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封号与商业伦理

作者:桑雨|桑雨

近日,一名21岁男子因微信被封号影响做生意,多次申诉无果,于本月15号在腾讯用户接待中心跳楼自杀。事件在社交平台引发轩然大波,并引发公众对腾讯微信随意封号过度审查侵害用户隐私权恶行的公愤。

微博网友发帖说:“又是一起用生命发出对警示!”

此次事件之所以受到广泛关注,是因为多数微信用户苦微信蛮横随意封号久亦!朋友圈内有正常思维的人几乎没有谁没饱尝被封号的苦恼。如果“顾客即上帝”是世人普遍遵循的商业伦理,那么腾讯的微信应该被列在践踏商业伦理的公司名单榜首。

有网友发帖说:“言论自由、上网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神圣权利。假如上网人发布的东西对谁造成了伤害或损失,应该是受害人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而不是腾讯越俎代庖多管闲事,可以让家人告它们间接伤害罪!腾讯到底有权利任意封号吗,这个号应该属于个人财产吧,腾讯又不是法院。”

网友陶佳梅发帖说:“个人感觉,腾讯封号相当于邮政撕毁公民的信件,同时不允许其再次寄件。这是严重违反宪法四十条,侵犯公民通信权利和通信秘密的。你说违规,涉黄,至少应该有个标准,是哪一条信息,违反了哪一条规定?程度如何?不能看个胸就是黄吧?从程序上说,谁有权认定?如果认定错误如何承担责任?至少,你也得允许别人申诉吧?涉嫌犯罪,还可以辩护呢!一个几千好友的社交工具,说封就封了,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网友“小懒兔莹宝宝”发帖说:“一直都觉得随便封号跟草菅人命无异”

网友“谦卑侯爷”发帖说:“ 明白为什么中国的科技巨头在国外不受待见了”

网友“卢诗翰”发帖说:“腾讯跳楼这个,有的人在讨论有没权利封号,有的人觉得自杀的人脆弱,但实际上大家都没讨论到点上。这个问题的核心不是封号的问题,而是社交权限和金融权限混淆的问题。昨天分析达芙妮败局的时候,我说了一句,“商业世界里,从没有完美的答案,任何选择,都是有其代价的”,腾讯这件事就是如此,当年完美的模式,现在副作用显现了。当年,腾讯进军金融领域时,他的金融服务比支付宝好吗?并没有。他能追上来,是靠着社交工具做金融这个模式,因为社交工具的高使用频率和便捷性,所以很快杀入支付宝腹地。这个模式看似完美,但留下了一个隐患,那就是社交服务和金融服务混淆在一起了。有人评价跳楼男子说,不就是封号几天吗?无法聊天而已,干嘛寻死?这是你只用到了他们的社交服务~~问题是人家店面也无法收款,影响做生意了啊。之前老干妈事件,腾讯冻结他们千万级资金,后来闹出来是误会。当时就有人说过,得亏老干妈财大气粗,冻结千万资金也能顶住,一般公司,你资金链一断,搞不好就没了。现在这个案例,我认为可能就是这个情况,你说他聊天涉及色情骚扰了要封号,OK,但金融功能是不是要一起连带呢?小本生意你封一下,无法收款资金链可能就顶不住了。我和朋友聊天发了黄段子被封,无法聊天了,那我无话可说,我拖欠别人资金或骗钱,你封我金融业务,我也无话可说,但你因为我聊天社交的情况,把我金融业务一块封了,这是合理的吗?我和人吵架进了派出所,你也不至于来关我店面吧,金融是一个高专业度业务,涉及吃饭生存的。这一块的权限不明确,是早晚要出问题的。

网友“洛杉矶房东”发帖说:“说说微信被封导致小伙跳楼的事,我觉得支付宝搞不出社交属性其实是好事,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从根本上说,现阶段在中国,金融和社交难以两全。在中国一个app如果拥有很强的社交属性,那么就意味着这个app上的账号可能面临一些无法预料的风险,但这种无厘头的风险是金融属性不可接受的。”

网友“投资舆情”发帖说:“社交平台越来越广泛介入大家生活,但企业权力太大,删批评自己文章,引导自己有利舆情,这容易激化矛盾,影响社会稳定,甚至挑战国家治理体系。立法部门应该尽快制定法律法规,规范企业权限,定义清楚哪些违规,什么不能发,这样大家心里有底,有法可依,还能刺激文化事业大发展,支持内循环经济。”

网友“吃猫的鱼6366”发帖说:“制定法规的目的是把舆论控制权从企业手中转移到国家司法系统手中,企业不能再根据自身需要胡作非为。”

