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梅荪与《野性的呼唤》

《达观营》网刊首席记者李洪达访谈
俞梅荪——
1953年生于北京,在上海长大;1970年代在江西省南城县农村插队7年;1984年北京大学法律系经济法学专业毕业,进入国务院经济法规研究中心从事立法工作,1988至1994年担任国务院办公厅秘书。
俞梅荪先生是个有故事的人,他的祖父是著名的民国报人俞颂华先生。俞梅荪曾担任国务院主管经济和立法的首长的秘书,历经八十年代我国改革开放和经济法治建设从无到有的历史进程。他曾遭遇不公,坐过监狱……

杰克·伦敦——

       美国著名作家,他的《野性的呼唤》、《热爱生命》、《马丁·伊甸》等作品,享誉世界,深受各国读者喜爱!他于1876年生于旧金山, 没读过大学,早年以打鱼为生,后来在奥克兰小图书馆自学成材。作家的奋斗史更是曾经鼓舞了美国几代人!

俞梅荪特别喜欢杰克·伦敦的小说《野性的呼唤》,The Call of the Wild!俞先生与这本小说之间有着特殊的渊源以及情缘!

        杰克·伦敦《野性的呼唤》(The Call of the Wild),是他创作的一部中篇小说。作品讲述巴克原是法官家的一只爱犬,经过了文明的教化,一直生活在美国南部加州一个温暖的山谷里。后被卖到美国北部寒冷偏远、盛产黄金的阿拉斯加,成了一只拉雪橇的狗。该作品以一只叫巴克的狗的经历,表现了文明世界的狗在主人的逼迫下最终回到了野蛮状态,小说写的虽然是狗,但也反映了人的世界!该作品延续了杰克·伦敦小说的“生存”主题:生命总是在不断挣扎求存的过程中获得意义和力量![2]

       2020年,《野性的呼唤》被再次改编成了电影!剧情讲述了在人们发现金矿之后,小狗巴克被偷运到北方,成为一条拉雪橇的苦役犬。在残酷的驯服过程中,恶劣的生存环境让巴克懂得了欺骗与狡诈,虽然与一位主人结下了难舍难分的情意,但最终还是与狼共舞,离开主人,自由地奔驰在山野之中。
       2020年版的这部电影《野性的呼唤》,相比杰克·伦敦原著所强调的丛林法则和巴克逐渐摒弃文明恢复兽性的过程,新版电影则更着重于它与老人哈里森·福特的情感故事,更像是一部《老人与狗》!

回归正题,再说俞梅荪先生。他原本是国务院秘书,不曾想到,被人陷害,锒铛入狱……

       正是由于这段特殊的人生经历,所以他才对《野性的呼唤》里的那只善良的大狗巴克,因为人类社会的残忍邪恶,最终选择回归原始森林,而感同身受!

因此,俞梅荪先生每次触及到《野性的呼唤》,总是生发感慨,总是内心感动,杰克·伦敦《野性的呼唤》,也总是能够自然地勾起他那血泪斑斑的回忆,那刻骨铭心的前尘往事——

       1994年底,在北京市第二监狱,难友给我看冤狱多年的作家从维熙先生的著作,其中提到:“杰克·伦敦的《野性的呼唤》,是说一条驯良的狗,在与狼群的厮杀中,成为狼群首领的故事。”使我深为感动。
       我在北京市第二监狱第5大队第15中队服刑,担任班长,带领全班月月超额完成劳改生产任务,兼任第5大队所属3个中队的文化教员,在全监狱6个大队的18个中队,两次统考中,我的30多位学生囊括大队、中队、个人,三项第一名。
       一天半夜,牢头狱霸打架斗殴,我奋不顾身冲进去,不顾被乱拳打着,打群架者不好意思打我,一场突发的群殴“炸狱”恶性事件,被我一人奋力制止。
       1995年年度,我荣获全监狱劳改积极分子,我的事迹被专题报道。
      为此,依法必须减刑一年,刑期只剩一年,则立即释放。但我像革命烈士李玉和那样,拒绝认罪,拒绝承认作案人的栽赃陷害和法官枉法制造的冤案,故未能减刑,打破了难友为减刑都无条件认罪的惯例,使大家震惊和赞赏。
       没想到,在我出狱10年后,听说狱中的难友们,还在传颂我的事迹,竟然像杰克·伦敦小说《野性的呼唤》中的那只狗一样地成功,使我不胜荣幸之至。

