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快报》周刊:朝韩紧张局势三个问题

近几天来,平壤寻求激化与首尔的紧张关系,激烈抨击首尔几天后,于周二(6月16日)在毗邻韩国边境的开城,炸毁了韩国联络处大楼。

平壤表示,将于金刚山和开城工业园区部署兵力,以及在南北韩边境地区实施军演,并拒绝韩国总统文在寅要求向朝鲜派遣特使团的建议。

韩国总统府青瓦台表示,朝鲜劳动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谴责南韩领导人的行为,非常无礼且缺乏常识,朝鲜此举损害南北韩领导人互信基础,韩方不会坐视不理。青瓦台发言人又对朝鲜公开南韩私下提出派遣特使的做法表示强烈遗憾,发言人指出,朝鲜近期一系列言行,不会对北韩有帮助,朝鲜应对一切后果负责。
韩国国防部对北韩扬言解除军事协议一事作出警告,一旦朝鲜采取军事行动,必将付出应有的代价。
不过,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一直没有露面,前台之事均由“御妹”金与正(Kim Yo Jong)操办。法国《快报》周刊Express今天6曰16日试图解析朝韩半岛紧张情势的三个问题:

周二发生了什么?

韩国统一部发言人周二对媒体发出只有一行字的声明说:“朝鲜在下午2:49炸毁了开城(韩国)联络处。” 在此之前几分钟,韩联社报道说,在开城朝韩联合工业园一带,有巨响和烟雾传出。那里有一个韩国跨境联络处。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胞妹金与正在上周末曾威胁要摧毁这座大楼。她警告说,在很短时间内,北南之间毫无用处的联络处将被彻底摧毁。

之前,金与正还曾宣布她已要求朝鲜“对敌关系部” 决定下一步将采取的行动。她保证说,陆军参谋部决心采取一些行动来平息人民(对韩国)的愤怒。”上星期,朝鲜当局宣布切断与敌方韩国的政治和军事一切沟通。

怎么会到这个地步?

平壤官方将局势的恶化归咎于韩国活动人士(逃北者)从边界向朝鲜发送敌对传单。这些传单常被拴在气球上,飘到朝鲜境内,或被塞在瓶子里,顺着边界河流漂移到朝鲜一侧。这些传单通常包含对金正恩的人权记录或其核子野心的批评。

本周一,韩国总统文在寅敦促朝鲜当局不要再关闭“对话的窗口”。文在寅在2018年曾扮演南北和解倡导者的伟大角色。

自从朝鲜抗议韩国放任一些逃北者向朝鲜发敌视传单以来,首尔已向涉嫌跨境发传单的两个逃北者团队发起法律诉讼。

尽管如此,据朝中社报道,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周二表示,注意到朝韩关系恶化,正在制定一项“行动计划”,该计划要“将前线变成堡垒”。此举将包括重新占领朝韩协定划出的非军事区。

平壤发动这些攻击谋求什么?

自本月初以来,平壤增加了恶攻韩国的次数,尤其是针对逃北者从非军事区DMZ韩国一侧向朝鲜发传单之事。

但是一些专家认为,平壤在与华盛顿的核谈判陷入僵局之际,正试图挑起一场与首尔的危机。因为自从河内峰会失败以来,朝鲜已经或多或少地从特朗普的雷达中消失了。法国战略研究基金会(FRS)朝鲜半岛专家Antoine Bondaz在法国24小时电视台解释说,“安全局势比两年前危险得多,因为那时,平壤还能在不承受美国太多压力的情况下,继续开发核计划,提高其军事能力。”

韩国国家战略研究所专家Shin Beom-chul向法国快报周刊表示,“平壤的短期目标是结束逃北者发送敌对信息。较长期目标则是让美国作出反应,放松对朝鲜的制裁。”因为这些制裁严重影响了朝鲜经济。而且中国出现冠状病毒后,朝鲜关闭国界,经济受到了严重影响。

快报周刊指出,当朝-韩关系陷入僵局之际,新的紧张局势便再次出现,尽管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与韩国总统文在寅在2018年举行了三次首脑会议,由于朝鲜不愿直接冒犯华盛顿,所以首尔恰好就是平壤的最佳敌人。况且,朝鲜战争(1950-1953)是被一纸“停战协定”,而不是一个“和平协定”中断的,这意味着从技术上讲,朝韩两个邻国仍处于战争状态。

御妹权势上升

快报周刊6月10日一篇文章指出,金正恩的胞妹金与正出面严厉抨击首尔未能阻止逃北者向发传单,并辱骂逃北者都是垃圾,宣布切断与韩国的一切沟通。这场危机,似乎印证了“御妹”权势的上升:自本月以来,她似乎变成朝鲜对韩关系的负责人。

之前,在今年四月,金正恩未参加其祖父金日成的诞辰日太阳节,神隐大约20天。外界纷纷猜测他身体出了状况。美国CNN的消息说,金正恩可能做了外科手术,情况危险。很多推测指出,金正恩如有不测,鉴于他的后代年龄尚幼,不排除金与正上台或摄政的可能。这次,她借逃北者发送气球传单,下令切断与首尔的沟通,炸毁韩国联络大楼。如此这般,在前台展现的杀伐决断,也许是她日后掌权的预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