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土库曼斯坦华人社会扫描

作者:严凡高

【文章介绍】本文是《2020海外华人社会扫描》(亚洲卷)“2020中亚地区华人社会扫描”系列文章中的土库曼斯坦篇。本文由香港《中华时报》首发,并授权其他传媒基于非赢利目的转载(节选时应确保内容完整性和正确性)。

《2020海外华人社会扫描》由世界百家姓总会严凡高、于洋和赵伟担任总编,编委会由南庚戌、吴少康、曾晓辉、冯振宇、韩军、张运波、邓长武、蒋清溪、蒋菊英、尹晴日、王福生、安馨、丛玉玲、孙志勤、季永灵、庄振龙、关金涛、孙艳玲、曲晓伟等100多个国家的360位侨领和专家组成。

主要内容:

1.土库曼斯坦是汗血宝马的原产地;

2.土库曼斯坦是亚洲唯一的永久中立国;

3.土库曼斯坦中资企业商会捐款17万元人民币并采购100万只口罩驰援国内新冠疫情的抗击;

4.截止8月10日,土库曼斯坦仍没有新冠确诊病例。

 

土库曼斯坦的意思就是土库曼人的土地。

汗血宝马是土库曼斯坦的国宝(相当于大熊猫是中国的国宝),汗血宝马的原产地就在土库曼斯坦,世上现存3000匹汗血宝马中有约2000匹在土库曼斯坦。

汗血宝马的学名叫阿哈尔捷金马,这种马的皮肤较薄,奔跑时血液在血管中流动容易被看到,另外,马的肩部和颈部汗腺发达,特别是枣红色或栗色毛的马在出汗后毛色显更鲜艳,给人以流血的错觉,因此称之为汗血马。汗血宝马头细颈高,四肢修长,皮薄毛细,步伐轻盈,力量大、速度快、耐力强,跑1000米只需要67秒,德、俄、英等国的名马大都有阿哈尔捷金马的血统。

土库曼斯坦把汗血宝马绘制在国徽和货币上,也会将汗血宝马作为国礼,土库曼斯坦总统曾向中国领导人赠送汗血宝马,还曾于2014年5月在北京举办“世界汗血马协会特别大会暨中国马文化节”。

土库曼斯坦是中亚五国之一,西面是里海,南面是伊朗,东南角是阿富汗,北面是乌兹别克斯坦,西北面是哈萨克斯坦。里海不是海而是湖,所以土是一个内陆国家。面积49万平方公里(和四川省差不多大),沙漠占土地面积的80%,境内著名的卡拉库姆沙漠是世界第四大沙漠,卡拉库姆的意思是“黑色沙漠”。

土库曼斯坦在历史上是称霸中亚的几个帝国的组成部分,20世纪三十年代成为苏联的15个加盟共和国之一。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成为独立主权国家,只有几百万人口,独立之后选择了永久中立,1995年12月12日,根据俄罗斯、法国、美国、中国、土耳其、伊朗等25国共同提案,第50届联大全票通过《关于土库曼斯坦永久中立决议》,以联大决议方式认定为永久中立国,这是二战之后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的一个,全票通过表明此事被国际社会普遍承认。土将12月12日定为“中立日”。

永久中立国是“不论在平时或战时永久奉行中立政策的国家”,永久中立制度起源于19世纪初,瑞士是世界上首个宣布永久中立的国家,因为交战各方都需要一个大家都承认的中立国来办一些事情,比如存钱、交换战俘、和平谈判等,瑞士因而成功避开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战火,包括红十字会在内的许多国际组织将总部设在瑞士。奥地利、瑞典、芬兰、爱尔兰和哥斯达黎加也先后宣布为永久中立国。永久中立国也有可能被入侵,只要攻击一方认为进攻的价值大于该国中立的价值,芬兰就是例子。瑞典作为永久中立国在二战中没有被入侵,倒不是像瑞士那样有德国需要的银行,而是瑞典军力强大而且有铁矿(愿意供应德国)。

中俄和中亚四国成立上海合作组织,土库曼斯坦没有参加上合就是因为其永久中立国身份的原因。联合国相关中亚的区域工作中心都设在土的首都,也是因为他是中立国,中立政策使土获得较好外交环境,经济发展较好,GDP在2018年达407亿美元,人均GDP达7000美元。

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全球排第五,里海大陆架石油和天然气储量分别为120亿吨和6.5万亿吨,列巴普州有中土天然气管道项目,中土两国间建成了长度超过1800公里的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是迄今世界上最长的跨国陆地天然气运输管道,五亿中国人用天然气,中国成为土库曼斯坦最大和最稳定的天然气出口伙伴。

土库曼斯坦人口六百多万,土库曼斯坦华侨华人数量约5000人,主要集中在首都阿什哈巴德、列巴普州和马雷州,首都的金色世纪市场(华人称“沙漠市场”)有一些华商。

2019年12月12日是土库曼斯坦第24个“中立日”暨第3个“国际中立日”。土方主办了“中立日”美食展,中国驻土库曼斯坦使馆应邀参加,设立中餐美食展位,还有俄罗斯、土耳其、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美国等约20多个国家驻土使馆也派了厨师参展一显身手。