以上就是俞梅荪先生的过往经历,他的“坚持正义,铁骨铮铮”的精神,赢得大家一片赞许——

杨越鸣先生说:
       我看过《野性的呼唤》电影,喜欢巴克大狗!看到俞梅荪先生的故事经历,认为他的坚决不认罪,难能可贵,百里难有一!
      弗洛伊德讲,人性的三个层次:本我,自我,超我。
        “本我”是人的天然本性,与自然界其它生物无异,在这点上,人不如狗,不如巴克大狗。
        “自我”是指人的理性和理智,与后天的教育有关,这点超出动物界。
        “超我”与信仰有关,则很难做到,是属灵的。
       中国人大都是好死不如赖活着的生命观,对死亡的恐惧,出于死后灵魂无处安放的自我意识,此生只有此岸而无彼岸。
白鸥先生称许:
       俞老兄是钢铁侠,刚直不阿,敢于直面人生,痴心不改,君子坦荡荡。
明君先生说:
       俞前辈不愧是一个坦坦荡荡、站立大写的人!内心佩服之至,立志见贤思齐。
大海先生说:
      俞梅荪先生的故事,比《野性的呼唤》还感动人。俞先生在逆境中,仍然心有正义,事有担当,对己宁折不屈,对人热情奔放。敬佩敬佩!
西伯侯题梅荪兄:
        羑里义勇,庙堂忠良。
        叹我兄弟,饱经风霜。
袁笛赞“俞大哥真汉子!”
陈光群先生更是如此评说:
       巴克是狗中豪杰!巴克的精神鼓舞着众多有血性的人类。同理,俞梅荪的事迹也非常令人感动!为了真理!为了自己蒙受的冤屈!不屈不挠!历经磨难!你在顺境中是豪杰,在逆境中也是英雄!佩服!佩服!你的境遇也能拍一部可歌可泣的大片了。
张美花女士高度评价俞梅荪先生:
       俞梅荪不愧为知识分子的楷模,中国就缺像这样有傲骨的知识分子。无论是人还是动物,只要被出生就面临着生存和挑战。刚烈性格的拥有者,更是艰苦卓绝的努力中,宁可玉碎,也不愿苟且地活命。也是,活一回,走一遭,还是要有尊严地活着,生命才更具价值,活得也坦然。
马晓琳女士点赞梅荪兄:
        看破尘世万般污浊,
        留得圣心一身清白。
顾浩先生:
       宁肉身杠架,
       不灵魂屈就!
       男子汉,真豪情!
       为老俞点赞!
魏甲申先生:
       老俞的坎坷经历令人同情,您的坚强意志令人敬佩,您的人生追求令人向往!向你学习,向你致敬!
古导先生:
       人生不论长短,
       闪光就是灿烂,
       友谊不在聚散,
       牵挂就是温暖。
陈光群先生:
       电影《野性的呼唤》,此片真好!巴克狗历尽磨难!狗中英雄!俞也历尽磨难!人之豪杰!
魏山先生:
       能像俞这样威武不屈的,真是不易。我在市公安局办案多年,极少遇到。
徐建平先生:
       为老俞的仗义,英勇无畏点赞!

1989年胡耀邦去世后,俞梅荪在中南海东南围墙的胡家门口徘徊,缅怀。

1989年4月4日,俞梅荪在七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闭幕式,胡耀邦在主席台右侧前排右四,十天后去世。

2015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26周年忌日,俞梅荪前往胡家祭拜,在耀邦书架看到《历代刑法考》、《国际法》等不少自己读过的法律书,倍感亲切。他在狱中反思胡耀邦“简法护民”立法观的重要意义,撰文发表。

1993年秋,俞梅荪(中)和母亲、弟弟。

1994年1月31日,俞梅荪被捕被抄家,俞母吓得心脏病发作,俞弟受惊吓而旧病复发,送回上海老家的精神病医院,滞留三年。1997年,俞刑满出狱,接弟弟出院,暂住北京家中。孤寡残疾的俞弟的上海祖居(江苏路480弄76号三楼顶层)被私企老板惠进德(长宁区政协前委员)构陷强占。后俞弟回上海治病,无家可归,常年滞留精神病医院,数次自杀被抢救。2008年起,俞梅荪接弟弟出院回家,被赶出,在上海流浪,依法维权上访、报案和诉讼,求告无门,反被非法加害,直至今日。

俞梅荪刑满释放,没想到,竟又陷入了更大的劫难,没完没了,深感人类社会的尔虞我诈,持强凌弱,自相残杀的残酷,羡慕那只雄壮又善良的大狗巴克,毅然告别人类社会,回归原始森林。

