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民:江蘇三級法院“圍獵”廣東民企

編者按:近日,內地社交媒體出現了題為「辦案如“捏泥人”, 這家省高院連全國人大代表也糊弄」和「“全國文明城市”張家港之怪現狀:三級法院“圍獵”廣東民企?」,多篇文章都是指向江蘇法院系統,引發網民熱議,也引起了我們的註意,我們現整理和疏理了一下,今天轉發此文,文中的觀點與《中華時報》無關,因為疫情,我們也沒有派員調查取證,但我們除了呼籲要多關註民企外,也呼籲公權力能回到法治建設上來,能為社會公平公正保駕護航作更多貢獻。

原題目:“全國文明城市”張家港之怪現狀:三級法院“圍獵”廣東民企

圍獵,謂四面合圍而獵殺之。近日沒想到,在中央號召努力建設更高水平的法治中國之際,一家廣東民企在“全國文明城市”江蘇張家港,為一宗法拍土地艱辛訴訟十幾年,竟遭江蘇高院、蘇州中院和張家港三級法院“圍獵”。

網上有評論,本應獨立公正司法的江蘇三級法院,與地方政府“官官相護”,全然不顧中央嚴禁幹預司法、平等保護民企產權的政令,儼如割據一方、破壞法治統一的“獨立王國”!

三討公道均遭駁回 

2019年月5月,江蘇張家港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下稱“張家港自規局”)收回廣州乾順房地產信息咨詢有限公司(下稱“乾順公司”)市值3億多元的土地,單方決定補償4200多萬元。乾順公司不服,在向張家港市政府提起行政復議被否後,2019年9月以張家港市政府為被告,以案件重大、復雜為由,向蘇州中院提起行政訴訟,後被江蘇高院以未追加張家港自規局為共同被告為由,首次終審裁定不予立案(見下圖)。

乾順公司遂追加張家港自規局為共同被告,以案件重大、復雜為由,仍向蘇州中院提起行政訴訟,江蘇高院2020年5月28日再次枉法裁定不予立案,並要求乾順公司到相關基層法院起訴(見下圖)。

於是乾順公司立即到相關基層法院——張家港法院起訴,張家港法院2020年8月12日卻稱已經過了15天法定起訴時限,裁定駁回起訴(見下圖)。

就這樣,民企乾順公司最近的三次起訴,均慘遭駁回起訴,第三次最離奇,以超過起訴期限駁回起訴,意味著無法進入實體審判,訴訟的通道已被堵死。

該案曾引起全國人大代表去函關註,江蘇省高院稱“高度重視,加以督辦”,但最終卻枉法糊弄了事。乾順公司曾在往期微博《雙標辦案如“捏泥人”,江蘇高院糊弄全國人大代表》中對此有詳細披露。

猶如落入包圍圈的獵物,可憐的乾順公司已被蘇州中院和江蘇高院驅趕至張家港法院立案、一審獵殺,接下來中院、高院再把持二審、再審,使之無路可逃。江蘇三級法院沆瀣一氣,濫用權力圍獵弱勢民企,如意算盤打得天衣無縫!

乾順公司:積極起訴反被整治  斷章取義無視真相

縱觀最後的一次裁定,張家港法院既未開庭,也未聽取申辯,就迅速以超過起訴期限為由駁回起訴。這個出人意料的殺招站得住腳嗎?請看分析。

張家港法院認為:“原告要行使訴權,理應服從生效裁定(即江蘇高院首次裁定)向本院提起訴訟,但原告仍然向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此次起訴,本院認為已不能是在向有管轄權的法院行使訴權了。”這完全是無稽之談!

重大、復雜的案件應當由中院管轄,這是行政訴訟法的特殊規定。江蘇高院首次裁定並沒有對案件是否重大、復雜進行審理,就認為乾順公司應向相關基層法院(即張家港法院)起訴,這明顯不妥。另外,該觀點僅為說理,不是判決主文,沒有既判力,不能拘束乾順公司的再次起訴。

因此,乾順公司再次以重大、復雜為由向蘇州中院起訴,於法有據。江蘇高院再次審理,並沒有認為超過起訴期限,只是認定案件不算重大、復雜,再次裁定不予立案,並要求乾順公司向相關基層法院起訴。按常理,江蘇高院的再次裁定覆蓋了首次裁定,而張家港法院卻故意摘取首次裁定的錯誤觀點,無視再次裁定,認為再次向蘇州中院起訴錯誤,並以超過起訴期限為由駁回起訴,這是典型的枉顧事實、斷章取義。

江蘇高院首次裁定並沒有對案件是否重大、復雜進行審理,負有過錯,否則乾順公司根本不必以案件重大、復雜為由再次向蘇州中院起訴;江蘇高院再次裁定就案件是否重大、復雜進行了審理,這也證明乾順公司的再次起訴是合法的,否則江蘇高院根本不會就此進行審理。

本案由專業律師團隊跟進,上述三次起訴,均在第一時間向法院遞交訴狀,根本就未超過起訴期限!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張家港法院絞盡腦汁,胡整積極行使訴權的廣東民企,司法良知何在?企圖將民企斃於法院的實體審判程序之前,其公然違法手段之毒辣,令人不寒而栗!

“張家港怪狀”發人深省  呼籲刀刃向內加大力度

總書記2020年7月21日在企業家座談會上強調:要打造市場化、法制化、國際化營商環境;要實施好民法典和相關法律法規,依法平等保護企業產權。這些話像一股暖流,溫暖了民營企業的心。與此同時,一個號稱“全國文明城市”五連冠的副廳級縣級市張家港,居然能指使包括副部級高院的江蘇三級法院,不遺余力“圍獵”民營企業,儼如“逆流而行”的“獨立王國”,令人震驚!這種“張家港怪狀”是制度漏洞還是執行不力?發人深省!

乾順公司2008年通過司法拍賣取得土地,雖有法院的強制執行作為保障,卻在江蘇和廣東兩省的刑事、民事和行政訴訟程序中屢屢敗訴,這極為反常!目前,乾順公司已通過微博號“萬事乾順”對之不斷揭露,超過800萬網民持續點擊,該系列案件已經成為網絡關註的法治熱點。

我們期盼在中央高層南巡之際,政法系統加大刀刃向內、刮骨療毒的力度,徹底清除枉法弄權的害群之馬,還江蘇和廣東一個風清氣正、和諧有序的司法環境!

1條評論

  1. 我們期盼在中央高層南巡之際,政法系統加大刀刃向內、刮骨療毒的力度,徹底清除枉法弄權的害群之馬,還江蘇和廣東一個風清氣正、和諧有序的司法環境!

評論文章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