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港版國安法」情況 香港恒指挫1349點

(中華新聞通訊社/中華時報訊)全國人大審議授權人大常委會就建立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制定相關法律及執行機制,港股暴跌,以百分比計,創近5年最大單日跌幅,市場憂慮香港情況及中美關係惡化。藍籌股全線下挫,地產股及金融股跌幅較大。

人大副委員長王晨就解釋,提出今次草案的原因。他說去年香港發生修例風波,突顯香港對國家安全的風險,外國和境外勢力與反中亂港勢力勾結,甚至撐腰打氣,嚴重挑戰一國兩制的底線。

王晨認為,23條立法有被長期擱置的風險,從國家層面建立相關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可以改變國家安全領域長期不設防的狀況。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發表聲明,人大通過有關《決定》後,特區政府將全力配合,盡快完成立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職責。有關決定沒有取代或排斥《基本法》第23條,特區仍有盡早完成23條規定的立法責任。

國務院港澳辦、中聯辦及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亦分別發聲明強調,少數激進分子企圖攬炒香港,中央絕不坐視不管,外國投資者在港利益會繼續得到保護,希望國際社會不要干涉香港事務。

公民黨法律界議員郭榮鏗預計,如果《國安法》透過附件三在本港實施,很大機會受司法覆核等法律挑戰,他與其他團體亦會再研究。

公民黨表示,此舉徹底剝奪《基本法》賦予港人的基本權利及自由,宣告「一國兩制」死亡,完全蔑視了《基本法》中讓香港自行就23條立法的初衷及憲制秩序。4項罪名中,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都與2003年時23條立法的內容相似,防止外部勢力干預,則似是當年23條立法7宗罪的加強版。

公民黨擔心在港版國安機構加持下,「特務治港」會成為常態,香港將淪為獨裁及恐怖統治的城市,要求中央政府收回成命,臨崖勒馬,並呼籲國際社會密切關注香港的狀況。

自由黨表示明白及支持中央做法,指出回歸至今,已引入13條適用於香港的全國性的法律,當中8條直接公布實施,不經本地立法,5條需要本地立法,今次做法並非罕見獨有。今次是集中處理部分危害國家安全的問題,並未觸及23條中所有相關的立法內容,兩者並不矛盾,亦不減損香港特區在23條立法上的憲制責任。

中大政治及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說,民主派政黨及溫和的香港人一直希望透過選舉,取得過半數議席,維持在議會的否決權,捍衛香港的制度和核心價值,但今次中央推出所謂「港版國安法」最大的啟事是,原來中央可以繞過本港立法機關直接替香港立法,即使民主派取得過半議席,捍衛香港的作用亦會減低。

他說,因為疫情關係,本港的街頭抗爭基本上已平息了半年,質疑今次中央的做法可能會令市民對議會路線,再難以寄以厚望,憂慮街頭抗爭會重臨。至於新法例會令抗爭活動會更加激烈,還是會令港人不敢抗爭,現時難以斷定。

蔡子強說,中央今次對香港造成兩大震撼,首先是繞過香港的立法機關,度身訂造一條新法例,直接替香港立法,其次是人大的草案文件提到可在香港特區設立維護國家安全的行執機構,質疑日後內地國安部門會否派人在香港執法,繼續影響香港的國際地位和信心。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接受訪問時表示,根據《基本法》18條,中央政府可以透過人大制定全國性法律,放在《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實施或本地立法,其中全國性法律的意思,是指由全國人大制定,相關法律亦可以主要適用於香港,類似「駐軍法」的安排。

陳弘毅提到,中央認為保障國家安全是中央事權,屬於《基本法》18條下「不屬香港特區自治範圍」的事務。今次中央就國安法在港立法,當中只有顛覆國家政權及分裂國家兩個部分,與《基本法》23條重疊,認為今次是中央行使國家安全相關權力去立法,與特區政府自行就《基本法》23條立法,無直接關係。

就草案指,會根據需要在香港設立維護國家安全的相關機構,陳弘毅認為,現時討論相關條文是言之尚早,指出中央在港設立的機關,包括駐港特派員公署、解放軍、中聯辦,均要守香港法律,相信在港負責國安的機構,亦要遵守香港法律。

全國政協常委唐英年説,以往一些未能在本港運作的中央機構,日後可在香港合法地運作,估計可能會包括內地的執法機構和人員。

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説,特區政府仍需要就《基本法》23條立法,日後23條的内容需要跟從這次人大通過的決定。

港區人大副團長黃玉山表示,人大決定不會影響一國兩制。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說,人大常委會提出「港版國安法」,等同為香港度身訂造法律,幫香港立法,亦是宣布「一國兩制」無效,變成「一國一制」,他心情很沉重。

資深大律師的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認為,人大授權人大常委審議在港建立維護國家安全法律及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不會摧毀香港「一國兩制」及法治根基。

湯家驊說,所有國家都有法例維護國家安全,《國際人權公約》亦清楚講明,基本權利也會因國家安全理由而受到法律限制。在「一國兩制」下,香港有獨特的生活方式及司法程序,與內地不同的經濟體系,看不到因為一條全世界都有的國安法例,會摧毀「一國兩制」。

立法會建制派班長廖長江表示,建制派對做法表示理解及堅定支持,認為香港回歸23年一直未能自行就《基本法》23條立法,令香港社會深受其害,危及國家14億人的安全及福祉。他又說,過去一段日子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例子比比皆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有憲制權力及必然責任,維護國家及人民安全,建立健全國家制度,有助香港繁榮穩定,令「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本身是大律師的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表示,人大常委會只就部分國家安全情況,在附件三作出規定及立法,其他部分要由香港特區政府盡快自行立法,認為兩者是互相補充。她又說,建制派一直努力希望推動香港自行立法,認為香港應盡快就23條立法,但反對派及外部勢力推延。

有關宣布後股市急挫,經民聯盧偉國表示,要先有國家安全,才能搞活經濟,若將股票上落掛勾在一件事上是太簡單化。

在台灣,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對此表示高度關切,認為可能進一步對於香港人的自由民主造成威脅。黃重諺說,解決香港問題在於北京與香港政府必須真誠回應港人的訴求,具體落實對香港自由民主的承諾,而非限制縮減港人的自由與民主。

他又說,事件同時證明「一國兩制」與民主自由必然互相牴觸,更讓台灣堅定守護自由民主與主權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