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领袖缅怀刘易斯(影音)

 

美国已故联邦众议员刘易斯的灵柩星期一下午抵达国会大厦。众议员议长佩洛西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在悼念仪式上缅怀这位民权斗士。

已故国会议员刘易斯的灵柩星期一下午抵达首都华盛顿的国会大厦。运载灵柩的车队在华盛顿纪念碑、金博士纪念园、林肯纪念堂和“黑人的命也是命”广场停留后抵达国会圆顶大厅,举行悼念会。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在仪式上缅怀了刘易斯一生为争取非裔平权所做的努力。他说,正义并非自动生成(Justice is never automatic),而是因为有像刘易斯这样的人付出代价,使得人们不再对种族隔离视若无睹。

遗体安放在在国会圆顶大厅供瞻仰是美国的一项崇高荣誉。由于新冠疫情,国会大厦向公众关闭。悼念仪式结束后,他的灵柩被移至国会大厦东侧台阶,让民众能在室外瞻仰这位民权斗士的遗容。国会大厦内外皆有标志提醒悼念的民众必须佩戴口罩。

刘易斯的公开追悼会自周六開始在阿拉巴马州举行。首日就有两次追悼会。

周六在阿拉巴马州特洛伊大学的公開追悼会上,刘易斯的五个兄弟姐妹和一个姪孙谈到他是一个充满爱心、無所畏懼、以家庭为重的男人。

刘易斯最小的弟弟亨利·“格兰特”·刘易斯( Henry “Grant” Lewis) 在会中表示:“他毕生致力于帮助他人。”

塞缪尔·刘易斯(Samuel Lewis)说,他的母亲曾警告约翰“不要惹麻烦,不要去惹事。”他补充说,约翰没有听从母亲的警告,他说:“我们都知道约翰总会去惹麻烦,总是在惹事,但那却是因为坚持正确的事,那是好的麻烦( a good trouble)。”

刘易斯的兄弟姐妹提醒在追悼会上的人们,约翰最为著名的论点便是要去制造“好的麻烦”,也就是只要为了公义,就不避讳挑起事端。

约翰曾经申请位于他出生地阿拉巴马州特洛伊市的特洛伊大学(Troy University),然而当时全为白人学校的特洛伊大学拒绝了他的入学申请。

这位小时候在自家农场上对着鸡宣讲福音的约翰·刘易斯,后来最终获得了菲斯克大学(Fisk University)宗教和哲学学位。多年后,特洛伊大学授予刘易斯名誉博士学位。

来自阿拉巴马州的国会参议员道格·琼斯(Doug Jones)说,目前的抗议者“正在和平,非暴力地抗议”,就像刘易斯在民权运动中所做的那样。

琼斯表示:“即便特朗普总统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把所有的抗议群众说成暴徒,但他错了。抗议群众是爱国者,他们希望美国向一个更为平等的国家迈进。”

为纪念刘易斯而举行为期六天的一系列活动,本周将在佐治亚州的葬礼上达到高潮。

美国民权运动先驱约翰·刘易斯( John Lewis) 的棺木覆盖着美国国旗。一辆载着刘易斯遗体的马车7月25日缓缓经过美国民权运动指标的埃德蒙·佩特斯桥。

星期六刘易斯的棺木停放在在特洛伊大学的公开悼念活动上,人们前来向这位民权运动先驱表达敬意。周六稍晚,一场私人仪式在阿拉巴马州塞尔玛(Selma) 的一座小教堂里向他致敬,随后进行了一次公开悼念活动。

周日,刘易斯的遗体将经过塞尔玛的埃德蒙·佩特斯桥(Edmund Pettus Bridge)。1965年他和要求黑人投票权的示威群众就是在这座桥前遭到阿拉巴马州警察痛殴,警方还向示威者施放催泪瓦斯。刘易斯当时差点被打死。这天日后被称为“血腥星期天”。

刘易斯的遗体将被运送到阿拉巴马州的首府蒙哥马利。市长史蒂文·里德(Steven Reed)鼓励人们在人行道上列队,与刘易斯一同走完这最后一程。同时,官员们要求大众参与活动时,需佩戴口罩,并保持社交距离。

阿拉巴马州州长凯·伊佛 (Kay Ivey) 下令在周六和周日降半旗以纪念刘易斯。

在為期将近一周的纪念活动中,刘易斯的遗体将分別在蒙哥马利市的阿拉巴马州议会大厦,位於亚特兰大的乔治亚州议会大厦,以及华盛顿的美国国会大厦短暫安放以供民众表达悼念。

来自/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