网友“武汉2049V”发帖说:“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网友“天上歐帝娜”发帖说:还应该整一个文字狱清单,明确网络上哪些文字要用同音字替代,哪些可以不用,以免网民自我审查、自我阉割”

腾讯啊腾讯

早晨刚起就看到一条题为《因微信被封号影响做生意,男子从腾讯公司坠亡》的新闻。据澎湃新闻报道,事情发生在广东深圳,该男子此前微信曾被封号,多次申诉无果,致其店面在封号后无法正常收款,后又去腾讯公司寻求人工客服解决问题,但没找到客服人还被带走了,求告无门后该男子绝望跳楼。

其实这样店大欺客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我的朋友圈里大部分人都有被封号禁言的经历,只是各自被封禁的理由不同罢了。像该坠楼男子这样无缘无故被封的也不少,也都不知道腾讯惩罚客户的标准是什么,很多网友也为此愤愤不平,但像该男子如此决绝的却没几个。话又说回来,改开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之后,“顾客就是上帝”一直是企业经营的宗旨,能如此欺压客户,还找不到客服解决问题,更找不到人来主持公道,腾讯这是霸道至极啊!

我们都知道,疫情之后的世界,生活是异常的艰辛。以往被城管追的满街跑的地摊主,也在媒体和政策的鼓噪下,挤满了每一条有人气的街道。还有那些没有熬过疫情的,就更不用说了。可即便在这个时候,作为巨无霸企业的腾讯,还是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哪怕是逼死小店主。

新闻介绍说,腾讯已与家属达成15万的人道主义赔偿,真是让人难堪。好好的一条命,就值15万!!虽说是坠楼,可腾讯随意封号给人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难道是最重要的原因吗?!还故意拿走坠楼男子手机,在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达成所谓的和解协议,还真是“南山必胜客”的作风,把霸道总裁的作风演绎到了极致。

也不知道当初付给三个骗子1600万的广告费,是不是也是如此霸道?还单方面冻结了老干妈的账户资金,每一招都透着霸道总裁的底气,还真是让人不敢直视。

作为受过微信伤害的用户,我觉得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像这个男子一样,抱着必死的决心去争取自己自由表达的权利,拓宽这个社会的言论空间,这是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

“那个被微信封号的男孩选择了跳楼自杀!”

微信帐号承担着公民日常社交功能,用户对帐号的经营和维护投入了大量时间,一般人动辄几百几千的好友,你一封号全部归0。微信帐号和公号等于公民财产,你一言不合就封杀,且不将理由公示,严重侵害了宪法赋予的公民财产私有权!腾讯如同大商场的业主,腾讯用户如同租用商铺的个体户,你腾讯敞开门做生意,试问没有亿万用户的支持,你的广告费、游戏、公号流量收入从哪来?既然你腾讯和用户是合作的方式,互惠互利,凭什么你单方面封号?而且无理由不公示!难道商场可以把商户的店面随意关停,财产销毁,然后就给一个红色感叹号作为回复吗?

单方面封号根本不合法。我的律师朋友翟楚和因自己都搞不清的原因被腾讯多次封号,他吐槽道:“微信可以私设公堂,任意实施强制措施和刑罚,没有取保候审,没有陈述和申辩,没有辩护,没有审判,凡是它认定违法的,可以单方面实施处罚。 把诸多蹩脚的封禁操作搞成了堂堂正正的‘有法可依’。 但微信唯独没有抄到刑法的审判程序,缺乏程序正义—— 很多人一觉睡醒,发现自己的账号被封了。封号通知上的名词,听都没听过;通知上的协议,见都没见过。全程没有取证、没有通知用户、没有质证,没有给用户任何发言和申辩的空间。仅凭自己的好恶,就可以生杀予夺。 ”“刑事诉讼中被告人可以请律师给自己辩护。 刑事审判的控审分离,检察官和法官是分开的,各司其职。但微信同时担任检察官和法官,完全掌控用户的命运;应该说,集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于一身,三权在手,天下我有! 刑事审判好歹在接到判决以后还能上诉,但对微信的‘判决’不服,你只能上树。 用几招粗暴的技术手段作制裁,运用的却是不亚于实施刑罚的权力,微信封号,本质上就是动用私刑! ”

今年就业形势严峻,就连教育部都发文,将利用微信号经商、写作定义为一种就业形式。你腾讯单方面封禁帐号,是砸人饭碗,和国家大政方针过不去!

腾讯如果想要走上国际舞台,成为世界互联网的龙头企业,你必须先照顾好你的用户。你连本国用户都如此对待,你让国际怎么看待你?怎么接受你?试问特朗普带着全世界小弟封杀你的时候,谁会支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