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抗疫诗歌公益大赛入选作品:马永辉-云外,抖落的来信(散文诗三章)

云外,抖落的来信(散文诗三章)

作者:马永辉

   联防联控,群防群治。预检分诊台设在医院门口,外面寒风凛冽,在那里一站就是一天,瑟缩着身体的痉挛,坚守岗位的守一。防控战役号角吹响的第一天,领导带领着导诊人员,接过疫情防控的预检分诊工作。忙前忙后,团队被深深感染,放弃休息,认真履职,与所有医务工作者一同面对,毫不退缩。哦,捧着天外的来信,一道道严密的防线,人民的伟力撼天动地。

——题记

 

口罩人

龙度天门,心宿辰星。一行行,鸿雁排列的象形符号,组合一首首抗疫的战歌,提醒大众注意新冠病毒;没有化妆的套装,无所谓哔哩哔哩,但不能不戴口罩,历历落落。是的,那出门的必备品,没人在乎你是谁,直到你戴上面具,而不生产一毫的恐惧;让驾驭的科技,一拨一拨,分开习惯群体细胞,真相堕落沉沉地,期盼弥勒佛的未来,洗涤迟钝的灵魂拷问。

是啊,日怪的妩媚,魑魅夜行,遮遮掩掩,穿着黑色的外套,如一个沧海昼伏的潜使;从东方到西方,犹机翼犁开的云朵,从飞机场到潜水艇;游弋的魔影,打扮悬浮的苍穹,无孔不入;乔装隐形的使者,威胁着楚楚旮旯犄角……

景秀蒙汜,颖逸扶桑。日落日升,阴阳的互动,扫描的服务,通过处处引擎的发动机,哩哩啦啦,零零散散,检测可疑的病毒、木马和恶意的骚乱,痒痒着难怪的心理。也许对另一些人来说,黑色口罩的反派角色,无论是《黑暗骑士崛起》的贝恩,还是《沉默的羔羊》的汉尼拔·莱克特;但那乌鸦的正反面孔,反刍优雅的姿态;可以羊羔跪乳,也可以幸灾乐祸;将嘴里的谣言恶毒,断断续续,手持绝情剑,左掊右剖,血染三界天。善良的告白啊,看热闹者不怕事大,黯淡岁月的花蕾;那就讽刺一下无理的时间,取闹的空间,衍生的恩怨情仇,偷偷泛滥时空的无聊;将莫须有的煽情,隔开着这个美好的时代。

活塞高空,九霄灿烂。口罩吃口,挂在九重天之外;那无限遥远的地方搅动人心,远得无影无踪。然而,一阵阵,天时的消息,意外地发现一沓信封;让大地的每个封面都贴好了邮票,而且都写了人人的名字,触动周围人的哭笑;嘀嘀咕咕,磕碰泪花的句句冰语。懂得丁香花的心静,让口罩悟起了这个岁月的记忆。隔离,距离的解读,也许的隔情,是一次人性的洗牌;因为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将爱的原委,蘸着东方明珠的墨池,蠕动血痕的春色。哦,口罩心脏,重新组合你我纯洁的审美;逼你,一波月心,列一道亲近自然的方程。

 

              

逆行者

德者有容,行者无疆。法则的抒情,叼着大地逮案的蟾影,悠然地,度化着生灵的呢喃;情情切切,一声除夕的召唤,你就离开了家,行走在封城的路上。站立着仪态的庄重,把缝缝补补的声音,封住了先前的日子;你的逆行思维,倒逼着顺向目光的回望,挤走自由空间,赢得时间轴的乖巧,无声地,延伸一条生命的绿色通道。

小路,那我行我素的小我,匍匐于污泥之中,卑微苟活。大路,那爱国主义者的大爱,立足于青天之上;俯览苍生,接引民族的厚德,拱出情感的地面,共同诵读着眼里常含的泪水。哦,护士节快乐哟,天真地美,就是对这个国家的行善,为了他人他觉的探幽,无私地,喂养这片土地的挚爱。

