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气候女孩欧泓奕的疑惑与焦虑(音)

由瑞典气候少女 顿博(Greta Thunberg)牵头掀起的每周五的气候抗议活动正在全世界日益蔓延,新冠疫情虽然使全世界的群体性抗议活动嘎然而止,但是,周五气候活动继续以别的方式在网络延续,全世界各地的年轻人都积极参与气候活动,亚洲国家也不例外,台湾,香港等地的年轻人都积极响应,唯独中国大陆却看似鸦雀无声。难道中国年轻人对气候变化议题无动于衷吗?并不是,法广电话采访到了家住广西桂林的一位默默从事气候活动的女高中生。我们知道,在中国个人组织活动面临一定的风险,任何时候都有可能会踩上官方的无形的红线,即使是在官方民间以及国际社会早已达成一致共识的气候领域, 中国的这位气候女孩因此还必须小心谨慎。

法广:你好,非常感谢你接受法广的采访,是否愿意向大家做一个自我介绍,如果不方便说真名真姓,当然可以不说。

欧泓奕:可以说真名,我们在社交网站上都是以实名相报。我是广西桂林的一位17岁的女高中生,从2019年五月份开始在街上展开气候行动,宣传气候与环保,每周六主持有关气候议题的电影的放映。我从小就对环境议题十分敏感,一直非常注意节约用水与用电,上中学之后开始关注气候问题,也逐渐意识到降低碳排放,吃素食的重要性,六年级的时候就特别喜欢环境科学,八年级的时候就成为素食者,因为了解到吃素对环境,对气候,还有对动物都比较友好,一年半之后,我父母和我一起吃素。后来我也开始停止使用所有的一次性的塑料用品。

法广: 在中国大陆,虽然环境问题日益引发关注,但是,绝大多数象你这样的高中生都在埋头读书准备考大学,你为什么会对气候环境问题如此关注?

欧泓奕:其实我觉得这可能与我从小生长的自然环境有关。桂林是全世界著名的风景如画的地方,我从小就对大自然有一种特别的感受,对丽江,对美丽的树木与河流有着很深刻的依恋,不管我作什么,不管会遇到什么挫折,自然多会给我力量。我知道不同的气候活动人士的动机都不尽相同,有的是因为要感到自己的环境受到威胁,所以才站出来遏制环境污染,捍卫自己的生存环境,就我个人而言,是因为对大自然的美丽有一种深切的强烈的感受,所以看到自然受到伤害,看到物种生存受到威胁感觉非常难过,所以,觉得自己有必要站出来保护它们。

法广: 那么,你周围的人对你的行为有何反应?除了你的父母之外,是否还有别的人响应你的行动?

欧泓奕:我现在身边有许多同学受我影响成为弹性素食者,或者减少了食用肉食,或者和我一起植树。每周五也有同学和我一起作街头宣传,周六和我一起组织电影播放。

法广:你们在作街头抗议或者街头宣传时是否受到政府方面的干扰?你本人是否参与过官方组织的活动?

欧泓奕:我们是在街头进行宣传,我最开始是在政府大楼目前示威,今年四月份开始,就在街上人多的地方,希望有更多的人来了解关注气候问题。我去年也曾经参与一些官方组织的活动,广西节能生产部门的一个论坛,去年有两个半月,去拜访了中国国内以及国际的环境与气候组织。今年就没有参加任何集体组织的活动,基本上都是我自己在活动。

法广:听说因为你在气候方面的活动,你在学校遇到了麻烦,能否介绍一下?

欧泓奕:我从2018年12月份开始离开学校,原因是看了美国前副总统戈尔拍摄的有关气候的纪录片《难以忽视的真相》之后受到巨大的冲击,了解到戈尔是哈弗大学的毕业生之后,我于是也想报考哈弗大学,后来就离开学校在家里自学,主要从事气候方面的学习与行动。今年五月份,我决定返回学校,一是为了结束中学课程,第二也是为了利用学校的平台进行气候方面的宣传,引导更多学生进行行动。但是,在我提出要求回校之后,学校领导却威胁说倘若我不放弃气候活动,他们将拒绝接收我回校,但是,在英国《卫报》对这一事件做出了报道之后,学校方面就没有再提上述要求。他们正在办我的回校手续。

法广:今后的目标还是要到国外去读书吗?

欧泓奕:我现在不再考虑去外国读书。我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学习非暴力行动的内容,还有阅读环境气候学方面的研究,但是,我对我周围的状况感到十分担忧,十分焦虑,因为我看到虽然形势十分严峻,但是,周围的一切都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改变,眼看着环境与气候危机日益严重,但是大家都似乎或者无动于衷,或者表示无能为力。所以,我决定我的首要任务是进行气候行动,所以我现在并不急于考虑我个人的问题,今后读大学也行希望在中国国内的大学学习环境以及气候方面的专业。

法广:最后,你想对法广的听众还有网友说些什么吗?

欧泓奕:我希望大家能够留一点时间来静静地感受大自然,感受自己生长的土地,因为无论我们在人生中遇到什么样的困难,自然都在支持我们,滋养我们,使我们从人生的挫折中站起来,让自己的生命有更多的活力,有力量,有信心去保护大自然。

非常感谢中国的气候女孩欧泓奕同学接受法广的专访。在访谈中,欧泓奕同学也对自己从事气候活动而遭受压力感到十分费解,为什么一个由公民自发积极组织的同官方目标一致的公益活动也会受到压力?而事实上,任何国家的政府都明白,保护自然环境,应对气候变化,仅仅依赖政府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动员全社会,只有全民参与才能够逐步缓解气候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