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安徽被淹一片汪洋 记者报道时不忘宣扬 “爱国情操”

淮河流域连日遭暴雨袭击,水位持续上涨。安徽省境内的被称为“千里淮河第一闸”的王家坝闸第16次开闸泄洪,迫使沿岸首批两千多名居民撤离。泄洪目的,就是避免洪水威胁下游更重要的城市。 官媒记者在报道时,不忘宣扬一下这份自我牺牲的 “爱国情操”。

中国江西、安徽等地持续暴雨。安徽地处江淮地区,受长江和淮河来水的双重影响,淮河水位达到30米,王家坝向蓄洪区开闸,导致下游一片汪洋,根据官媒的说法,安徽要分担长江下游洪水的威胁。

中国南方洪水持续。江西九江、安徽合肥、六安等多地出现大面积洪水。淮河水位升至29米以上。本周一,安徽境内多个蓄洪区开始蓄洪。位于安徽阜南县的王家坝闸开闸放水,不过,当局将其称为“将河水导入蒙洼蓄洪区”。从视频画面中可见,阜南县境内被洪水覆盖,一名记者站在岸边说:“听见这汹涌洪水的声音了吗,这不是泄洪是蓄洪,蓄洪是把自己家的大门打开,让洪水流到自己的家里来,数十万安徽同胞的家园就这样变成了一片泽国,安徽人是穷,但我们不傻。”

推特网民“红朝末年观察”21日发文写道,我以为都能住进学校、体育馆等公共设施,原来也有穷苦人住岸边搭棚,真的苦了灾区人民,看着真揪心。另有网民写道,安徽既然有15个蓄洪区,那每年雨季都应准备要蓄洪,为何不规划安置村民地方的,最起码要有帐篷吧?救助金去哪了,救助物资去哪了?

江苏常州张建平说,蓄洪区其实就是当局认为,可以分流洪水的地方,其中不少地区居住着村民,还有耕地:“洞庭湖、鄱阳湖、 太湖、洪泽湖、巢湖就是长江流域两岸的蓄洪区。他现在要开辟蓄洪区,就是天然的蓄洪区不够三峡大坝泄洪,导致淮河流域更加的受灾严重,这是叠加的放水。”

安徽省阜南县王家坝开闸泄洪。(网上图片)
蓄洪区没有做好安置灾民准备

安徽王家坝闸放水导致当地村庄、公路、耕地被淹。六安固镇镇数万人被困,玉米田被淹,仅见玉米秸秆顶部露出水面。养鱼池塘内的鱼虾都被冲走。在合肥,全城大部分地区水深至膝盖部位以上。

7月22日7时12分,王家坝水位已降至28.89米,超警戒水位1.39米。但已降至保证水位29.30米以下。

正在外省打工的安徽六安村民张女士说,王家坝建成以来已13年没有开闸:“今年应该是最厉害的,水是最大的了,以往水再大也没这么大。我们老家芜湖灾情挺大的,他们都迁移出来了,年轻人打工的都回家去抗灾了。”

左图:安徽合肥一中学,学生涉水转移。中图:江西南昌至九江的昌九大道,水位数米。右图:江西南昌至九江的昌九大道,变成河流。(视频截图)

另外,暴雨引发山体滑坡。本周二,湖北恩施屯堡乡马者村沙子坝滑坡,造成清江上游形成堰塞湖,上游水位已上涨5米左右,随时有溃坝下泄的危险。

受到洪水威胁的江西庐江县,当地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出“紧急通知”,称7月21日10时,巢湖老街水位已达13.35米,且呈继续上涨趋势,呼吁全县区,低洼地等处地面高度13.5米以下居住人员,在21日17时要全部撤离到位,转移到安全地带。该县同大镇防汛指挥部发出撤离公告,指巢湖水位超过80年未遇的警戒水位,白石天河大堤面临漫堤、溃坝危险。

鸟瞰图显示,2020年7月18日,江西中部九江长江水位上升,住宅被淹。

学者洪灾远因是胡乱发展造成

对于中国频繁发生重大水灾,中国学者钱方认为这与环境保护不利等因素有关。他说:“这些水患恐怕不是一个简单的天灾问题,更多的恐怕是人祸。当局奉行的所谓人定胜天,他们不尊重自然规律,一定程度上他们是反智主义。最近这些年,为了所谓的GDP,这种竭泽而渔的所谓发展模式,留下各种隐患。”

钱方说,不少水利工程没有经过严格的科学论证,未考虑自然灾害和地质隐患,只是凭长官意志:“往往都是长官意志,拍脑袋就上马,甚至有一些利益集团绑架了公共事务。所以在中国不存在严格有意义上的天灾。”

与往年水灾相比,今年中国官方媒体对水灾的相关报道明显减少。新华社报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7月17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说,六月份以来,防汛救灾工作有序推进,取得积极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