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抗疫诗歌公益大赛入选作品:马安学-武汉封城,我的眼泪洒满中国(三首)

武汉封城,我的眼泪洒满中国(三首)

作者:马安学

 

武汉封城,我的眼泪洒满中国

 

武汉封城

一张小桌,一扇小窗

我把自己锁在一间小屋

目光落在一张中国疫情地图上

 

长江和汉江在汉口交汇流淌

黄鹤楼放飞崔颢和李白旷达的诗句

 

黄鹤楼下,我看见

请愿书、申请书、与夫书,集体摁下的手印

堆成了一撂高高的生死状

一道急诊室的房门,隔着爸爸与女儿

生与死最遥远的距离

他太累了,抱着凳子沉沉睡去

他是我们的守护神

我看见一袭白衣,为感染病毒的病人

端屎端尿,一位小姑娘背着妈妈

穿上厚厚的防护服,奔赴一线

此刻她只为救下,你我染病的亲人

 

武汉封城,湖北封城

大河上下,长城内外,

在湖北的周围,我看见

人民从四面八方逆行武汉过大年

84岁的国士,钟南山老人来了

感染控制专家、湖南人吴安华来了

上海医生集体出征武汉

四川、浙江、济南……医护人员

在雨雪中,也陆续到达

陆军军医除夕夜,飞抵武汉

直击前线,他们以命相搏

以命换命

 

武汉封城

湖北封城

我用颤抖的手,摩挲一张中国疫情地图

我的泪,洒满每一个省份

每一座城市,每一座村庄

几声鸟雀的鸣叫,从窗外轻轻飞过

 

死神抬走了谁

 

“死神抬走蒙着白布的爸爸

不明就里的女孩,哭着追着要爸爸

 

死神抬走蒙着白布的妈妈

明白了事理的女孩挣扎着:‘妈妈,我要和你在一起,不要扔下我!’

 

死神抬走漂亮的女孩

她的小手,紧紧地攥着一张照片,一张她刚满三岁时和爸爸妈妈的全家福

 

见惯了死生的医护人员见此情景,嚎啕大哭

钟南山院士说到这儿,老泪纵横”

 

女孩未曾不是我可爱的女儿,爸爸妈妈也未曾不是我自己和我的爱人

死神一一抬走他们

 

死神抬走我的肺腑,我的眼睛,我的耳朵……

死神死死的,抬走我

 

死神它就是无耻的流氓,狡诈多变,嗜杀成性

它拼命抬走我,妄图杀死光明

 

死神抬不走的,是我此刻留下的诗句与泪目

和我身后的山川草木、大江飞鹤

 

解封辞

 

武汉七十六天封印,今朝

解封,一些词锲子一样打进

我们的身体,华南海鲜市场、万家宴、社区传染

里里外外,都被消杀得一干二净

有限人传人、人传人,它们是错误的

又是正确的,是我们曾经的语境

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字字振聋发聩

N95、防护服、核酸检测、ECMO、呼吸机

被反复使用,并还将被反复使用

每个笔画、每个笔势,都是救命的符

勤洗手、戴口罩,少到人群聚集的地方

多么暖心的语汇,足够涨起一江春水

Covid-19、骨灰盒、病毒所,这几个冷酷的词

赖着不走,与我们同呼吸共命运

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李文亮、艾芬

逆行者、志愿者,绿码、团购

它们方正挺立,散发出神性的光

联防联控机制,外防输入、内防扩散,复工复产

我们一步步掘进,把病毒死死堵住

全球抗疫,人类命运共同体,武汉解封

高高举起的斧子,已然落下

百多种语词被激活,这个春天牢固而又强大

作者简介:

马安学,湖北天门人,系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襄阳市诗歌研究会副主席。有诗作入选《中国年度优秀诗歌》《诗祖屈原》《诗与青春的集合》等选本,有诗集《摆渡》。

关于2020紫荊花诗歌奖·“全球抗疫诗歌公益大赛”征稿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