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党党代会落幕 特朗普延续对华强硬措辞

 

特朗普总统8月27日晚在白宫南草坪发表演讲,正式接受共和党总统提名。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演讲中,特朗普总统延续了他一贯的对华强硬措辞,并对其民主党竞争对手拜登在中国问题上的立场展开猛烈抨击。

特朗普总统在演讲中多次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并指责中国“允许这场百年一遇的大流行病蔓延全球”。他同时批评了中国对美国经济的伤害,并强调自己在总统任上对中国采取了强硬的措施。

特朗普总统说:“华盛顿圈内人要求我不要对抗中国——他们恳求我让中国继续偷走我们的工作,剥削我们,肆无忌惮地掠夺我们的国家。但我遵守了对美国人民的诺言。我们对中国采取了美国历史上最强硬、最大胆、最有力、最猛烈的行动。”

特朗普在任期间与中国展开了一场长达两年的贸易战,分批次向约4500亿中国商品加征了关税。两国于2020年1月签署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其中中国承诺在未来两年大举增购美国商品和服务,而美国得以维持大部分关税不变。特朗普政府还下达了一系列针对华为、中兴、TikTok等与中国相关的科技公司的禁令,呼吁世界各国加入美国提出的“净网行动”,对侵犯新疆人权和香港自治的中国官员实施制裁,加大对中国间谍和知识产权盗窃行为的调查和惩处力度,下令中国关闭其驻休斯顿总领馆等。

批评人士认为特朗普总统的对华措施将美中关系推向危险的边缘,并未能驱使中国做出美国所希望的改变,反而让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因关税等摩擦而遭受损失。他们同时批评特朗普总统多次夸赞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称特朗普“与独裁者为伍”,并指出特朗普总统对盟友关系和多边组织的伤害给中国以可乘之机来填补因美国的退出而留下的国际领导地位真空。

特朗普的支持者则认为他的对华举措扭转了美中竞争的局面,是“最重要的第一步”。

国际商业投资顾问张洵对美国之音说:“在特朗普执政之前,很多人觉得中国赶超美国是必然的趋势,美国要接受这个现实。而在特朗普上任采取一系列举措之后,现在的结果就是中国全面处于守势。”

在周四晚上的演讲中,特朗普总统多次抨击其民主党竞争对手拜登在中国问题上的立场。他指出,拜登曾支持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而这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灾难之一”。他还直指拜登曾说中国的崛起对美国和世界而言是“一个积极的发展”,批评拜登将美国的工作转移去中国,称拜登的议程是“中国制造。”

“如果拜登当选,中国将拥有我们的国家,”特朗普总统在演讲中说,“中国支持乔·拜登,非常希望他能赢,我可以告诉你们,这是根据非常可靠的信息。”

美国国家反情报和安全中心(NCSC)主任威廉·埃瓦尼纳8月7日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估计,中国希望特朗普总统——北京认为他不可预测——不要赢得连任。”

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管理研究生院教授马特·达莱克(Matt Dallek)对美国之音说:“这种’中国希望拜登赢’的说法是很有误导性的,因为中国对拜登感兴趣是因为特朗普是不稳定和不可预测的,而不是像特朗普说的那样,是因为拜登对中国软弱。他们不知道特朗普会做什么,他太不可信了。”

拜登在担任参议员期间曾表示反对把中国视为潜在敌人,并在2011年作为副总统访问中国时称“一个崛起的中国对美国和整个世界都具有积极意义”。2019年5月,拜登在竞选活动上说:“中国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

不过另一方面,拜登也曾多次批评中国政府在新疆、香港、南中国海以及贸易问题上的举措,称习近平是“恶棍”,指责中国干预美国大选,并承诺当选后会对中国侵犯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人权及破坏香港自治的个人和实体实施制裁,同时加强国际联盟共同抵制中国破坏国际规范的企图。另外,拜登公布的经济计划正是以“买美国货、全美制造”为主题,强调了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对美国制造业的伤害,表示会加强贸易执法行为,保护美国工人,打击中国政府支持网络间谍活动等。在上周的接受提名演讲中,拜登还誓言要将医疗设备供应链从中国迁回美国。

有分析认为拜登的对华政策侧重于建立围堵中国的国际联盟,从长远来看,这会是中国更为忌惮的策略。而另有分析人士认为,拜登所代表的民主党的理念使得他无法有效应对中国威胁。

国际商业投资顾问张洵对美国之音说:“民主党里偏左派的理念就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念,他们的理念在底层价值观上就跟中国契合,所以不管他嘴上怎么讲人权、自由,他在实际行动上也不可能(对中国)下重手。民主党里稍微往中间一点的自由派秉持的是国际主义、全球主义的理念。这种理念是要恢复到特朗普上任以前的世界秩序,而这种世界秩序的现实就是,美国花钱支持国际组织,而这些国际组织中的一些官员被中国买通,为中国的利益服务,美国花冤大头钱。民主党支持恢复到过去的国际秩序,这种情况就不可避免地发生,从客观上来讲就是在支持中国。”

特朗普总统在周四晚上的演讲中承诺要让中国为新冠疫情负全责,并将工作和企业从中国带回美国,彻底结束对中国的依赖。

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管理研究生院教授马特·达莱克认为特朗普总统对华强硬的措辞会激励自己的基本盘,但未必能够跟摇摆选民或独立选民产生共鸣。

他对美国之音说:“到目前为止,拜登的竞选团队已经相当有效地驳回了有关他对华软弱的说法,我不认为这会是能够帮助特朗普获胜的点。我认为,特朗普的希望在于拜登自己出现很严重的口误,或者经济出现反弹,或者他能说服人们很快会出现疫苗。当然,最能引起共鸣的是他说他能维护法律和秩序,因为现在的一些种族抗议变成了暴力。”

而国际商业投资顾问张洵引述华尔街日报和NBC新闻在7月所做的联合民调表示,22%的摇摆选民对特朗普持正面印象,对拜登持正面印象的摇摆选民只有11%。

特朗普总统在演讲中称拜登是激进左翼的“特洛伊木马”。

“这次选举将决定我们是拯救美国梦,还是允许社会主义议程摧毁我们珍视的命运,”特朗普总统说道,“这次选举将决定我们是捍卫美国的生活方式,还是允许一场激进的运动彻底摧毁它。”

来源:美国之音 平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