在土华人以中资企业员工居多,驻土中资企业有中石油阿姆河天然气、中石油川庆钻探工程、中石油建设工程、国石油天然气运输、中石化胜利石油、中石油长城钻探CNLC、中石油东方地球物理、科瑞石油装备、华为 、南航、中旭国际、中亚时代能源、中国国际医药、国泰力天、恒源投资、 智恒(香港)等数十家,成立了土库曼斯坦中资企业商会。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土库曼斯坦中资企业商会及驻土中资机构员工心系祖国,以各种方式支持、支援国内抗击疫情。中资企业商会号召驻土中资机构中方员工自愿捐款,很快就筹集善款超过17万元人民币并转回国内,用于支援湖北省、特别是疫情最重的武汉市防疫工作。在国内防护物资吃紧的时候,中石油驻土公司在土紧急采购100万只口罩,辗转运回国内,支援国内抗击疫情和复产复工。中资机构员工身处土国各地,他们或手举标语、高喊“武汉加油、中国加油”,或用安全帽组成“中国加油”字样,用饱满的热情和铿锵的口号表达对祖国抗击疫情的坚定支持。土库曼斯坦华商、留学生、汉语教师和其他华侨华人也都积极捐款捐口罩支持武汉抗击新冠疫情。

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对中方抗击疫情表示坚定支持,高度评价中方在疫情防控方面采取的一系列有力措施,强调土中是好朋友、好兄弟,愿对中方抗击疫情给予帮助。土外交部、卫生部特事特办,3天内紧急协调、组织向中国企业出售100万只医用口罩,以实际行动支援中方。土社会组织、各界人士纷纷向中国驻土使馆发来信函、视频和照片,表示愿与中国人民手挽手、肩并肩,为中国抗击疫情加油鼓劲,对中国人民早日战胜疫情充满信心。

米利斯是中石油川庆钻探土库曼斯坦分公司钻井液技术服务部的一名土籍翻译。他在1月27日和同事聊天时,了解到中国口罩紧缺,第二天他就去购买口罩,但只买到300个,他动员亲友一起去各药店找口罩,共买到1000个,辗转联系到一个叫拉曼赞的土籍商人会在1月31日到中国,即将口罩交给拉曼赞,请他帮忙带到中国捐给有需要的人,二月中旬时拉曼赞回复他:“带到中国的1000个口罩已全部捐赠出去了,请放心吧!”米利斯感到非常开心和欣慰,土库曼斯坦分公司的中方员工知道米利斯的义举后,纷纷向他表示感谢。他略带羞涩又稍显自豪地说:“我曾在中国留学两年,我认为中国是非常伟大的国家,人民非常友好和善良,川庆钻探为土库曼的油气资源开发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也为我们带来了大量的就业机会。我在土库曼有一份不错的收入,买房、买车、娶妻生子,这一切都是这家中资企业带给我的。口罩虽然不多,也不是很值钱,但是它代表着我们土库曼人对中国的友谊和情谊,能在中国最困难的时候,为中国抗击疫情做一点事情,我非常高兴!”

截止8月10日,土库曼斯坦仍没有确诊新冠病例,而全世界的233个国家和地区中,除了南太平洋一些岛国就只有土库曼斯坦和朝鲜没有确诊新冠。朝鲜没有比较好理解,因为少和外界联系嘛,全世界人民都在问:“为什么就只有土库曼斯坦没有确诊新冠病例?”土国人民会很骄傲的回答:因为我们的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总统是一位医学专家。

确实,医学专家当总统,这在全世界是独一无二的。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总统是一位医学博士,著有《土库曼斯坦药用植物》11卷,具有很高的医药参考价值(类似于《本草纳目》,该书首卷已翻译成中文在中国出版发行),他博士毕业后就一直在卫生部门工作,一直当到部长,当副总理时都还继续兼任卫生部长,直到2006年出任总统之后才没有兼了。2015年5月,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金色雕像在阿什哈巴德落成,总统雕像名叫”庇护者纪念碑”,2017年2月,别尔德穆哈梅多夫以97.69%的得票率再次获选总统,开始第三个任期。

现在,土库曼斯坦人民生活保持正常,所有地方都正常营业,街上几乎没有人戴口罩,因为政府没有下达这种指令,只有医院的医生佩戴口罩。联合国驻土库曼斯坦代表处协调员埃琳娜•帕诺娃指出:“原因之一也许是土政府及时实施了出行限制,很早就关闭了边境。”

为预防新冠传染病,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在3月14日的土库曼斯坦政府会议上建议:使用骆驼蓬烟熏法预防新冠病毒。中国驻土库曼斯坦使馆也用过此法杀菌消毒。

是关闭国境阻止了病毒也好,是神草起了作用也好,反正,总之,在伟大的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总统的英明领导下,在全体土库曼人民的共同努力下,土库曼斯坦疫情防控形势良好,至今未出现新冠病毒肺炎确诊,作为土好邻居、好兄弟和战略伙伴,我们为此高兴,而且,毫无疑问,最高兴的是旅土华侨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