附——

俞梅荪在狱中誓死护法

作者:王晋

1994年1月起,国务院从事立法工作的秘书俞梅荪深陷冤狱,在北京市第二监狱第5大队第15中队服刑,担任班长,带领全班服刑人员月月超额完成劳改生产任务,他兼任第5大队所属3个中队的文化教员,在全监狱18个中队的两次统一考试,其30多位学生都囊括大队、中队、个人,三项第一名。一天半夜,牢头狱霸打架斗殴,他奋不顾身冲进去,被乱拳打着,打群架者不好意思打他,一场突发的群殴“炸狱”恶性事件被他制止。1995年度,他荣获全监狱劳改积极分子的光荣称号,其事迹被专题报道。

北京市第二监狱西大门。

1996年1月初的一天,第15中队长石长青警司对俞梅荪说:“你可以出狱了,按《监狱法》规定,对劳改积极分子必须减刑8个月至1年,你还剩11个月,赶快交《认罪书》,我们马上向法院提交《减刑建议书》,由其裁定减刑,立即释放。”

对于写《认罪书》,俞梅荪疑惑地问:《刑法》第78条明明规定:“确有悔改或者立功表现的,可以减刑。”第72条:“根据悔罪表现,可以缓刑。”依法,我只需“悔改”,而不是“悔罪”啊!对判“缓刑”的人,需要悔罪。人无完人孰能无过,我可以悔改,但我根本就没有犯罪。况且,江平律师(七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政法大学原校长)为我作无罪辩护,你要我悔什么罪呢?!我明明无罪,法院却判我有罪,这是违法的;现在你们又要我无罪认罪,同样也是违法的啊!我无罪而违心认罪,更是违法啦!

石中队长一下子被问住了。

接连数天,几位上级警官分别来训话开导。其中,第5大队副大队长郭政警督说:“《刑法》关于减刑只需‘悔改’而不需‘悔罪’的规定,尽管发布10多年,但我从来没有遇到不认罪就能减刑的。现在社会上大家都在违法,你无罪而认罪又算得了什么呢?”

俞梅荪说:“人家不懂法律,被你们懵了,违心认罪,或者是被你们威逼利诱,委曲求全,情有可原。但我是搞立法的,一字之差,只能死在这里了!”

俞梅荪服刑以来,不断有全国人大、国务院、最高法院、司法部的秘书同事或老同学为使其提前出狱,疏通关系,分别到狱中动员他赶紧认罪,减刑,回家,照顾病重的母亲和住院的弟弟。

俞梅荪说:“江平先生为我作无罪辩护,却被判为‘缺乏事实和法律根据’而受辱,我怎能认罪,再使江平先生受辱呢?”国务院秘书同事张师兄前来探监问:“那我把江平先生请来,要你认罪?你认吗?”俞梅荪沉思一下说:“即使江平先生来,我也不会认罪的。”

78岁的俞母郑珍的心脏病重,卧床不起,听说儿子不肯认罪而出狱,很是气恼,请人搀扶着颤颤巍巍来到郊外朝阳区豆各庄监狱,要来看个究竟。

俞母一来,就被大队长、中队长、小队长等十来位警官围住,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你儿子表现很好,马上可以减刑回家,但他就是不认罪。”“你叫他认罪吧!让他马上回家照顾你!”

 

俞梅荪勃然大怒,拍案而起,指着一群狱警怒吼道:“我根本就没有罪!为了我妈,我可以认罪。”他转而对母亲说:“妈,只要你发话,我马上认罪,我是为了妈而认罪的!”

母亲见儿子大义凛然,一身正气,反而无话可说了。她回家之后,精神大振,一再表示“一定要等儿子回来!”她的身体也奇迹般地好转了。

俞梅荪拒不认罪,狱警们立不了功,恼羞成怒,不断被警官提审训斥,其班长和教员被撤,不许其下楼放风,还要关禁闭。石中队长威胁说,刑满也不释放了,还指使其他劳改犯对他进行各种莫名其妙的非难和处罚。

1997年1月31日,俞梅荪刑满出狱,北京市第二监狱存入俞梅荪档案的服刑鉴定:“俞梅荪片面理解法律,拒不认罪,拒绝改造,违反监规,表现很坏。”俞梅荪向居民委员会申请刑满释放人员的最低生活保障,一年后,居委会王主任通知已批准,在填报办理时,又被管片民警一票否决。

——原载北京《后改革网》2008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