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附属第七医院在血液病医疗领域展露头角

图片来自网络

佳叔(化名)是广州市番禺区土生土长的“原住民”, 从前有病时,都习惯前往广州市区的各大老牌医院就诊,此次他却在儿子的强烈推荐和要求下,来到了位于深圳市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七医院就医,不了解情况的他的亲戚朋友友们都好奇地说“佳叔这次去深圳看病了”。
——题记

辗转多间医院 最终找到林东军教授

今年5月份,平时身强体健的佳叔突然发起了高烧,感到全身没有力气,一病不起。孝顺的子女赶紧把佳叔送到了广州大学城广东省某著名医院大学城分院就诊,治疗了将近1个月,经过全院多个专科的大会诊,佳叔的病因仍然未能明确,而且出现了神智不清等严重的并发症。后来又转入广州海珠区某著名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医院按照肺部混合感染治疗数周,仍不见好转。

佳叔子女们心急如焚,四处打听医院寻找名医,经多方打听,他的几位朋友都推荐深圳中山大学附属第七医院血液内科林东军教授。
据了解,林东军教授从事血液系统疾病诊疗30多年,到深圳中山七医院之前一直在中山三院血液內科就任主任医生,有丰富的医疗经验,治癒了多名疑难患者。
佳叔家属把病人的情况向林教授作了介绍后,林教授当场判断很可能是血液系统相关疾病引起。佳叔的家属当天晚上就把佳叔从广州转院到位于深圳市光明区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七医院血液内科就诊。

从“噬血细胞综合征”到“淋巴瘤”

佳叔转院到深圳中山七院时,他处于昏迷状态,双侧大量胸腔积液,肺部感染,脾脏肿大,林东军教授当晚加班亲自诊断治疗,忙到深夜,直到佳叔病情稳定后,才离开加护病房。
第2天一早,林东军教授又带领血液内科团队对病人进行了详细的检查,初步判断为噬血细胞综合征。噬血细胞综合征是血液内科专科中一种严重的疾病,是由于肿瘤或者感染引起的过度炎症反应综合征,许多病人由于未能及时诊断治疗,导致预后极差。
中山大学附属第七医院在治疗噬血细胞综合症方面,积累了充足的经验和良好的效果。
林东军教授当机立断,一边完善噬血细胞综合症相关检查,一边在充分的抗感染治疗的保障下,给与小剂量地塞米松诊断性治疗噬血细胞综合征,佳叔入院的第2天,佳叔的铁蛋白就明显下降;入院3天后,相关结果全部回报,完全符合噬血细胞综合症诊断,林教授根据患者高龄、病程长、心肺储备功能差的特点,给与加用小剂量依托泊苷及免疫球蛋白治疗。经过治疗后,患者从嗜睡状态逐渐苏醒,开始自主进食。
据了解,噬血细胞综合症的治疗只是患者整体治疗中的先导条件,病因治疗才是关键。
林东军教授根据患者的临床特点、检查结果及前期的治疗效果判断,得出佳叔很可能是得了恶性肿瘤,才引起噬血细胞综合征,他再从佳叔目前的情况推断,最有可能的就是淋巴瘤。事不宜迟,林教授马上指派王小博主治医师和王莹主治医师给与患者进行骨髓活检等检查,以便早日能确诊。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血液内科、呼吸及重症医学科和病理科等多位医护人员全力配合下,用了1周的时间,完成了许多老牌三甲医院2周甚至1个月才能完成的工作,得出了明确的诊断:侵袭性B细胞淋巴瘤(double express)。

医疗上难题又摆在了林教授面前:应该如何治疗?是传统化疗还是Chemo-free的新疗法?林教授综合目前欧美淋巴瘤治疗的最新成果,决定在2019年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 最新公布的无化疗靶向治疗淋巴瘤方案的基础上进行改良,应用调整剂量的美罗华+伊布替尼方案进行治疗。
还有一个难题也影响着佳叔的治疗,佳叔需要大量输注血制品治疗,广州地区血制品供应紧张,严重制约了疾病的治疗。中山大学附属第七医院血液内科主任、输血科负责人许晓军教授表示,深圳市义务捐血一直走在全国前列,中山七院落地光明区后,在用血方面一直得到宝安区及市中心血站大力支持,佳叔的用血问题完全可以保障。

经过1周的肿瘤细胞靶向治疗及辅助支持治疗,佳叔完全清醒的,生命体征也恢复正常,更可以和子女们自由交流。经复查噬血细胞综合症和肿瘤指标明显改善,胸水完全消失,脾脏也从20cm缩小到15.4cm。目前已经转入普通病房,继续下一阶段的治疗。

这案例是中山大学附属第七医院在血液病诊疗领域快速发展的一个缩影,全国各地的血液病病人原从选择“去广州看病”渐渐到“去深圳看病”,越来越多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七医院来了。

据了解,2020年以来,随着中山大学附属第七医院血液内科造血干细胞移植中心的开业以及成功实施多例各种类型的造血干细胞移植术后,在该领域已经小有名气了,吸引来自全国各地的疑难危重血液病患者前来就医。

伴随着中山七院发展,将迎来了更多外地来深和深圳本地的患者,中山七院用孜孜以求的“白求恩”精神和精湛的医术给患者带来福音。

(供稿者:王小博,许晓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