil)率领了一个由90人组成的庞大代表团对台湾进行了为期五天的正式访问。王毅对这一访问进行了谴责,并重申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法国则低调地于8月底授权台湾在普罗旺斯地区艾克斯开设第二个代表处,中国在普罗旺斯地区艾克斯这个城市没有领事馆。

8月30日星期天,中国外长在巴黎参加了国际关系研究院举办的辩论会。在星期六至星期天的晚上,国际关系研究院的墙上被刷上了“制止维吾尔族种族灭绝”的字样,法国警方随后紧急用白纸覆盖了这些抗议的字句。辩论会上,只有少数来自政治或经济界的重要人物才能够向王毅提问。

在会议上,法国的欧洲议员、前欧洲事务部长Nathalie Loiseau就香港和新疆问题对王毅提问。中国外长使用很多的统计数据进行了冗长的解释。比如,王毅说新疆有“2万4千座清真寺”,“人均比许多穆斯林国家高得多”,世界报文章说,王毅这是误导,因为维吾尔人不能够自由、安全地进入清真寺。就新疆是否发生“种族灭绝”?王毅说:“维吾尔人已从1949年的550万增加到今天的1100万。”世界报文章就此也批驳说,实际上,滥用避孕措施强制绝育的证据只是与过去两年有关。

就香港问题,王毅说:“民意调查显示,70%的香港人赞成安全法。”世界报文章就此表示,得出这一结果的香港研究协会(HKRA)支持中国的法律,这一调查因与中国的关系而声名狼藉。相反,由路透社委托的高度可信的香港民意研究所最近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接受调查的人中,有60%表示他们反对安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