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抗疫诗歌公益大赛入选作品:北塔-武汉大瘟疫(诗5首)

武汉大瘟疫(诗5首)

作者:北塔

口罩

像一口锅
倒扣在被污染的雪地上
怎么能把冰块煮成热水
怎么能把谎言煮成真话
怎么能把苦难煮成诗歌

谁将背着这口由白而黑的锅
像一顶病毒的王冠
穿越林海雪原
去罩住那正在从休眠中醒来的火山口

滞留

一滴水隐身于雨云
被一阵恶风劫持到人间
能成为荷叶上的一滴露
算是万幸
落尽臭水沟,同流合污
也是常态
最不堪的是掉进泥泞的人生
被惯例的套鞋来回踩踏
被现实的车轮反复碾压

总是冀望着太阳用黄金直线
把这滴水拔出地面,提回云天
更可能是被生活榨干
消失于无形

病毒(三首)

作者:北塔

一  变异

是王冠,压迫着国家的整个躯体
是手掌,扇向陪父母打麻将的青年
是狗腿,踢倒老农推行的旧自行车
是口罩,罩住了沉默的大多数的嘴

没收刚刚吹起的口哨的公权力
恶狠狠的训诫、阴森森的威胁
不让白衣战士回家的社区民意
不让撤侨飞机回国降落的抗议

代替真话并用电视放大的谎言
让宽带变窄甚至肠梗阻的敏感词
没有在血泪里浸泡过的标语口号
排泄出来的歌功颂德的诗和歌

二 宿主

当蝙蝠像幽灵战斗机扇动翅膀
它们携带的病毒如子弹射向人寰
当果子狸被剥下皮投入大锅
病毒从刽子手的手钻入他耳朵

实验室里的玻璃瓶如同潘多拉盒子
被囚禁多年的恶魔无时不想越狱
去市场上闲逛,到人家里做客
像急于投胎的野鬼,一有机会
就粘到飞禽走兽乃至人类的身上

它们首先攻击肺的森林,引起火势炎炎
然后袭击肾的江湖,发动洪水滔滔
接下来啃咬心的良田,像蝗虫吞噬庄稼
最后侵害脑的山头,以死亡为游戏!

有时它们大摇大摆走进大会堂
摇身一变成为某位大人的官腔
乘着光荣正确的飞沫,传到
从头到脚的各个组织、细胞

有时它们像鬼子溜进城中村
扑向手无片药营养不良的老百姓
把无辜者杀死在前往医院的
漫长而坎坷的乡间小道上

有时它们趸入医院,把病人的身体
当作战场,与医生和药物捉对厮杀
甚至能让良药实效,把大夫撂倒
哪怕被打败、被赶走,它们也会
躲藏在某个阴暗的角落,伺机
蹿出来,再度对这个世界展开攻击

三 命名

取名高尚,它就不卑鄙了吗?
取名正直,它就不邪恶了吗?
取名幸福,它就不残酷了吗?
取名美丽,它就不丑陋了吗?

不叫病毒,它就不荼毒万千生灵?
命名的毒已侵入名教狂徒的膏肓
一篇篇论文的光环演化为一顶顶
乌纱帽,却戕害了多少良知良心!

还是让它戴着封建思想的冠冕吧
它草菅人命也算是名正而言顺
其实,只要它能毒死官僚主义
我宁愿它依然被叫做“不明”

李文亮祭

作者:北塔

你吹哨子
而这世界更加沉寂
哨子都被吹哑了
街道还是没有醒来

你点灯
而这深夜更加暗淡
灯油都被耗尽了
黑幕依然没有被凿开

作者簡介:

北塔,已出版诗集《滚石有苔》、《巨蟒紧抱街衢》,学术专著《照亮自身的深渊——北塔诗学文选》和译著《八堂课》等约30种,有作品曾被译成10余种外文。

 

 

 

关于2020紫荊花诗歌奖·“全球抗疫诗歌公益大赛”征稿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