一个焖灌的外套,捂着无我的声影,驱赶着灵动的眼睛;一道道划痕的金书铁券,聚焦慈悲的声影;那捣动的封闭衣裙,急劲地,包裹着亲情的责责缠绵;气度不凡,替我负重前行,生动一瞥着伟岸的飘逸。一日日,湿透的衣衫,滑落颗颗最亮的星辰,觉醒顽钝的劣根性;一丝丝,锋起情感的绽放,复苏红尘的绿色,期盼复苏生命的良知,盈盈地,映照那不复的知音。伯牙鼓琴的搐动啊,一曲曲,反躬自问心灵;手牵手,亿亿万万个家庭血脉延续;心连心,一一对应亲情组合的慈悲,能否哭坏这个春天的初衷?弯曲门庭的空间,那沉沉的回音壁,音色无色,到处填满了天使的童声;如耳朵结构的黄金螺旋,灵魂的进化,旋转一次正反上升的问答;有你,有我,也有她的逆行;致使结着茧的耳膜,声声入肺。哦,看着这些来之不易的觉悟,耳鸣的道德,万般感慨油然而生。

你看,疫情之后的复商人群,吆喝地,掀翻着几条街,把路灯摄影附带着天地的热情,越过可望而不可即的鸿沟;尔后,把倾斜一方山山水水的蕴含,回望王冠闪烁一瞥;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回春的帆影。嗬,一叶叶扁舟,驰向彼岸,为你,撑起一个第三十六重的大罗天。

 

 

回家路

虎跃地户,得时奋起。你瞭望高空的风势,悬挂丝丝的命运;我随手把信封一字排开,分别不清的密码。猜想,锁住天外来客的符号,剥离的往来;一一将线断风筝,燥动云雾的波纹;悠然地,将慈母手中线,勾勒成一条长长的线脚笔锋,流淌着仓颉造字的灵影。

一个很近的时光,一个很远的游子,I left home yound and returned old.少小离家老大回;那晃动的声影,却共同唱着黑白的苦歌,一天天,颠覆着昼夜的行程;让呼吸的双手,一次又一次地发抖:病程中随时可能,呼吸心跳骤停死亡。你说,怜悯合力的共振,仁心接引的坚定;共相着那功圆果满的霓裳,五行变成袈裟,不堕地狱,而得归元。我说,在死去的人的心里,有些活着的人已经死去,不该是我们嘴里的胡言,乱语着天地的秩序;惹着造假的蝙蝠,翩翩而来,瞎吵吵,闹嚷嚷;致使如意的遍福,不见蝴蝶的白日梦。所以,寄托在动物的宿主啊,不管你是亨德拉、尼帕、中东呼吸综合征;还是狂犬病、果子狸;只要你脱下败怀的肉体,祭拜死去的亡灵,追念病房的叹息;觉知病毒的可恶,无端端地把鲜活的世界,割开有形无形的世界。你可知道,如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哦, 瞬间的纵然,交织那庄严的敬礼,鲜艳绽放;却不知道那三才合一的根须,源自于宁静的港湾。子午卯酉的桃花呀,方土异同,四面楚歌,错卦着这个时空的错相;这样的无奈,唯有念白的顿逗,泪痕红冰一枚。这样的何时,才能为人间的何地,排列的你我他,豁亮一条通往回家的路?

活着就是一种幸福。那就感谢我们的国家吧,越是重大疫情,敕使越需要话语坚定;悄然同声,恰如金石落地,铿锵作响;让中国人的中心,在重大决断的英明下,将凡人的凡是,幻化成英雄的力量幻化,切切和你一起,最真诚渡过钻石一样珍贵的时代。

作者简介:
fbt

马永辉  男  1961年生人。 吉林省新诗学会副会长,北斗诗刊社社长。诗歌、散文、歌词作者,中国吉林省长春市人

关于2020紫荊花诗歌奖·“全球抗疫诗歌公益大赛”征稿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